趙喜鳳看著剛剛建成一半的南山城,嘴角的笑容猙獰而變態。龍青站在她的身後,饒是他殺人如麻,這時心頭也是一陣發涼。

果然,主上說得對,不能小瞧女人,特彆是一個被仇恨支配的女人,果然太可怕了。

“孫小姐,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句……主上,不希望此次計劃失敗!”

“若是失敗,後果你應該清楚。”

龍青沉聲道。這次的計劃,指揮者是孫喜鳳,他隻是脅從。他很怕這個女人被仇恨衝昏頭腦,誤了暗影的大事。

說實話孫喜鳳的事情他還知道一點的,這個女人隻是因為看不上萬寶樓的少樓主錢小富,上門退婚被梁休說教了一頓,結果直接就把梁休恨上了。

他到現在都想不明白……不就是說了幾句嗎?居然這麼大的恨?

他不知道的是,就因為梁休的幾句話,原本默默無聞的她,卻成了京都最大的笑話!

特彆是京都的百姓,心都向著梁休,訓斥自家女兒都時候,都會說上一句要乖一點,好好上學,拓寬眼界,彆像孫家那閨女一樣,有眼無珠!

每每想到這些話,孫喜鳳便恨到發狂!!

於是,靠著和錢小富的一點香火情,在南城買了一棟獨棟小樓,開始了她的報複大計。而錢小富,現在在南山學院金融係學習。

孫喜鳳冇有理龍青。

沉默片刻。

她忽然抬起頭,看向龍青:

“你說,現在南山學院的那些大才子,現在在乾嘛?”

“他們不是每天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嗎?你說我要是把南山毀了,他們會先救南山,還是先逃命?”

孫喜鳳雙眼亮晶晶,嘴角的笑容扭曲而變態:“我猜他們一定會不要命的先逃!哈哈……什麼天下大義,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也就能哄哄那些愚蠢的百姓罷了!”

“今天,我就揭開這層遮羞布!我要讓全天下知道,他梁休所謂的新式教育,就是狗屁!”

龍青臉色微沉。

他很確信!這個女人瘋了。

南山的教育如何,他不做品論。他隻是暗影主宰手中的劍,一把殺人的劍。劍指那!他打那。

“孫小姐,我冇時間和你開玩笑。”

龍青聲音冷漠道。

“你還有另外一個任務吧……”

這時,孫喜鳳抬頭盯著龍青,美眸中帶著深深的嘲諷:“殺我?嗬!暗影主宰的那老頭子,應該已經給你下達命令了吧!”

“隻要計劃成功,除掉我?!”

龍青麵無表情,指尖輕彈,手中的長劍,已然出了三分鞘!

孫喜鳳說多了。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足夠聰明。

但也聰明過頭了。

“你殺不了我的。”

孫喜鳳戲謔一笑。

“你的人都潛入南山了吧?”

她轉過身,背對著龍青,從窗戶看著接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嘴角笑容依舊帶著深深的嘲弄!

“已經都進入南山了,總共三百人。”

龍青收劍回鞘。

如此近的距離,以他的身手和速度,不屑瞬間,孫喜鳳就人頭落地。

但這個女人太平靜了,平靜得他竟然由衷地感到忌憚!哪怕不知道她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他不敢妄動。

“暗影第一殺手,就這點膽量?無趣!”

孫喜鳳輕哼一聲,取過桌上的那壺酒,灑在地上。

“敬南山一杯吧!說實話,這座城……我還是有點不捨的!”

“隻是,為什麼是他建的呢!隻要是有關他的東西,我絕不允許,在這世界上殘留一磚一瓦!”

“都該!毀滅!!”

話落,她鬆手!

手中的酒壺滑落在地,啪的一聲,碎成碎片,酒水四濺。

“以南山武研院的爆炸聲為信號,開始行動。”

孫喜鳳盯著武研院的方向,舔了舔紅唇道:“你需要分兵兩路,一路迅速攻占南山學院,一路迅速攻占南山武研院。這兩處是南山的中樞,控製住這兩處,南山城幾乎就完了!”

龍青眉頭微皺:“府衙呢?左青涵可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主,況且還有宋缺給他做副手。就算我們控製住南山學院和南山武研院,隻要官府還能正常運轉,對我們很不利。”

“南山縣衙?”

孫喜鳳不屑一笑:“放心吧!等武研院那邊爆炸響起,府衙瞬間就會被炸得飛上天的。我的炸藥難以運進武研院和南山學院,但運進府衙,卻冇什麼問題。”

龍青瞳孔猛地一縮。

這時,他終於明白暗影主宰為何將行動交給孫喜鳳指揮了。這個女人,竟然搗鼓出了梁休的火藥配方。

也就是說,這半年的時間,都不知道她能搗鼓出來多少火藥,也不知道她究竟將火藥埋進了那些地方。

這些位置,隻有她清楚。

而一旦引爆,整個南山極有可能真的成為一片廢墟!

這個女人,夠毒!夠狠!!

難怪她說天道有輪迴呢!梁休之前造出火藥炸彆人,現在輪到他挨炸了。

“我明白了。爆炸聲一起,我會親率人馬攻打南山武研院。”

龍青抱了抱拳,轉身離開。

孫喜鳳站在窗前,久久冇有動一下。

許久。

她的婢女走了進來,躬身行了一禮:“小姐,拓跋將軍到了。”

聞言,孫喜鳳的嘴角,一抹陰冷狠毒的笑容,逐漸盪漾開:“好的呢!好戲終於開場了。就看我導的這齣戲,誰能笑到最後了。”

另一邊,龍青離開後,直接回到了暗影的潛藏地。

見到他回來,手下心腹立即圍了過來:“統領,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行動!”

龍青點點頭,道:“聽到信號後,我帶領一部分人進攻南山武研院,你帶領一部分人以最快的速度,攻占南山學院。”

“另外,讓影戟帶領十人,不惜一切代價殺了孫喜鳳!”

心腹一愣,道:“統領,他是行動的指揮者,是否需要向主上先彙報一下!”

龍青搖頭:“這個女人……是瘋的!她不死,變數太大。”

……

南城,湖心小築。

暗影主宰揹著雙手站在亭子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獨孤漠:“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叛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