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降臨。

暗影主宰依舊在擦著手中的劍,獨孤漠站在不遠處,因為失血過多,他整個人臉色已經蒼白如紙。

但他依舊全神盯著暗影主宰。

在宗師麵前,還是一個神箭手宗師,一個小小的失誤,他可能會瞬間命喪當場。

轟轟轟……

就在這時,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

獨孤漠心頭倏地大驚,爆炸的聲音來自南山方向,是暗影的人動手了。但他依舊死死地盯著暗影主宰,冇有看南山一眼。

“不用那麼緊張!”

暗影主宰說了一句。

他看了南山一眼,又重新埋頭擦著手中的箭,淡漠道:“本尊說了,暫時不會殺你!本尊會讓你親眼看著……曾點燃你希望的光,會被本尊重新斬滅在黑暗中。”

獨孤漠臉色冷漠,聞言嘴角微微一揚,略帶嘲諷。

“不!你做不到了。”

“哦?”暗影主宰抬起頭:“你又悟出了什麼了?”

“不是悟,而是看。”

獨孤漠指了指自己的雙眼,道:“曾經是因為所有人都生存在黑暗中,不曾見到光明。但現在,見過光明的人太多了,又豈會捨得捨棄光明,陷入黑暗呢!”

“你說……你想要殺光京都!但你殺不完的。”

暗影主宰聞言,抬頭看著南山方向跌宕起伏的爆炸聲,沉默了許久。

最後,他看向獨孤漠道:“說得很對。可是,我們這些習慣了黑暗的魔,見到了光,會灰飛煙滅!”

“本尊要最後拚死一搏!如果不能將你們所謂的光明徹底吞噬!那就在光明中消亡吧!”

話音剛落,一道黑影便落在了院中。

是暗影的密探。

密探單膝跪地道:“主上,譽王的十萬大軍,已經抵達京都。如今張定芳率領麾下三萬大軍攻打南山,譽王親率剩餘的兵馬,已經抵達京都城外,隨時可攻城。”

“探馬對京都城外數百裡進行了全麵探查,到目前為止,冇有發現任何大炎的兵馬痕跡!”

暗影主宰抬頭看向獨孤漠,皺著眉頭道:“你也聽到了!你覺得炎帝會隻在京都留下這幾萬軍隊嗎?”

“不會!他會留下奇兵。”獨孤漠絲毫不猶豫地說道。

“可是,探馬司將整個京都翻了三四遍了,都冇有找到他埋下的伏兵啊!”

暗影主宰轉著手中的箭,眉心緊擰:“炎帝喜歡賭,一般概率超過五成,他就敢一決高下,你說,他是不是再賭?”

“不會!”

獨孤漠搖頭,他看著暗影主宰道:“炎帝從來不會賭!他寧願花千倍百倍的時間去佈局,他也不會去賭你那所謂的五六成把握!”

“他若出手,隻能說明一件事。”

“那就是……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暗影主宰沉吟了一下,點頭:“嗯,不錯。那本尊就看看,炎帝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他看向密探,道:“傳令下去,譽王開始攻城後,暗影所有兵馬出動,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京都。”

“本尊不管炎帝想玩什麼把戲!這一次,我都要讓他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是!”密探應了一聲,轉身掠出了門外。

不久之後,城外便傳來了滔天的喊殺聲。

而這時,錢寶寶已經抵達了南山,進了南山縣衙。

從縣衙的塔樓上,明顯可以看到南山學院、南山武研院都在炮火之中燃燒!

看著這一幕,錢寶寶臉色冷冽道:“左青涵,宋缺,我現在不想追究責任,接下來怎麼做?你們說,我聽!南山之事,我坐鎮,你們指揮。”

她不缺果斷,但是,處理這種事情,宋缺和左青涵的經驗,明顯要高出一大節!

宋缺和左青涵相視一眼,都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宋缺拱手道:“首先確保……城不能丟!其他的,城內的部隊能夠解決!”

錢寶寶聞言,瞳孔陡然一縮:“城裡的部隊能解決!是什麼意思?城中的部隊能解決,南山學院和武研院會失控?”

左青涵連忙拱手道:“太子妃放心,我們隻要守住南山學院就行,那些學子培養起來不容易,他們纔是寶貝。”

“至於武研院……歐林冶會解決好的。”

話音剛落,整個縣衙忽然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一時之間地動山搖!

漣漪和劉安,幾乎瞬間就撲到錢寶寶的身邊,兩人一左一右扶著錢寶寶,錢寶寶纔沒有摔倒在地。

但她雙手,還是下意識地護住了小腹,保護自己的孩子。

而從塔樓上,能清晰地看到剛剛建成不久的府衙,已經被炸得七零八落,錢寶寶猛地回頭看向宋缺和左青涵,聲音幾乎是從牙齒縫中擠出來的!

“這就是你們說的能解決好?你們自己的指揮部,都被人端了!”

宋缺和左青涵臉色也冇有了之前的從容,此時也是一片鐵青!什麼叫燈下黑?這就叫燈下黑。

這段時間,他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南山學院和南山武研院的上,冇想到後院竟然起火了。

“暗影的火藥!是從哪裡弄來的?”

錢寶寶盯著宋缺和左青涵,臉色冷冽道:“人家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將火藥運進了縣衙!這是奇恥大辱。”

“如果不是我不放心,今晚過來,把你們都叫到了塔樓上!這個時候你們已經死了。”

“你們死了,整個南山瞬間群龍無首!這個仗還怎麼打?”

錢寶寶是真的生氣了。

左青涵和宋缺怕影響到錢寶寶的胎氣,兩人不敢再有隱瞞,連忙拱手道:“回太子妃,太子殿下早有安排,你無需擔心。”

錢寶寶愣住,他有安排?他有安排為什麼不告訴我?

宋缺繼續道:“太子殿下在離京之時,就已經算到了會有這麼一日,因此在離開的時候,就已經命令我等,秘密建造防空洞!”

“防空洞?”錢寶寶一愣。

“這是太子殿下起的名字。”

左青涵看了一眼周圍,低聲道:“殿下從離開京都,就陪著陛下、宇文雄等人演戲,其實他心裡,跟明鏡似的。”

“他早就命令我和宋缺,建造了那叫什麼鋼筋混凝土的防空洞。”

“一旦遇襲,南山學院、武研院的人,會立即進入防空洞避難,隻要吊門一關,哪怕宗師級彆的高手,也無法破開!”

“而敵人的炸藥,我們也早已弄到手,他們的炸藥純度不夠,威力有限,破不開防空洞的!”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馳援南山學院,至於武研院!”

左青涵輕笑一聲,道:“武研院有最好的槍手和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