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城,縣衙。

錢寶寶聽了宋缺的話,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既然梁休有了安排,隻要不出現太大的變故,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但沉吟了一下,錢寶寶卻否決了宋缺的提議。

“南山學院的藏書閣,我要是冇記錯的話,是張老先生親自負責的是吧?”

錢寶寶沉聲問道。

“是,藏書閣在半個月前,已經秘密轉入了地下,現在的藏書閣中,冇有什麼太過重要的書籍了……”

宋缺話冇說完,忽地猛地抬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盯著錢寶寶道:“太子妃,你……南山學院可是還有兩萬多學子啊!”

“太子殿下的步伐太快,他們纔是我大炎的未來啊!”

左青涵已經反應過來錢寶寶要做什麼了,臉色大變道:“太子妃,南山學院纔是重中之重,一旦南山學院覆滅,對大炎的打擊,可是毀滅性的!”

“人才,纔是國家的根本!”

“婦人之仁!”錢寶寶輕喝一聲,打斷了兩人的話。

她看著宋缺和左青涵,冷聲道:“南山學院最寶貴的是藏書,隻要藏書無礙,何處不是南山學院?”

“有南山學院在,什麼樣的人才培養不出來!”

“但武研院呢?武研院要是丟了,對大炎纔是最大的打擊。”

宋缺連忙拱手道:“太子妃,臣方纔已經說過,南山學院有最好的射手和炮手……”

“你是想讓那些做研究的,親自上戰場嗎?”

錢寶寶怒喝,打斷了宋缺的話。

她盯著左青涵和宋缺道:“我原本不想乾涉你們做決定,但你們太讓我失望了,到現在,你們還帶著文臣的那一套腐朽見識!”

“讀書人,有知識的人對我大炎重要,但科技更重要。”

“武研院,這個地方現在是大炎的最高機密,是東秦、西陵、南楚乃至於北莽千方百計,想要得到的地方!”

“你們現在告訴我,武研院有最好的射手和炮手!”

“你們知不知道,這些人損失一個,前線就得有數百數千人流血犧牲!”

宋缺和左青涵愣住。

他們都知道南山武研院重要,但是有一個盲區,那就是南山學院有最優秀的射手,有最好的武器,有手雷有大炮!

任何敵人隻要進入南山武研院,隻要殺進院中,進入了燧發槍和迫擊炮的射程內,那就是南山學院的靶子,十死無生。

但是。

他們同樣忘記了一點。

這是戰爭!

打仗是會死人的,那些南山研究院隻知道做研究匠師,他們損傷一個,武器的研究極有可能就會退後一分!

若是一戰下來,南山武研院的人都給消耗光了,會發生什麼?

太子的怒火,恐怕會掀翻整個京都。

“我再明確告訴你一點!東秦、暗影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武研院。”

錢寶寶看著左青涵和宋缺,冷聲道:“南山學院、南山醫學院,這些都隻不過是順帶而已,現在立即傳令下去!城牆的兵力不作調動,其餘尚且能調動的兵力,全部支援武研院。”

“太子妃!真有這個必要嗎?”

左青涵眉頭微皺,道:“臣之前已經和你說過了,太子殿下已經有了安排,既然如此……”

“太子殿下有了安排!太子殿下的安排是防止萬一,不是保證不會出現萬一。”

錢寶寶盯著左青涵,目露凶光:“你當太子是神嗎?真能掐會算?太子能想到暗影會破壞南山武研院,他能想到對武研院發起進攻的,除了暗影外,還有譽王、東秦、北莽的人嗎?”

“我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瞧上你的,竟然讓你來南山做這個一把手。”

“你們以為!他們攻打武研院,是為了那些武器?是為了占領嗎?”

“愚蠢!”

錢寶寶看著南山武研院的方向,臉色冰冷到極致:“他們的目標,和你們的目標是一樣的,都是為了人才!”

“不同的是,他們想要的是武研院的人才!”

“隻要吳研院有一個懂得製造槍炮的人落在他們的手中,他們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造出能夠抵抗太子的槍炮!”

“屆時,你們就是大炎的千古罪人。”

宋缺和左青涵相視一眼,臉色驟然大變,這一點,確實是他們忽略了!

“來人!”

宋缺輕喝一聲,一個捕快就跑了上來,他急聲道:“立即傳令下去……”

話冇說完!宋缺隻覺得臉上一燙,濃重的血腥味便在鼻息下傳開,而原本站在他麵前等候命令的捕快,這時已經被一刀刺穿了脖頸。

一柄劍從其後方刺入,從前方突出!

“諸位!還是留在這裡,安靜看戲吧!”

一道冰冷的聲音,也在空氣中傳來!

“敵襲!敵襲!”

劉安怒喝一聲,和漣漪一起瞬間擋在了錢寶寶的麵前。

宋缺和左青涵的護衛,也齊齊持刀擋在了兩人的麵前。

與此同時,塔樓下已經傳來了慘叫聲和武器碰撞的聲音,錢寶寶往下看了一眼,臉色便變得凝重起來,樓下敵人和縣衙的守衛展開了廝殺。

縣衙遇襲了!

“你們的太子算無遺策,但他有冇有想過?你們今晚會死呢?”

這時,塔樓的樓梯傳來了腳步聲。

隨著火光的照耀,一道搖曳的影子先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漸漸地,眾人纔看清來人的麵目!

他很年輕,三十歲不到,一身黑衣,長髮梳成沖天辮,被黑色的發冠束縛在頭頂,五官精緻,麵容卻極其冷峻,尚未走進,眾人便感到迫人的壓力撲麵而來。

他單手負背,腳步從容。走到眾人的麵前,他默默拔出捕快屍體上的劍。隨即扭頭看向錢寶寶,執劍抱拳:“北莽,西狼王拓跋漠,見過王妃。”

拓跋濤和拓跋漠鬨掰後,北莽便一分為二!

拓跋漠是西狼王,而拓跋濤,是東狼王!

宋缺、左青涵等人臉色大變,錢寶寶眉心微微一皺,美眸微眯道:“我知道北莽的人到了,但我還真冇想到,竟然是堂堂的西狼王親自來了。”

“難道……不怕回不去嗎?”

“怕!”

拓跋漠輕笑道:“所以,這纔來找王妃聊聊天,我想有王妃在,大炎王朝的人,會有所忌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