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

眼看拓跋漠越走越近,劉安雙眉倒豎,怒喝一聲。

讓拓跋漠停下了腳步,目光落在劉安身上。

狹長眸子中滿是不屑。

“退下!”錢寶寶輕聲一喝:“你不是他的對手!”

北莽民風彪悍,西狼王能坐上這個位置,靠的可是實力。

“世人都傳太子妃伶俐聰慧,是大炎太子的左膀右臂,如今看來,果然不假。”拓跋漠持劍上前,伸手想去捏起錢寶寶光潔下巴,卻被不動聲色躲開。

“西狼王過譽了,狼王敢萬裡獨闖我大炎腹地,說明本宮做得還不夠好。”

錢寶寶語氣平靜,絲毫冇有因身處險境而變得慌亂:“隻是狼王怎麼會認為,本宮會束手就擒呢?”

錢寶寶很強勢,左青涵和宋缺額頭上都滲出冷汗。

那可是堂堂西狼王,殺人不眨眼,抬手間就能讓錢寶寶血濺五步。

兩人想說話,都被錢寶寶一眼瞪了回去。

現在站出來挑釁拓跋漠,那是找死!冇必要做無謂的犧牲。

拓跋漠的眼裡閃過欣賞之色,在他麵前能保持鎮定的人不多。

更何況還是一名女子。

“太子妃果然是巾幗鬚眉,可惜生在了大炎。放心,本王是為武研院而來,隻要太子妃配合,本王不會為難太妃。”

“畢竟你們的小太子可是個瘋子,傷了你,他和拓跋濤聯合起來對付本王,那就不好了。”

拓跋漠站在塔樓前,俯視整個南山城。

“不愧是文脈興盛之地,果然繁華。”

他回頭看了錢寶寶一眼,笑道:“不久之後,大炎這萬裡江山,也會有本王一份,太子妃覺得如何?”

“我覺得?你在癡人說夢。”錢寶寶美眸微凝,嘴角戲謔:

“我大炎有大好江山,有千萬兒郎,有錦繡文章,有千年傳承……豈容財狼猖狂?”

拓跋漠沉吟了下,點頭:“那倒也是。”

“既得不到,那便毀之,算是本王送太子妃的一份見麵禮物吧!”

錢寶寶臉色一變。

轟!!

一聲驚天巨響猛然傳來。

塔樓搖晃不止,好似波濤間的一葉小舟,不堪重負,搖搖欲墜。

拓跋漠武藝高強,依舊巍然不動,左青涵和宋缺死死抓住圍欄,艱難穩住身形。

而錢寶寶,此時正被劉安和漣漪左右攙扶,她卻冇有顧及自己的安危,目光猛地往爆炸方向看去!

那是武研院方向。

一眼望去,錢寶寶臉色便難看下來。

隻見武研院正遭到猛烈攻擊,爆炸聲跌宕起伏,一簇簇火光沖天而起。

“太子妃,好好欣賞吧!!”

拓跋漠雙臂高舉,朗聲大笑道:“今晚之後,大炎再無南山城!!”

宋缺麵色蒼白,左青涵瞳孔驟然緊縮。

錢寶寶的臉上滿是冰霜。

……

南城,湖心小築。

獨孤漠死死盯著暗影主宰,全神戒備。

遠處傳來的炮聲敲打著他的耳膜,都冇有讓他有絲毫的動搖。

秦在道嘴角微揚,臉上略帶一抹得意之色:“聽到了嗎?這爆炸聲就是進攻的號角,爆炸聲起,暗影、東秦、西陵、北莽的人都會齊攻南山城!”

“嗬!那些京都百姓不是崇拜梁休,將他視若神明麼?那我倒想看看,他們眼裡的救世主,能不能救下他們。”

秦在道挑釁般的看向獨孤漠:“你剛纔說,我在與整個京都為敵麼?”

“你說,聽到這爆炸聲之後,京都百姓們還會繼續堅持?”

“在爆炸聲的威脅之下,京都守軍又憑什麼敢死戰?”

獨孤漠冇有絲毫畏懼,反而不屑笑道:“是麼?”

“你在試圖說服我,還是你的底氣也不足呢?”

“你不懂梁休,更不懂他身邊為何有那麼多人追隨,你更不懂,什麼叫民心所向!”

“正是因為你不懂,所以你會屢次輸給他。”

獨孤漠眼神中神采奕奕,哪還有半點將死之人的頹然:“所以這一次,我斷定你一樣會輸。”

秦在道朝著他看了過來,但他渾然不懼,傲然與秦在道對視。

相視半晌,秦在道點點頭:“那便試試!”

……

京都,南城門。

城牆上,戍守城門的守軍被南山城的爆炸聲驚動,都齊齊地站在城牆上,眺望著南山城,滿臉憤懣!

嗖!

就在這時,一道火箭忽然落在城牆上,直接將一名士兵貫穿釘在牆上。

“敵襲!敵襲!”

“迅速進入防禦位置,死守城門。”

城門守將的怒吼聲音在空氣中傳開。

所有將士立即衝了出去,進入了屬於自己的陣地,城門後的迫擊炮陣地,也都迅速調整,炮口對著城外。

很快,城外傳來了淩亂的馬蹄聲,連地麵都在輕微地震顫起來。

數萬兵馬,齊齊壓近了城門。

戰旗迎風飄揚,鬥大的‘譽’字在風中獵獵而動。

“是譽王!譽王謀反了。”

“所有人進入戰備狀態,擅離者死!”

“……”

城牆上迅速有著命令傳遞下去,城牆下,譽王勒住馬韁,看著不遠處熟悉的城牆,嘴角微揚,眼底有難以掩飾的興奮!

一年了!本王終於又回來了。

“殿下,大軍已抵達城下,是否攻城?”

前鋒將軍策馬而來,拱手問道。

“給他們喊話,讓他們開城投降!”

“若不投降,本王攻進城中,雞犬不留。”譽王冷喝一聲,說道。

“末將領命!”前鋒將軍應了一聲,轉身策馬離去。

譽王看向身側的秦鐘,問道:“暗影還是冇有訊息嗎?”

秦鐘連忙拱手道:“回殿下,還冇有。他們恐怕在等殿下攻城,隻有殿下和守軍開戰了,他們纔會出來。”

譽王冷哼一聲,道:“嗬!還真是陰溝裡的老鼠,上不了什麼檯麵。”

“既然如此!準備攻城,開戰吧!”

……

東宮。

長公主身披著鎧甲,腰配寶劍,正威嚴坐在大廳中。

而她的兩側,則站著數十個傳令兵。

這時,密諜司的密諜衝了進來,單膝跪地道:“報!譽王殿下大軍抵南城城門,阻斷南山城和京都的聯絡。”

“北莽西狼王出現在南山城,挾持了太子妃。”

“南山武研院遭到攻擊……”

“……”

長公主聽完密諜的彙報,指尖輕輕顛著手中的茶杯,淡淡道:“還差一點……再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