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在道雙手負在身後背對著獨孤漠,目光在牆壁上京城、南山地圖上掃過。

“時間應該到了。”

他喃喃自語道。

門外有人敲門,秦在道頭也不回輕聲說道:“進來吧。”

暗影的人進門之後,似乎並不驚訝獨孤漠的慘狀,恭敬單膝跪地:“尊主,譽王已率軍抵達南城門,正與南城門戍守軍交戰,我們是否需要出動?”

秦在道伸出一根手指在地圖上南城門的位置輕輕敲打。

又抬起一寸,橫移到南山城的方位。

“城外隱藏的軍隊都準備好了吧?”

“讓他們兵分兩路,十萬人前往南城門配合譽王工程,餘下十萬人進攻南山城。”

一句話如同驚雷炸響,獨孤漠猛地抬起頭看向秦在道,瞳孔顫抖。

他竟然絲毫不知道京都城外還隱藏了二十萬大軍。

暗影的手下恭敬應答了一聲,退了出去。

秦在道轉過身來和獨孤漠對視,那張驚愕的臉龐讓他感到很滿意:“你一定很想知道我這二十萬人藏在哪裡吧?”

“京都方圓二十裡都是密諜司的眼線,你怎麼可能將二十萬人放進來?”

獨孤漠死死盯著秦在道,彆說是二十萬人,就是二十萬隻蒼蠅飛進來,密諜司也不可能冇有一點訊息。

秦在道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眉心,雖然是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手掌卻出奇的白皙,手指纖細跟女子冇有什麼區彆。

“密諜司的天羅地網的確讓我頭疼,我可以分批把人送到京都附近,但總得有個地方落腳。”

“可是前後幾次的營地都被密諜司發現搗毀,我乾脆反其道而行之,既然營地會被搗毀,那乾脆不蓋營地,讓部隊住進彆人家裡不就好了?”

獨孤漠瞳孔驟然緊縮,麵容扭曲,深吸幾口氣之後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你真是個瘋子!”

……

京都南城門之外。

夜色如水。

數十個小村莊都被籠罩在夜幕中,放眼望去,一片寂靜。

忽然有尖銳的哨聲響起,打破了這片寂靜。

刹那間,村莊裡家家戶戶都有燈光亮起來。

“快!快!快!”

“尊主下令,今夜進軍,所有人立刻集合。”

黑暗中響起一聲大喝,二十萬大軍飛速集結,這些士兵都是秦在道手下訓練有素的部隊,以飛快的速度排成一個個方陣。

這是暗影的部隊。

為了將這二十萬人的行蹤藏起來,秦在道把目光落在了京都附近的村民身上。

他讓手下的人幾乎殺光了這裡所有的百姓,將那些人就地掩埋之後,讓他們偽裝成村民的樣子正常生活。

大軍集結,人群之前,暗影大軍將領鄭虎陵目光冷冽如刀。

手下副將上前稟報:“將軍,大軍已集結完畢,隨時可以出動。”

鄭虎陵目光從整齊劃一的部隊上掃過,滿意地點點頭,終於露出了一抹笑容。

“很好,兄弟們,尊主讓我等在這村莊中潛伏,便是為了今天。如今時機已到,隻要殺入京都,諸位想要的一切,都在那裡!!”

鄭虎陵的聲音中充滿誘惑,士兵們的眼裡,都閃爍著炙熱光芒。

“等到那時,無論是女人,還是金錢,皆是應有儘有。”

人群中逐漸傳來陣陣騷動。

他們追隨暗影加入軍隊,自然是為了建功立業,為了衣錦還鄉,為了能錦衣玉食。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感到興奮?

大軍就如同一支離弦之箭,蓄勢待發。

可就在這時,鄭虎陵忽然麵色一沉:“這一仗若是贏了,該屬於你們的絕不會少,可誰在打仗的時候不肯賣力,本將軍便親自結束他的性命。”

“明白冇有?”

士兵們的身子猛然一顫,紛紛抬頭,齊聲大喝!

“明白!!!!”

喊聲震天,頓時打破了這片寂靜夜晚。

鄭虎陵手持佩刀,目光落在京都方向。

二十萬大軍被分成兩個部分,其中十萬人會跟誰鄭虎陵殺向京都,餘下十萬人的目標,則是南山。

“全軍,出擊!!!”

鄭虎陵舌綻春雷,大軍戰意驟然提升至頂點。

令出山搖動,大軍齊出擊。

所有人的氣勢都被擰成一股,殺氣直衝雲霄,同時喝道:“殺啊!!!”

……

京都,南城門。

譽王坐在馬背上,遠遠看著城門處的戰事,

“砰!!”

前方不斷有迫擊炮炸響的聲音,小小一個南城門竟然硬生生攔住了他十萬軍隊。

但隻要稍加觀察就能發現,譽王根本冇有用儘全力。

軍隊隻是佯攻,甚至連燧發槍都冇有用上。

譽王並不著急,他還在等一個訊息。

遠處一名傳信兵跑來,在秦鐘耳畔低聲說了幾句什麼,秦鐘立刻來到譽王身旁稟報:“殿下,暗影那邊收到訊息,正有十萬人朝我們增援過來,先頭部隊已經到了我軍後方。”

譽王的嘴角終於帶起一抹笑意:“傳我命令下去,給友軍讓出一條路來,全軍壓上,用最快的速度攻下南城門!”

“是,殿下。”

秦鐘應答一聲,轉頭將命令傳了下去。

前方部隊立刻左右分開,中間讓出一條道路來。

戰場後方,一支與譽王手下著裝顏色截然不同的軍隊殺入戰場。

南城門的戍守軍然忽發現,原本一直畏畏縮縮不敢上前的軍隊不知為何變得凶悍起來,一時間壓力大增。

……

南山,武研院。

高大院牆之外,一群人正順著牆根一路前行,領頭之人正是龍青。

“尊主讓我等潛入武研院奪取資料,可這武研院的防守如此森嚴,要如何才能潛入其中?”

龍青隻覺得一陣頭疼。

這武研院光是院牆就有十米高,以暗影這些刺客的輕功,想翻過院牆不難,可在院牆之後有守衛鎮守,要如何應對他們,是個難題。

從圍牆下去之前,暗影的刺客都是這些守衛的活靶子。

忽然前方有探子匆匆趕回:“首領,我們的探子在前方發現了來自北莽和東秦的人,似乎也在尋找進入武研院的辦法。”

這個訊息讓原本還感到頭疼的龍青心中一動,頓時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