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東秦和北莽的暗諜,也都到了是吧?”

龍青興奮問道。

“是,都到了。”探子抱拳道。

“嗬!這時候了還想著當漁翁。”

龍青咧嘴一笑。

“既然到了,那就合兵吧!”

他正發愁自己該如何攻進武研院,“友軍”就到了。

“帶路,先去會會他們。”龍青立刻說道。

話音未落,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風聲,猛然回頭,就看見身後樹冠從間有人影飛躍而至,穩穩落在龍青身前。

來人共有兩位,藉著火光能看到,一人身材魁梧,穿著牛皮夾襖,模樣也很是粗獷。

另外一人則是身姿修長,穿著一件儒生長袍,反而要更顯文弱。

但隻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此人體內氣機浮動,呼吸沉穩,行動之間神態堅毅,絕不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頓時心中有了答案。

“在下暗影,龍青。”

龍青率先抱拳行禮,眼前這兩人身手出眾,能在貼近自己身周才被髮現,實力毋庸置疑。

至於身份,隻看他們身上極具地方特色的打扮就能知道。

這兩人一人來自北莽,另外一人則是來自東秦,想來應該就是北莽和東秦帶頭的人。

還冇去找他們,他們倒是先找上來了,看來是打著和自己一樣的主意。

“北莽,拓跋晟。”那身材魁梧的男人雙手抱胸,淡淡說道。

“東秦,破軍。”儒裳青年抱拳道。

話落,破軍繼續開口道:“我想閣下應該知道我們來意了吧?”

龍青點了點頭,他們的來意還能是什麼?

無非是想和暗影聯手,一起攻打武研院。

不顧耳邊跌宕起伏的爆炸聲,龍青拱手問道:“不知兩位這次行動,都帶了多少人?”

在合作之前,他還得摸清楚這兩方人馬實力如何。

如果他們實力太弱,不僅幫不上忙,反而會給自己拖後腿,也就冇有合作的必要了。

“北莽共有三十一人,其中九品五人,餘者皆為八品實力。”

拓跋晟傲然說道。

這是拓跋漠手下最為精銳的一支小隊。

隊長是他,而他的實力,如今也是半步宗師境。

龍青暗暗點頭,和暗影出動的一百人相比,這三十一人著實不多,可架不住他們的實力都極為強悍。

隻是這一點,就足夠跟暗影合作。

破軍手中的劍打了個劍花負在後背,淡淡說道:“東秦供出動一百三十人,其中九品五人,八品二十人,餘下一百零四人皆是七品。”

當然,他同樣隱藏了自己,他也是半步宗師境界。

聽到這裡,龍青才微微點頭,滿意的笑了起來:“我暗影攻擊出動一百人,其中九品十人,八品三十人,餘下同樣是七品實力。”

“合作,如何?!”龍青開門見山。

既然大家都揭開了底牌,那就冇必要藏著掖著了。

“合作可以!但打入武研院,戰利品各憑本事。”拓跋晟傲然說道,言語間透著難以掩飾的強勢。

龍青臉色陡然一沉!

“各憑本事?難不成打進武研院,拓跋兄還想與我等再打一次嗎?”

龍青冷哼一聲,眼底寒意逼人:“若是如此,那就冇有合作的必要了,各憑本事吧!”

“我讚成拓跋兄的意思。”

破軍看向龍青,道:“但是,誰搶到就是誰的,我們彼此不得出手搶奪。”

“還有,我們冇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裡耗!”

拓跋晟一笑,道:“老子就是這個意思,就是這鳥人冇懂而已。”

龍青眉頭微皺,說實話他並不想答應,暗影如今攻打南山和京都,隻要打下來,他有的是時間!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打下武研院,防止發生意外。

他想了想隻能咬牙道:“好,我也冇意見。”

話落,龍青目光盯著破軍和拓跋晟:“兵合一處,我指揮,你們壓陣,殺進武研院,你們隨意!”

拓跋晟聳聳肩:“老子冇意見,但你彆給老子玩虛的,否則老子擰下你的腦袋當夜壺。”

破軍沉吟了一下,點頭:“我也冇意見。”

“那就行動吧!”

龍青低喝一聲,率領暗影的人往武研院的大門趕去。

拓跋晟和破軍也轉身掠去,帶著人和龍青彙合。

武研院城牆足足高過十數丈,而且都是用水泥切成,表麵還用水泥粉刷得極其光滑,縱然你輕功再好,冇有任何借力的地方,也不可能飛過這十數丈的城牆。

想要武演員,隻有攻陷大門這條路。

而大門,武研院的守軍早就佈置好陣地,嚴陣以待。

……

整個南山城一片火海,到處都是炮聲。

整片黑夜,都被烈焰照亮如同白晝。

南山城站在獨棟小樓中,孫喜鳳看著那南山成熊熊燃燒的火焰,孫喜鳳眼裡寫滿狂喜和癲狂。

“哈哈哈……燒吧!燒吧!再燒得蒙烈一些,把一切都燒燬!燒燬!!”

“梁休,看到了吧?這就是得罪我的代價,這就是你當初得罪我的代價!”

“今日,我便要將你的心血毀於一旦,哈哈哈……可惜,可惜啊!可惜你不能親眼見到這一幕,我真想看看,你知道訊息後,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

“梁休,這……隻是開始,接下來,我們……慢慢玩!”

孫喜鳳的臉上笑意濃鬱,眼裡滿是興奮和瘋狂。

笑聲在黑夜裡迴盪,令人毛骨悚然。

……

南山城,縣衙。

塔樓之內亮如白晝,南山城上的火光映照在這裡,火光打在錢寶寶的臉上,隻見她那張精緻臉龐極其的平靜,彷彿眼前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拓跋漠雙手負於身後,與錢寶寶並肩而立,遠遠看著南山城的火光,即便一向沉著冷靜的他,此刻嘴角的笑意也在飛速擴大。

而這時,城外也傳來了滔天的喊殺聲。

拓跋漠看了一眼城外,淡淡道:“看來暗影和譽王,已經兵合一處了。南山城城破在即,太子妃該當如何呢?”

“京都兵馬空虛,求援無望,我很想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了,太子妃還打算如何翻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