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烈武看著南山城的方向,不禁有些緊張。

他原本隻是禦林軍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將領。

要不是野戰旅和其他精銳部隊都被調離京城,鎮守武研院這種關鍵任務也落不到他頭上。

在他身後,是一千名同樣來自禦林軍的兄弟。

在大多數人的概念裡,禦林軍這種地方,去了都是鍍金的,尤其是大炎國的禦林軍,在近日之前,他們從未想過自己也會有浴血奮戰、拚死一搏的一天。

但南山城中不斷傳來的炮火聲由不得他們不想。

“武哥,你怎麼了?”

一個看來瘦瘦小小的士兵走上前,將手中的乾糧掰下來一塊遞給黃烈武。

雖說是乾糧,但作為天子腳下的軍隊,除了口感糟糕了點,禦林軍的夥食還是不錯的。

黃烈武回過頭與這個名叫張文才的士兵對視一眼,張文纔是京城某個尚書家的旁係,也算得上名門之後。

因為喜愛舞刀弄槍,被送進了禦林軍鍍金。

今年不過十九,還是青春年少的年紀。

就算性子尚武,但終究是文官世家的人,張文纔算是禦林軍中為數不多的小秀才,在禦林軍曆練一番,再調到邊境戍軍,如果能立下功勞,未來定然是前途無量。

但今夜一戰,誰知道他們還能不能活下來呢?

“文才,如果你今夜戰死,你會覺得後悔來了這裡麼?”

這個問題讓張文才身子一顫,抓著乾糧的手情不自禁用了幾分力氣,乾糧被捏碎,灑落一地。

他沉默良久,才苦著臉抬起頭來:“我不知道。”

黃烈武幽幽歎了口氣。

是啊,不知道,又有誰能知道呢,能加入禦林軍的人有幾個不是名門子弟,誰都想有一片光輝的未來,其中大多人都是十幾歲二十出頭的年紀,對未來還充滿了懵懂的憧憬。

卻要投身到戰爭這一場絞肉機中。

似乎是察覺到這個對自己格外關照的將領心緒有些惆悵,張文才忽然笑了起來:“武哥,有什麼可害怕的?”

“太子殿下曾有詩曰:‘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隻憑這句話,就算真戰死了,也不怕有人笑話我們吧?”

這話讓黃烈武嘴角抽搐了一下,敢情老子在這裡傷感了半天,你擔心的不過是戰死後會被人笑話?

但他原本沉重的心情被張文才這麼一調侃,倒是放鬆了許多。

“咻!”

黑夜中忽然有破空聲響起,一道寒芒閃過,張文才正要張口,一柄飛刀精準刺入咽喉,他張了張嘴,雙手猛地抬起,捂住脖子,卻也無濟於事。

鮮血從傷口中流淌出來,染紅了指縫。

夜色如水,將整片大地籠罩,幾百米外的南山城中爆炸聲四起,武研院裡是死寂一片,安靜的有些可怕。

黃烈武愣了一下,見到張文才倒下,才終於回過神來,連忙蹲下身去。

“文才?文才?你怎麼了?你冇事吧?”

失聲驚呼中,才發現張文才咽喉處的那一柄飛刀。

“敵襲!!”

“敵襲!!”

黑暗中,一柄又一柄的暗器接連飛來,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帶走了數條人命。

警報聲立刻響起,尖銳刺耳,傳遍整個武研院。

“東南方向百步左右!!”

人群中立刻有人報出方位,早已蓄勢待發的守軍立刻掏出兵器燧發槍,盯準了敵人現身的方位。

隻要他們露出一點蹤跡,立刻就是一頓子彈伺候。

“文才!!文才!!”

黃烈武抱著地上的屍體,紅了雙眼,他猛地回過頭去,死死盯著遠處那片黑暗,齜牙怒目:“你們這群王八蛋,我和你們拚了!”

四周立刻伸來許多雙手,一把將他拉住:“老大彆衝動!”

“老大,有危險!”

“你們這群白癡,快把老大帶回去!”

一陣七嘴八舌的勸說聲同時響起,黃烈武也被一群禦林軍的弟子們按倒在地,拽回了武研院裡。

從加入禦林軍那一刻起,他們的衣食住行都在一起,早已情同手足。

如今見到自家兄弟死於非命,黃烈武又怎能不感到憤怒?

黑暗中有人影閃過,隨後又是一柄飛刀飛來。

可這一次,武研院守城軍卻冇有再放過對方。

“開槍!!”

一聲大喝響起,槍擊聲不絕於耳,幾息之後,不遠處的樹冠中有人墜落在地,身上佈滿彈孔,鮮血四濺,眼睛瞪大好似銅鈴,死不瞑目。

城門百米之外,就有幾片小樹林,以及一條護城河,地形複雜,給進攻武研院的刺客提供了絕佳的藏身之處。

“嘶,好快的反應速度。”

龍青親眼目睹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冷氣,他早想到這武研院的城門冇那麼容易突破,可對方反擊的強度還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燧發槍的威力,實在太強了。

一個未曾修煉過的普通人,就能一槍將子彈打入樹身幾寸,硬生生磨平了這些修煉幾十年的高手與普通人之間的差距,要是強攻,隻會造成大量傷亡。

“看清他們的射程冇有?”

龍青壓低聲音,向身旁一名手下問道。

此人外號鷹眼,顧名思義,眼裡極為毒辣,即便在黑夜之中,隻憑著星光就能穿針引線,目測燧發槍子彈的射程自然不成問題。

鷹眼點點頭:“大人,他們的射程在三十丈左右。”

“三十丈麼?不算很遠。”龍青鬆了口氣,暗影的人,包括東秦和北莽的刺客,個個都是高手,能將弓箭射出三十丈外的人不計其數。

心中有了辦法,他對著身後揮了揮手,壓低聲音冷喝道:“派出十人,用短弓騷擾,尋找機會突破防線!”

“是!”

身後立刻有十人上前一步,拉起短弓,箭矢帶起一陣破空聲,徑直射入地方陣營。

可緊跟著他們就聽到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讓龍青原本緩和一些的臉色再次僵住,就算隻聽聲音也能知道,武研院的守城部隊身邊,都配有鐵盾!!

“該死,真是一群鐵皮王八。”

他捏緊拳頭,眉頭緊促,思索著解決的辦法,武研院牽扯太大,最好是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