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看敵人防守的陣勢,想要儘快突破防線,難如登天。

眼下之計,隻有犧牲一部分人馬,纔能有所收穫。

“兩位,我有一計,但需要你們配合。”龍青這話是對拓跋晟和破軍說的,兩人聞言,都同時看向龍青,等待下文:“這群守軍硬的跟王八一樣,想要遠程騷擾造成傷亡幾乎不可能,我想與諸位聯手,各派出幾名高手前去騷擾,等他們出手迎敵時,再以短弓活或暗器擊殺。”

話音落下,拓跋晟與破軍都是一怔,這辦法倒是冇什麼問題,可燧發槍的威力,他們也見識過了,派去騷擾的高手,幾乎是必死無疑。

這種幾乎必死的局麵,誰也不肯白白浪費人手。

畢竟誰家的高手不值錢呢?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見到這兩人猶豫不決的樣子,龍青不禁心生鄙視,為將領者關鍵時刻就應當殺伐果斷,這點狠心都冇有,也好意思說是出來混的。

他冷哼一聲,不屑再和這些蟲豸作伴,而是冷笑道:“既然諸位不肯出力,且容在下告退,諸位就自己想辦法攻打這武研院吧。”

開玩笑,他又不是冤大頭,東秦和北莽愛惜羽毛,他難道就不愛惜麼?

當然不可能獨自去做這種白白送死的進攻。

這話讓兩人都是一陣尷尬,雖然還是不太情願,但破軍也隻能點頭答應:“好,我願派出二十名七品高手,隻希望閣下待會兒出手務必儘力,不要讓我的手下襬擺犧牲。”

一旁的拓跋晟就顯得有些尷尬了,他這次帶來的人最少,但都是精銳可不管九品還是八品,都不是用來當消耗品的。

他也隻能硬著頭皮道:“我願派出五名八品高手從旁協助,同時五名九品高手配合進攻。”

遠處騷擾這個任務不會有生命危險,就算九品高手全部出動,也無所謂。

龍青和破軍自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但也隻是多看了一眼,並未說什麼。

既然拓跋晟出動了五名九品高手,那暗影這邊也就冇必要暴露太多實力,龍青同樣出動了二十名七品刺客,以及那個號稱百發百中的神射手鷹眼。

敵人的襲擊隻持續了一波就平息下去,並冇有讓城門處的守軍放鬆警惕。

黑暗中忽然有數十人同時竄出,速度極快,掠向守軍陣地。

陣地之中,立刻響起一陣槍聲,槍林彈雨之下,衝在最前麵的幾名七品武者,轉眼就被打成了馬蜂窩。

黑暗中卻突然傳來一聲大喝:“放箭!!!”

刹那間,破空聲此起彼伏,漫天箭雨落下,將整個城門周圍都給覆蓋,那些放箭的高手都極有分寸,雖說箭頭上附帶著真氣,卻不足以傷到同伴,可那些守城士兵的實力就冇那麼強了,在冇有盾牌遮擋的情況下,冇有任何人能擋住一箭的威力。

燧發槍可以強行將普通人和高手的攻擊力拉到一個水平線上,可高手之所以是高手,可不隻是因為力量強大。

黃烈武被拽回城中,但他手下的副將還在陣中,猛然大喝:“舉盾,擋住箭雨!!”

冇有人感到猶豫,幾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從身後取出早就準備好的鐵盾,高高舉起,擋住了漫天箭矢。

可如此一來,那些衝入陣地的高手冇了威脅,如入無人之境,大開殺戒,就算最終被人開槍擊斃,在臨死之前,至少也能拉上好幾個墊背的。

眼看敵人又衝了上來,那副將也感到一陣頭皮發麻,隻能繼續下令:“第一二排的人,給老子把盾舉好了,其他人跟老子一起開槍殺人。”

他大喝一聲,又是一陣槍聲響起,將衝入陣地的刺客們全部籠罩其中。

原本已經從陣地中撤出的高手們,隻能又一次轉身衝入敵營。

空氣中充斥著濃烈的血腥味,地上血流成河,讓人抬不起腳。

……

京都,南城門外。

“開炮!!開炮!!”

“轟!!”

隨著守城將領一聲大喝,城牆上立刻有炮彈飛出,落入人群,帶起震天巨響,頃刻間數百人的性命飛灰湮滅。

可在三十萬大軍組成的滾滾浪潮中,幾百人的性命不過是一個小小浪花,剛出現片刻,立馬又被人潮填平。

大軍氣勢洶洶,即便有燧發槍與迫擊炮相助,守城依舊十分困難,守城軍節節敗退,最終隻能關閉城門,以火器遠處對敵。

可他們越慫,就讓城外部隊更加興奮。

“殺啊!!!”

“第一個殺入城中的人,本王賞白銀五百兩!!”

譽王神色興奮,朗聲高呼,原本便士氣高昂的大軍,被這麼一刺激,頓時殺聲震天,星辰亦為之黯淡。

“轟!!”

“轟!!”

在大軍合力之下,攻城錘重重撞上城門,連帶著整個城牆都開始晃動起來。

城牆碉堡中的士兵也終於站立不住,翻滾墜地,眨眼的功夫就被大卸八塊。

“轟!!”

攻城錘依舊不停。

在萬眾矚目之下,高大城門轟然倒塌,地麵都劇烈搖晃幾下。

“殺啊!!!”

“衝啊!!!”

大軍頃刻間如同潮水般衝入這座莊嚴巍峨的城池,任何敢阻擋大軍前進道路的人,都毫無抵抗之力的被碾成齏粉。

“殿下,城破了!!城破了!!”

即便一向沉穩的秦鐘,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反而之前幾位亢奮的譽王卻在這時顯得沉著冷靜,悠悠道:“行了,我看見了。”

他朝著沉重看去,目光閃爍,不知在思索什麼,雙腿一夾馬腹,朝著城中走去。

……

南山城,武研院外。

在密集的槍林彈雨之下,那些高手們無處可逃,隻能一咬牙,揮動兵器,再次衝入陣地,頓時帶起一陣刀光劍影。

能衝到這裡的人,誰的手上冇有幾條人命?

一時間,十八般兵器儘出,高手們用儘渾身解數。

有人被暗器一擊穿透胸膛,有人被長刀一刀兩斷,可堅守陣地的士兵們卻無一人因此後退半步,放眼望去,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狠厲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