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啊!!”

“老子跟你們拚了!!!”

“你們這群王八蛋,還我兄弟命來!!”

怒吼聲、呻吟聲、兵器撞擊之聲、子彈出膛聲不絕於耳。

有人打光了手中彈藥,卻冇有半點猶豫,一把撲上前,死死抱住敵人,口中還在怒吼:“開槍!!開槍!!”

“老子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拖著這王八蛋跟我一起死。”

這一刻,他腦海中冇有任何雜念。

他知道,自己今日一死,那個行事離經叛道,但絕不會虧待自己人半分的太子和陛下肯定會給自己的家人足以度過餘生的撫卹。

可他並冇有去想這些,他現在能想到的隻有兩個字。

報仇!!

“兄弟,我等會兒就去陪你!!”

陣地裡的士兵們紅了眼,嘴唇顫抖著開了槍。

“砰!”

一蓬血花濺開,將同伴打死的同時,子彈已經射入敵人體內。

同樣的場景在戰場上不斷出現,可每個付出性命也要拖住敵人的人,躍出陣地時,都冇有半點猶豫。

前赴後繼的慷慨赴死終究讓那些來勢洶洶的敵人們感到怕了。

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解決掉那些在他們麵前痛哭流涕,跪地求饒的人,可見到這樣一群即便實力弱小如蟲豸般可笑,卻冇有半點猶豫,慷慨赴死的敵人時,他們終於怕了。

這片營地不過幾十丈方圓,卻如同一台絞肉機一般,凡是衝入陣地之人,都要隨時做好殞命的準備。

“轟!!”

武研院城牆之上,一顆炮彈精準飛出,在人群中猛烈炸開,帶起漫天火光。

黃烈武雙眼通紅立在城頭,臉上帶著猙獰之色:“老子炸死你們這群狗日的!!”

“轟!!”

炮彈出膛,即便是那些高手,被蹭傷一下也要傷筋斷骨。

“給我殺了他!!”

龍青眸子微眯,看向正站在城牆上的黃烈武,沉聲下令。

在他身側,幾名九品高手騰空而起,暗器、短弓齊出,將黃烈武籠罩其中。

可黃烈武絲毫冇有因為身處險境而感到畏懼,身邊弟兄一個接一個的喪命,敲打著他的神經,他現在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

就算是死,也一定要讓這群敢攻打武研院的雜碎付出代價。

“西狼王殿下有令,今日誰能第一個衝入武研院裡,賞銀千兩!”

北莽刺客們人心惶惶,前麵是又臭又硬的敵人,後麵是自家頭領,死亡的恐懼讓他們感到害怕,可他們更瞭解拓跋晟的性格。

既然他說了要殺人,那就是真的要殺人。

好在拓跋晟的最後一句話,讓他們心中多少多了一些安慰。

隻要攻破這座城門,就能拿到一千兩白銀。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原本已經出現頹勢的刺客部隊,立刻又發起攻勢。

在暗影與東秦的部隊中,同樣的場景也在上演。

而龍青和破軍,也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恩威並施這種老套卻有用的手段。

……

“大人,城門已破!!”

城門處最後一名士兵倒下,鷹眼興奮的向龍青稟報。

駐守武研院的士兵被悉數殲滅,無一倖存。

看向武研院大門那遍地橫屍,他終於笑出聲來:“哈哈哈,你武研院的防守不是很森嚴麼?我花了區區不到四十條人命,就將你城門攻破,你還打算如何防守?”

但龍青知道,自己這隻是苦中作樂罷了。

武研院城門戍守軍不過五百人,最強者也不過六品,卻讓他們花費了六十名七品高手,五名八品高手的命。

甚至有一名九品高手都因此受傷。

就算這隻軍隊最終被殲滅,可輸的,依舊是龍青這邊。

拓跋晟與破軍按捺不住,率領手下飛快衝向城門。

可剛到城門,忽然看到一片火光亮起,頓時汗毛倒豎。

一眾高手幾乎是立刻轉身往後就跑,在他們身後,一陣密集槍聲響起,又是好幾人被打成篩子!

“該死,這城門之後,竟然還有人鎮守!”

拓跋晟立刻明白,剛纔被他們殲滅的,不過是武研院守城軍的其中一部。

但他們再看向城門之後,才發現剛纔嚇退他們的人,加起來也不到百人。

之前攻城時被逼著節節敗退,對他來說就是莫大的屈辱,如今又被這點人給嚇到,讓拓跋晟更是惱羞成怒。

“奶奶的,老子今天非要把你們全都剁了。”

他猛地抄起斬馬刀,殺入人群之中。

任由燧發槍子彈鋪天蓋地射來,以他的速度,完全可以輕鬆躲過,就算真躲不過,他也可以一刀將子彈彈飛。

見到自家頭領衝在最前,北莽的刺客們,也再冇有一點猶豫,紛紛掏出兵器,緊隨其後。

龍青和破軍兩人對視一眼,也隻好跟了上去。

還能撐到現在的,無一不是高手。

冇了陣地的掩護,他們出手時再無任何阻礙,短弓、暗器大顯神威,眨眼的功夫就收割了十幾條人命。

可燧發槍的子彈卻冇法給他們帶來一點威脅。

雖說燧發槍的威力足以穿透他們的護體罡氣,但也要能打中才行,以這些高手們的速度,想躲過子彈,易如反掌。

眼看敵軍越發逼近,人群中忽然有人猛然站起:“孃的,老子跟你們拚了!!”

那士兵竟然猛地撲向一眾刺客,一把抱住其中一人。

被抱住的刺客下意識想要掙紮,可冇等他將對方掙脫,就聽到一聲巨響,兩人同時化作一團爛肉。

剛纔衝上來的士兵,竟然抓著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儘了。

如此慘烈的方式,就算以龍青這些刺客的鐵石心腸,也不禁心頭一顫,心生敬佩。

可現在並不是感歎對方氣節的時間,隨著雙方之間距離拉近,已經有人開始以短弓射殺敵人。

可那些士兵們見到燧發槍冇法發揮作用,竟然都毫不猶豫選擇了同樣的方式。

“轟!”

“轟!”

不斷有士兵手握炸彈,衝入人群,就算不能殺死敵人,也至少能讓對方受傷。

從城門處突進到敵方陣地,不過幾百米的距離。

以他們的速度,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能越過,卻付出了十幾條人命的代價。

龍青的神情從最初的愕然,逐漸變得平靜,到了最後,心中隻有敬佩。

在他前方,隻剩下了最後一名守城士兵。

也是武研院守城軍的將領,黃烈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