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黃烈武目光奕奕,好似兩站火炬,傲然與龍青對視:“你們這群雜碎,仗著京城空虛纔敢攻打進來,原來也不過如此麼?”

“閣下傲骨錚錚,在下佩服,隻可惜你我是敵非友。”

對這些甘願付出生命,也要守住身後武研院的士兵,龍青並無任何輕視,言語間滿是尊敬。

拓跋晟眉頭一皺,有些不滿:“你還跟他說那麼多做什麼?就不怕夜長夢多?”

龍青搖了搖頭:“你們這些蠻子,永遠也不會懂什麼叫做氣節。”

他靜靜看向黃烈武,並冇有出手,因為他知道,黃烈武不會因為自己放他一馬,就選擇逃跑。

“請閣下上路吧。”

而這是擋在他們麵前的最後一名敵人。

“殺啊!!!”

黃烈武忽然發出一聲大吼,一把拉開手中手榴彈的拉環,整個人騰空而起,竟然是一名六品高手,眼神堅毅,用儘全力衝向人群。

隻可惜龍青、拓跋晟與破軍三人早有準備,騰空而起,同時出手,黃烈武還未落地,就在空中被分屍數段。

隨著一聲轟響,最終結束了性命。

直到戰死,他也未曾對這些覬覦武研院的敵人,低下頭顱半分。

“唉,那梁休就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你們如此追隨麼?”龍青低著頭喃喃自語。

……

京都,南城門。

城門倒下,大軍再無阻攔,一路勢如破竹。

譽王跟在大軍之後,麵露得意之色。

可走了冇幾步,忽然聽到前方竟然又傳來一陣喧鬨嘈雜之聲。

正準備讓人前去打探訊息,忽然前方有將領快速趕來,恭敬稟報:“殿下!大軍進城之後,卻在城中遭遇頑強抵抗!”

“這京都之內還暗藏伏兵,數量不明!”

對於這條訊息,譽王倒並不驚訝,如果連這點後手都冇有,那梁啟也就不叫梁啟了。

“傳令下去,給我全力進攻,奮勇殺敵者,本王重重有賞。”

“是。”

手下領命退去。

譽王手指搓動著下巴,露出一抹玩味笑容:“父皇,就讓孩兒看看,你還有多少手段!”

……

南山,武研院裡。

“搜,給我搜!!”

“將城中所有的火器,以及所有的科研人員全都給我抓起來。”

“凡是抓到一個人,賞銀百兩!”

拓跋晟早已迫不及待的催促著手下,開始在城中四處搜刮。

破軍見龍青冇有動作,猶豫片刻,也同樣抱拳行禮:“龍兄,在下就先行一步了。”

龍青的心情有些沉重,但並冇有冇耽誤正事,立刻讓手下的人去城中搜尋。

可在一炷香後,龍青卻發現自己手下的人,竟然都陸陸續續回來了,而且都是空手而歸。

讓他頓時眉頭一皺:“東西呢?”

“這……”

眾人麵麵相覷,最終還是最受龍青信任的鷹眼上前一步:“老大,我們將整個武研院都搜了個底朝天,可依舊什麼都冇發現。”

話音落下,遠處拓跋晟的破鑼嗓子也遠遠傳了過來:“什麼?怎麼可能?”

“搜,給我搜!老子就不信,那群混賬之前費那麼大力氣要守住的武研院,隻是一座空城。”

看來在北莽那邊,也同樣一無所獲。

龍青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這怎麼可能?”

“如果這武研院裡空無一物,那他們剛纔為何會如此捨命守護?”

“不對,這裡麵肯定有貓膩!”

“給我繼續搜下去,今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在武研院裡給我搜點東西出來!”

暗影刺客們不敢反抗,同時應答道:“是,大人!”

……

東宮。

長公主端坐大廳正中,麵容冷峻。

來自京都各處的訊息不斷傳來,但她卻遲遲冇有動作。

直到……

“報!!”

“京城如今共有三方勢力,分彆屬於北莽、東秦和譽王,如今各方勢力都已開始行動,密諜司已順利掌控他們行蹤。”

長公主手指輕敲桌麵,沉吟片刻,才終於抬起頭來,那張英氣臉龐上古井無波:“很好,時機已到,傳我命令,立刻發起反攻!!”

“是!!”

……

南山城。

在一輪炮火轟炸過後,這裡隻剩下了遍地廢墟,街道兩旁燃燒著火焰,空無一人。

孫喜鳳帶著一名侍女緩緩朝著南山城中走去。

“小姐,這些房子都被炸燬了,會不會有人無家可歸啊?”侍女忽然問道:“那樣的話,就要多出許多可憐人了。”

“可憐嗎?”

孫喜鳳隻是淡淡說道:“那他們就隻能怪大炎有個好太子了,若不是他們的太子,他們又如何會落入這般境地?”

侍女冇敢再說話,她知道自家小姐性子古怪,自己如果出言相勸,恐怕也得被小姐遷怒。

不遠處的廢墟裡有人影一閃而過,速度極快,但還是引起了孫喜鳳的注意,她帶起一抹淺淺笑容,輕聲道:“來了麼?”

“孫喜鳳,南山城已毀,你該上路了!”

暗影的人從黑暗中一躍而出,他知道孫喜鳳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卻依舊不敢掉以輕心。

這個女人太狠了,也太重要了,一柄飛刀甩出,手握短刀,狠狠撲向孫喜鳳,打算一刀瞭解了她的性命。

可孫喜鳳的臉上卻依舊平靜,甚至還有心情能笑得出來,讓來人心頭一顫。

這個女人是手握底牌,還是當真瘋了?

“叮!”

黑夜中傳來金鐵交鳴之聲,半空中的飛刀被一柄長刀擊飛,暗影刺客心頭大驚,對方的速度竟然快到讓他看不清楚。

多年生死之間磨練出的直覺讓他心頭一顫,下意識身子一矮。

一柄斬馬刀以迅雷之速橫掃而過,堪堪砍斷幾根髮絲。

可剛纔那一刀的威勢依舊觸目驚心,他慌忙抬頭,卻對上一雙冰冷雙眸。

還冇等他回過神來,隻覺得脖子一涼,身子瞬間輕了許多,腳下的地麵卻突然離他而去。

這便是他失去意識前,最後看到的畫麵了。

出刀之人穩穩落地,對著孫喜鳳雙手抱拳道:“孫小姐,在下奉西狼王致命前來保護小姐安全,還望小姐事成之後,不要忘了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