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城門關好了麼?

京都。

從他手下部隊殺入京都之後,便遭到了阻攔。

京城陰暗的巷子裡,不斷有人衝出,與譽王的部隊拚殺一處,但這些抵抗的部隊並不算多,對譽王也並冇有造成太大威脅。

暗影與譽王的軍隊雖說會遭到些許阻攔,卻也在緩步推進,一路向前。

直到天空中那一朵璀璨煙花忽然炸開,讓馬背上的譽王身子猛然一顫,震驚的抬起頭看向天空。

一抹不詳的預感,出現在他心頭。

“不會吧?”

他口中低聲喃喃道,臉色微變。

京都住宅區中,陣陣號角聲響起,打破了黑夜的寂靜,和號角聲一同響起的,還有淩亂的腳步聲。

“殺啊!!”

“消滅叛軍,平定京都!”

“你們這群亂臣賊子,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一聲大喝傳來,原本黑暗的街道上,不斷有火光亮起,那是遠處有人點亮火把,陰暗的百姓住所中有大軍衝出,一個個麵帶殺氣,眼裡閃爍著冰冷光芒,他們身上整齊的軍裝,已經表明瞭他們的身份。

野戰旅的人。

“這……怎麼可能?”

譽王倒吸一口冷氣,野戰旅的人不是全都被梁啟調走了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他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他果然還是和之前一樣,是個坑貨。”

“不過這一次,他可坑不到我!”

譽王輕蔑的笑了一聲,他又想起了和梁休交手的場景。

跟梁休的那些陰謀詭計比起來,暗影軍團的陰謀,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野戰旅三團在此,爾等逆賊還不速速受死?”

秦牧大喝一聲,提著刀率先衝入人群,大開殺戒。

原本氣勢洶洶的叛軍被攔住前進道路,這是譽王從西北帶回來的精兵秣馬,可在野戰旅麵前,毫無還手之力,隻一個照麵,就摧枯拉朽般潰退下去。

“撤退!全軍撤退!”

譽王被嚇了一跳,連忙讓秦鐘下達了命令。

他倒是的確有造反的心思,可見到野戰旅出現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的計劃,是不可能實現了。

既然如此,那最重要的,還是得儲存實力,這支軍隊和他一起經曆過西陵之戰,是他的親兵,每個人都彌足珍貴。

“野戰旅四團在此!”

“野戰旅五團在此!”

氣勢雄渾的聲音此起彼伏,叛軍的氣勢頓時矮了一大截。

聽到這些人自報家門,譽王心裡更是拔涼拔涼的。

他早聽說梁休在這段時間又給野戰旅擴了軍,原本不以為意,畢竟野戰旅原來的精銳,是去過北莽,打過南境的精銳,那些新來的部隊相較而言,肯定要更弱一些。

可當他見到野戰旅的新軍之後才發現,自己不進錯了,而且錯的十分離譜。

即便是新招來的軍隊,這悍勇程度,也不比野戰旅老兵更弱多少。

“秦先生,看來本王這次,又被他算計了啊?”

譽王鬱悶的對身旁秦鐘說道。

秦鐘搖搖頭,心有慼慼,彷彿又見到了梁休陰險的笑容,不過這一次,被這個不正經太子算計的人,就不是他了。

一襲倩影從黑暗中走出,來到了野戰旅四團、五團的背後,那是一張清麗臉龐,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兄弟們,給我加把勁!”

“讓殿下知道,我們鹽湖男兒雖然是新軍,也絕不輸給野戰旅的老兵!”

“是!!”

“殺啊!!!”

眼前靚影並非彆人,正是一手幫著梁休組建起野戰旅南湖部隊的白秀芳。

除了協助訓練的三營,以及野戰旅司令梁休,她就是這支軍隊的魂,隻要她一句話,整支軍隊都會瞬間變得熱血沸騰。

四團的團長名叫胡奎,原本是鹽湖一個幫派頭目的兒子,野戰旅組建起來之後,他就被白秀芳吸收進去,因為原本在幫派中就有練武,再加上耳濡目染之下所擁有的領袖氣質,也一步步混到了團長的位置。

見到白秀芳怔怔出神,他問道:“白姑娘,想什麼呢?”

“殿下曾說過,一支軍隊最重要的東西,是信仰,我似乎明白他說的意思了。”

“能成為一直軍隊的信仰,這種感覺,似乎挺不錯的。”

胡奎聞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能以白姑娘這樣的美人作為信仰,我們也感覺挺不錯的。”

他甩動手中戰刀,冷哼道:“這幫白癡在殿下手中吃了那麼多次虧,竟然還敢輕視殿下,今日,就讓他們嚐嚐輕敵的滋味!!”

“團長,你在墨跡什麼呢?

再不快點,等會兒趙虎殺的人,就要比我們多了。”

四團一個小兵遠遠吆喝著,他所說的趙虎,是五團的團長。

聽到這個訊息,胡奎頓時麵色大變:“奶奶的,竟然給老子玩陰的,等著,老子現在就去殺人!!”

他和趙虎在進入野戰旅之前就是死對頭,如今同處一軍,雖然不能再交手了,可明裡暗裡也在不停較勁。

如果今天殺的人比趙虎更少,回頭免不了要被趙虎一頓嘲笑。

看著野戰旅在戰場上搏殺的身影,白秀芳忽然產生了一種衝動,也想提劍上陣殺敵。

“之前覺得太子殿下手段陰險,現在看來,這果然是遺傳的啊!”

想到這裡,白秀芳不禁莞爾。

之前炎帝梁啟給梁休寫信,要借用梁休手下部隊,所說的就是野戰旅的部隊。

梁休給野戰旅下令,讓他們前往昌州集合整訓,為日後的水師做準備,但在半路上就被梁啟偷梁換柱,將真正的野戰旅留下,而按照梁休命令前往昌州的,隻是普通兵卒。

不過這一切都是在暗中進行,在回到京都之後,獨立團隱藏在了南山城中,留在京都的,則是三、四、五團。

當然,對造反失敗這件事情,譽王雖然有點小小的失望,但也很快就恢複了鎮定,那畢竟隻是預想,如今預想冇能實現,那麼一切自然是按照原計劃進行。

“兄弟們!援軍已至,我們也不必裝了!!!”

“都給本王殺啊!!將這群暗影的狗賊統統趕儘殺絕!!”

譽王一摔酒杯,猛然大喝,一想到梁休他就一肚子的火氣,卻又冇法找梁休發泄,隻能吧這股火氣,發泄在暗影大軍的身上了。

“奶奶的,你們竟然敢騙我!!”

暗影大軍統領鄭虎陵麵色鐵青,其實在這之前,暗影的人就對譽王心生懷疑,但他們經過幾番試探,也冇發現異常,才最終信任了譽王,卻冇想到曾經京城皇子裡最冇腦子的譽王,也有了這麼深沉的心機。

“哈哈哈哈,你們這群白癡,有個人曾跟本王說過,冇事要多小心身邊的人,看來本王學到了這個教訓,你們卻冇有學到啊。”

譽王大笑起來,心裡滿是成就感,冇想到有朝一日,咱也能陰一下彆人了、。

原來陰人的感覺是這麼爽麼,難怪那個王八蛋老是喜歡用些陰謀詭計。

京都中火光四起,喊殺聲震天。

“哼,卑鄙,無恥!!”

鄭虎陵麵色鐵青,又想不出什麼反駁的話,隻能冷哼一聲。

讓譽王感到一陣無語:“這片天下要說卑鄙無恥,你們暗影的人,恐怕纔是祖師爺吧。”

“不過本王也冇興趣跟你們玩下去了,許久冇回京城,本王還想看看,京城又變成什麼樣了呢。”

他站起身來,對著身後揮手大喝。

“開火!!”

鄭虎陵還冇來得及思考,燧發槍的聲音就整齊響起,子彈如同下雨一般飛出,收割掉一條接一條的性命。

眨眼的功夫,就是幾百條人命。

他麵色鐵青,眸子中閃著寒光,死死盯著前方的西北軍。

“傳老子的命令,全都給我向城外衝!”

“老子今天就不信,你還能將我暗影的人,全都留下不成?”

但這一幕落在譽王眼裡,卻被譽王一眼就給識破,他不屑冷笑一聲,轉頭看向身後秦鐘,笑問道:“城門已經關好了麼?”

“殿下,都關好了!”

“那便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