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和尚到場

南山城。

孫喜鳳還想嘲諷一下錢小富,忽然看到天空中的煙火,一時間有些茫然失措,再回過神,街道兩旁早已埋伏好的部隊,已經衝了出來。

孫喜鳳頓時愕然,臉色驟然變得慘白:“這……這怎麼可能?”

她張了張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

“你們……你們騙我?”

孫喜鳳聲音顫抖,幾近崩潰,她本以為自己隱忍多年,如今可以好好報了當初的仇,卻冇想到最終還是落入了他人的圈套中。

錢小富並未因為孫喜鳳的變化,情緒有所波動。

“孫姑娘還不知道吧,你自以為掌控到的一切,都不過是陛下想讓你掌控的罷了,從你利用我進入南山城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成為了一顆被暗中操縱擺佈的棋子。”

“不!!不可能,你騙我!!”

孫喜鳳十指插入髮梢,滿臉絕望,忽然冷笑起來,彷彿發現了錢小富天大漏洞一般:“你在騙我,不然的話,又為何會讓我知道火藥的配方?”

錢小富的臉上終於帶起一抹笑意,淡淡道:“自然是密諜司讓你知道的,不然你以為,憑太子殿下和陛下的縝密心思,會給你機會麼?”

他雙手抱拳,緩緩後退,還不忘再次對孫喜鳳作揖道:“今日你我偶遇,也該告彆了,孫姑娘,我們後會有期。”

他甩甩袖子,消失在了街道儘頭。

“殺啊!!”

街道兩旁,野戰旅的聲音突兀響起。

徐懷安手提鋼刀,一臉興奮的衝了出來:“暗影的人呢?

都給老子滾出來!!爺爺我憋了這麼久,今天定要讓我們死無全屍!!”

因為炎帝的命令,野戰旅這些日子隻能低調行事,不許泄露身份,甚至因為徐懷安的知名度,連門都不可以出,差點冇把他憋死,現在終於能出來放風,他怎麼可能不出手?

黑暗中,一道人影在南山城的房屋上幾個跳躍,穩穩落在孫喜鳳的身旁:“孫姑娘,狼主命令在下保護姑娘安全,這裡是是非之地,還請孫姑娘快隨在下離開。”

見到孫喜鳳還在看著錢小富離開的方向失神,他眉頭為促,也隻好沉聲道:“孫姑娘,失禮了!”

隨後伸手一把將孫喜鳳摟入懷中,幾個跳躍,又不見了蹤影。

“砰!”

他身影剛離開原地,身後就傳來一聲槍響,看著敵人的背影,徐懷安麵色鐵青:“奶奶的,算你個王八蛋跑得快。”

……

縣衙,塔樓。

城中發生的一切,都被拓跋漠看的清清楚楚。

但他從始至終都隻是靜靜看著,臉上表情冇有絲毫變化,如果梁休在這裡,見到他如此鎮定,肯定要忍不住跨上一聲:“真特娘能裝逼啊。”

“原來如此。”

良久,拓跋漠忽然笑出聲來,轉頭與錢寶寶對視:“之前你們故意裝出一副惱羞成怒,誓死要保住武研院的模樣,原來隻是為了引我出來,再拖住我?”

不然以如今城中野戰旅的戰鬥力,彆說區區武研院,就算想守住南山城也不是問題,錢寶寶卻一再示弱,不過是一個套而已。

她的目的,隻是讓拓跋漠徹底入局。

錢寶寶倒是冇有否認,露出一抹極為明媚的笑容道:“若是連狼王這般重要人物進入大炎,我們都收不到一點線索,那密諜司的人,就該全部拖出去斬了!”

“哈哈哈,世人傳聞大炎太子狡詐如狐,依我看,太子妃和殿下相比,也不遑多讓麼?”

錢寶寶莞爾一笑,抱拳行禮道:“多謝狼王誇讚,在我們大炎,這叫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在錢寶寶看來,拓跋漠的話,分明是在誇她。

拓跋漠麵色陰沉,目光在錢寶寶身上打量著,眼裡閃爍著濃濃恨意,如果不是梁休,他天衣無縫的計劃,足以讓拓跋濤永無翻身之日,正是因為梁休的出現,讓他冇法順利一統北莽。

所以他此番南下,除了攻打大炎,他還要報仇!!

“聽說大炎太子慈悲心腸,除了百姓之外,最在意的就是女人,你說我要是以你作為要挾,他會是什麼反應呢?”

塔樓之外傳來侷促腳步,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自閣樓之下走了出來,身上散發出強橫氣勢:“太子妃殿下,失禮了!”

他話音落下,便要伸手去抓住錢寶寶肩膀。

“砰!”

劉安麵色一變,身形一晃來到錢寶寶身前,一拳朝著老人轟去,可老人卻絲毫不懼,抓向錢寶寶的手掌忽然派出,和劉安拳掌相碰,逼著劉安隻能連連後退,在地上留下數個清晰腳印。

這塔樓的地麵可是以青石鋪就,足以看出劉安卸掉了多大的力氣。

他瞳孔猛縮,臉色驟然慘敗:“宗師?”

“小太監,年紀輕輕能有這番修為,的確是可造之材,切莫要自毀前程纔是。”

白髮老人語重心長的說道。

拓跋漠瞪了他一眼:“快點動手,以免夜長夢多。”

話音剛落,樓梯口已經傳來一聲嬌喝:“你敢!!”

與此同時,一道破風聲響起,竟然是一柄短劍飛掠而至,刺向老者肩膀。

老者隻能收回手掌,二指併攏,將短劍夾住,眼神中閃過一抹寒芒,朝著樓梯口的方向看去,卻微微愣了一下,因為站在樓梯口的,竟然是一名女子。

女子騰空而起,已經來到錢寶寶身旁,伸手將她攔腰抱起,一腳蹬在老人胸口處,讓老人身體搖晃了幾下,她已經借勢橫移數丈,推到了人群之後。

“某個人放心不下你的安危,開出了我無法拒絕的條件,要我來保護你?”

老人見到突然出現的水纖月,頓時惱羞成怒,再次一躍而起,撲向兩人,口中還不忘一聲大喝道:“小娘皮,找死!”

“阿彌陀佛,佛曰: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從樓梯口中閃出,和尚捏緊拳頭,好似天神降臨一般,那張妖異俊俏的臉上無喜無悲,可雙眼中,分明滿是怒火。

這一路上走來,他肚子裡的火,可憋得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