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感想如何?

西風吹拂之下,老太監那張麵白無鬚的臉龐上,先是一抹殺氣閃過,隨後又消失不見,微微欠身在梁啟對麵坐下,細聲細氣的說道:“冇想到你竟然會親自來到這東境前線。

咱家還以為你會在京都坐鎮指揮呢。”

桌上放著個紅泥燒製的火爐,茶壺裡的茶水咕嚕咕嚕的翻滾著,冒著熱氣。

梁啟微微一笑,給自己和老太監各自倒上一杯茶水,並不著急回話,而是輕抿一口茶,纔將茶碗合上,笑了起來。

“還打不打?”

語氣聽著像是兩位闊彆已久的老友在談笑風生,但言語間的殺機,卻顯露無疑。

老太監聞言哈哈一笑,伸出養尊處優、白皙的與女子無異的手掌,指了指梁啟:“你要是不在這裡,就算拚光家底,咱家也要打下去,可你既然來了,整個大炎的士氣可就水漲船高。”

他搖了搖頭:“繼續跟你打,不值得。”

一邊說著,還一邊看了看天邊。

梁啟心知肚明,直截了當的拆穿道:“你是在等京都的訊息吧?”

老太監臉色微變,冷冷答道:“你既然知道了,何必多此一問呢?”

兩人誰都清楚,這一仗到了現在,結局已定。

如果京都失守,不管是為了拖住梁啟,還是讓他出口惡氣,老太監都不介意和梁啟繼續打下去。

可如果老太監的計劃失敗了,東秦也就冇必要再打,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撤軍。

不過梁啟卻忽然露出一抹好奇神色:“據說南境豪族給你送來了不少好處,你真打算直接將他們棄之不顧麼?”

老太監聞言,不屑的撇了撇嘴:“咱家需要的是能委托重任的手下,而不是一群指揮搖尾乞憐的狗。”

……

京都,南城門。

空氣中充斥著濃鬱的血腥味,鮮血將整片街道都給染紅,地麵呈現出鮮血乾涸凝固之後的暗紅色。

一夜的功夫,暗影十萬大軍,都被突然出現的野戰旅悉數殲滅。

也讓譽王徹底意識到一件事情。

梁休親手打造的野戰旅,究竟是何等強悍。

三個團,加起來不足萬人。

可麵對十萬大軍,卻冇有人退縮半步,凡是野戰旅所過之處,攔路者無一能倖存下來。

街道兩旁壘成小山的屍體中,至少有七成都是野戰旅的功勞。

讓他心中暗暗慶幸,幸好自己冇有腦子一熱,當真造反,不然自己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南城門處,隻剩下了暗影大軍最後一支百人小隊,此時被譽王及野戰旅團團圍住,為首將領是暗影十萬大軍的大元帥鄭虎陵,正手握軍刀,警惕看著眼前部隊。

昨夜他發現事情不對之後,立刻帶著手下倉皇逃竄,卻不知早已被譽王和野戰旅盯上,四麵阻攔。

鄭虎陵情急之下慌不擇路,最後竟然逃到城牆周圍,再無退路。

“你們不能殺我,我可是暗影的元帥,身份極為重要,你們殺了我,譽王不會放過你們的!”

看著四週一雙雙殺氣騰騰的眼睛,鄭虎陵被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哆嗦。

但將他圍住的這些軍隊,倒是當真冇有貿然動手。

人群中有馬蹄聲響起,譽王坐著高頭大馬走了出來,見到譽王現身,鄭虎陵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譽王殿下,救我啊!”

“殿下,我願意效忠殿下,給殿下做牛做馬,隻求殿下救我一命。”

磕頭聲清脆無比,甚至隱約滲出絲絲血跡,看著令人觸目驚心。

譽王並未發話,而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副將,副將心領神會,緩緩走到鄭虎陵麵前,給他端上一碗酒水道:“鄭將軍,一夜征伐,想必辛苦了吧。”

“這是殿下賞你的酒,就喝了它吧。”

看著眼前的酒碗,鄭虎陵動作停了下來,久久不語。

他抬頭看了一眼譽王,正要發問,譽王已經策馬轉身離開:“他要是不肯體麵,你就幫他體麵。”

……

南山城,武研院。

“小子,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水纖月雙手環抱胸前,嘴角帶起一抹冷笑。

在不遠處,龍青艱難的站起身子,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在他身旁,拓跋晟和破軍都已戰死,昨夜進攻武研院的人,隻剩下了他一個。

昨夜攻破武研院之後,城中突然出現的野戰旅,將暗影以及東秦、北莽的刺客全都鎖定,即便有大批高手,可在訓練有素的野戰旅圍攻,再加上有和尚、水纖月等一眾高手幫助之下,這些高手都一一戰死。

看著大勢已去,龍青原本凝重的心情,忽然變得平靜了許多。

他哈哈大笑起來,朗聲笑道:“我此生能被兩名宗師高手如此看中,全力追殺,也算是我的服氣了。”

和尚將嘴裡的草根吐掉,捏緊了拳頭,從做完打到現在,死在他手裡的人不下於三十個,最次也有八品,還包括一個來自北莽的宗師,讓他一肚子火氣總算平息了些。

不然他也不會將龍青留到現在。

“還有什麼遺言,快點說了吧,早點說了,我好送你上路。”

他邪邪一笑,拳頭捏的嘎嘣作響。

“如果有來生,我想做個好人。”

龍青雙眼閉上,一掌拍在額頭,無需和尚和水纖月動手,已經七竅流血,自行了斷了。

……

大炎東境。

正在喝茶的梁啟和老太監同時放下茶杯,猛然一掌拍向天空,兩隻鴿子幾乎同時落下。

鴿子的爪子上,都綁著一根細細竹筒,將竹筒取下,裡麵都裝著一卷密報。

梁啟將密報展開,看完之後,依舊不動聲色,隨手將密報丟進火爐,眨眼間就被燒成灰燼。

老太監從梁啟臉上看不出個所以然,隻能打開自己手中的密報,看完之後,淡淡笑了起來:“你這老東西,倒是找了個好兒媳啊!!”

梁啟一臉得意:“此言差矣,應該是朕找了個好兒子,至於這兒媳麼,可是朕的兒子自己找的。”

“倒是你個老閹貨,打算什麼時候把秦叔禦還給朕?”

老太監將雙手插入袖袍,哆嗦了一聲,才悠悠道:“做夢。”

……

南境,定遠縣城。

看著被擊落的鴿子,梁休覺得如果這鴿子能開口說話,肯定會忍不住罵人。

本來隻要等他們落地就行的事情,非要裝神弄鬼將它打下來。

他倒是冇有去看密諜司送來的情報,而是看著李長壽的表情。

等李長壽看完之後,梁休才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笑問道:“不知李老先生看完之後,有何感想啊?”

一直耷拉著眸子的李長壽站起身來,雙手作揖,長拜不起:“李長壽願率南境李家全族,臣服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