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秦鐘的計策

京都。

昨夜一戰之後,大半個京城都是橫屍遍地,麟洋湖中的湖水,都被染成了紅色。

但這些鮮血大都來自進攻京城的暗影部隊,突然殺出的野戰旅三、四、五團打了他們一個猝不及防,再加上譽王從西陵開來的十萬大軍配合,前後夾擊之下,暗影部隊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就被殺了個落花流水。

城外,西陵大軍的軍營中,譽王正拿著一把小銼刀打磨著指甲,秦鐘從軍營外快步進來,在他身旁還跟著個白衣飄飄,翩然出塵的女子,譽王抬頭瞥了兩人一眼,輕聲問道:“秦先生,昨夜戰況如何?”

“這位是太子殿下委任的野戰旅鹽湖軍特派員白秀芳小姐,京城的戰況,她比較清楚。”

話音落下,白秀芳也恭敬行禮,道:“微臣白秀芳,見過譽王殿下。”

譽王一把放下了銼刀,眯著眸子,身子往前壓進幾分,緊緊盯著眼前的白秀芳,沉聲問道:“就是你,幫他組建起了鹽湖的軍隊?”

他知道白秀芳的身份,但此前並未在意,可冇想到才離開京都這點時間,連鹽湖的兵都落入了梁休手中,而從白秀芳的身份,以及昨夜鹽湖兵行動時,專程向白秀芳彙報等種種跡象,他能看得出,白秀芳在鹽湖兵的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白秀芳嫣然一笑,恭敬答道:“

承蒙太子殿下抬愛,在下不過是個跑腿辦事的人。”

“好一個跑腿辦事的。”

譽王哈哈大笑,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後,緩緩從桌子後麵走出,和白秀芳兩人四目相對,片刻後纔開口:“既然他這般輕視白姑娘,不知姑娘有冇有興趣隨本王一起,去西境大展拳腳,西境那邊民風彪悍,與鹽湖相差無幾,本王早就想將他們收入麾下。”

“本王想有白姑娘出手,必定馬到功成。”

秦鐘眉頭一挑,譽王竟然這麼直接的想挖牆腳,以梁休的人格魅力,這簡直天方夜譚。

果然和秦鐘想的一樣,白秀芳幾乎冇有一點猶豫:“譽王殿下說笑了,在下有幾分能耐,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但譽王卻並未感到失望,反而笑道:“倒也是,本王這小廟哪能跟他的大廟相比,不過麻煩你轉告一下他,下次遇到什麼可造之材了,也分本王一點,本王在西境一個人麵對西陵大軍,苦的很呐。”

秦鐘和白秀芳兩人都為之一怔,敢情譽王繞了一大圈,這纔是他的真實目的啊。

“譽王殿下的交代,微臣不敢忘卻。”

秦鐘在一旁咳嗽兩聲,提醒道:“殿下,還是先看看昨夜一戰的戰況如何吧。”

譽王這纔想起正事,點點頭道:“秦先生說得對,不知昨夜城中戰況如何?”

“回稟殿下,昨夜京城共有三十萬叛軍入城,其中二十萬來自西境,餘下十萬隸屬於暗影,西境二十萬大軍在戰事進行到一半時臨陣倒戈,配合野戰旅三、四、五團,殲敵十萬,生擒暗影部隊將領鄭虎陵。

野戰旅傷亡攻擊一百四十七人,其中陣亡二十三人,一百一十人負傷,十三人傷情嚴重,恐怕此生再難從軍。”

“什麼?!!”

譽王猛地睜大眼睛,這個戰況結果讓他大吃一驚,他沉著臉,冷聲問道:“敢問白姑娘,野戰旅三、四、五團昨夜參戰人數有多少?”

“野戰旅三團兩千人,四團與五團編製特殊,各兩千五百人。”

譽王麵色更難看了:“也就是說,七千人蔘戰,傷亡也隻有一百四十七人?”

他感到一陣心塞,要論英勇,昨夜野戰旅可比他手下的西軍衝的還要靠前,可西軍二十萬人,昨夜傷亡接近兩萬,光是陣亡的人就有五千,大家都是兵,怎麼差距就這麼大捏?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更加鬱悶了。

但白秀芳的彙報並冇有結束:“殿下,昨夜參與戰鬥的,還有城中百姓,因為賊寇凶猛,百姓們也有上萬人因此陣亡,受傷者更是不計其數,因為許多百姓參戰之後都各自散去,具體數字尚未統計出來。”

“本王知道了,這些人為國赴死,乃是國之英傑,記得要善待他們。”

譽王擺了擺手,但一旁的秦鐘,卻皺起了眉頭:“殿下,臣有一言,不知當不當講。”

“秦先生但說無妨?”

秦鐘恭敬道:“殿下,昨夜參戰的百姓為大炎拋頭顱灑熱血,也是我大炎好男兒,臣以為,在昨夜一戰中殉難的百姓,應當以戰士同樣的撫卹標準來對待,並且追封為烈士,妻子兒女也應當受到各種補貼。”

這番話讓譽王眉頭微蹙。

在他看來,自己西軍中負傷陣亡的那些人歸自己管也就算了,怎麼連百姓傷亡,也要自己掏錢。

不過譽王倒是看出了點端倪,平複了一下心情,緩緩問道:“秦先生以為,此舉有必要麼?”

“有必要,百姓們願意追隨軍隊一起進攻,我們也絕不可寒了百姓們的心,臣以為,不僅陣亡的百姓們每人可領取五十兩撫卹,還要命人到城中尋找傷員,傷情若是影響勞作,可領十兩銀子,就算是輕傷,也可領三兩銀子的湯藥錢。”

譽王眉頭皺的更緊了,如果按秦鐘所說,那就是不小的一筆錢,他在西陵雖然發展了一段時間,可口袋裡也並不寬裕,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的確有些傷筋動骨。

可見到秦鐘堅持,他也隻好點頭:“好,那就依秦先生所說,即刻派人去城中安排此事。”

秦鐘頓時喜笑顏開:“殿下英明,大炎百姓定會牢記殿下恩德。”

一旁的白秀芳,卻在這時深深看了一眼秦鐘。

“冇想到在殿下身邊,還有秦先生這般大才,實乃殿下幸事。”

譽王還冇弄清楚秦鐘想做什麼,但白秀芳卻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從昨夜到現在譽王的種種表現來看,現在的譽王,也不再是京城中流傳的那個譽王了。

看來在西境的這些日子,譽王已經發生了許多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