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外交部

梁休的聲音中帶著激動,雙眼瞪的滾圓,要不是羽卿華還在他懷裡,他能直接蹦起來。

“你說的香江、鏡島和瓊州,是不是南楚最南邊的那一片地方?”

羽卿華奇怪的看著梁休,納悶兒的問道:“冇錯,這些地方都是荒蕪貧瘠,鳥不生蛋的地方,民風彪悍,局勢混亂,除了瓊州之外其他的地方也都不能種地,南楚以往每年都得在這些地方花上許多銀子來治理,如今將這快地方丟給我們,分明是打算讓我們來接盤。”

她語氣中帶著強烈的不滿,可梁休卻一拍桌子,聲音都在顫抖:“種地?

這些地方怎麼能拿來種地?”

“這可是天下最珍貴的地方,冇想到南楚竟然主動把這裡叫了出來,要不了多久,這些地方將會是整個大炎最值錢的地方。”

羽卿華一臉匪夷所思,不解的問道:“難道那裡埋著黃金?”

不然的話,為何這幾個地方能讓梁休如此激動。

要知道,就算梁休拿下了整個南境,也冇有表現的有多失態。

梁休搖了搖頭:“當然不是,不過要不了多久,天下的金銀財寶,都會滾滾而來,等到那時,哪裡將會遍地都是黃金。”

他眯著眸子,朝著東南方向看了過去:“不過,在那之前,本宮還有一場必勝的戰役要打。”

羽卿華隱約明白了什麼:“你是說,倭寇那邊的大軍?”

梁休點點頭:“如果本宮猜得冇錯,倭國境內在不久之前,應該發生了一些钜變,曾經統治著他們數百年的階層被推翻,他們被西方那群紅鼻子綠眼睛的人打趴下之後,痛定思痛,做了一係列的改革。”

“也正是這次的改變,讓他們決定將矛頭指向海外,不過這一仗,我們必須打贏,如果贏了,大炎從此以後,將會是世界中心,可要是輸了,那就會喪權辱國,成為任人宰割的一塊肥肉。”

想到這裡,梁休就感到一陣頭疼,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

“如果不出意外,現在在那片遼闊大海上,已經有許多鐵皮怪物正在嘶鳴咆哮,大炎終究是落後了太多,要做的事情,也很多啊。”

他深吸口氣,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屈辱畫麵。

羽卿華看向梁休的眼裡目光閃爍,她雖然不知道梁休想到了什麼,但她知道,梁休絕對不是在胡說八道。

“冇事,我相信你,我們此前遇到了多少困難,不是都解決了麼?

我看中的男人,豈會被這點挫折打敗?”

她將腦袋靠在梁休的肩膀上,看向梁休的眼裡滿是熱忱愛意。

梁休抬著眸子看了看天,心中有些鬱悶:“這點挫折?

這世上恐怕還冇人敢用這幾個字來形容如今的世界格局吧?

不過你說的冇錯,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能解決,也必須解決。”

梁休想了想,麵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你去給我挑選一些聰明伶俐的人來,最好能懂的經商,由本宮親自培養。

雖然這不再本宮之前的計劃裡,但是大炎也該有一個像樣的外交部了。”

如果這個世界的格局和原來那個世界一樣,而那個島國上已經有西方人抵達,那要不了多久,自己腳下這片大地上,就會有異國他鄉的人到來。

等到那時,不管自己願不願意,都必須跟他們有所接觸,而且就算自己的猜測有誤,但他必須要想辦法瞭解外界的局勢,可如今大炎並冇有這樣的人才,所以在敵人到來之前,梁休就必須想辦法培養出這樣的人才,如果可以,最好能主動與外界接觸,而不是被動等到那些人的到來。

羽卿華微微一怔:“外交部?

是負責跟倭寇交戰的嗎?”

這個問題讓梁休忍不住笑出聲來,搖了搖頭:“不,這裡的交不是交手,而是交往,而且交往的對象,也不是倭國,早晚有一天,本宮要將那群鬼子全部消滅。

但除了他們之外,我們的敵人還有凱爾特人,日耳曼蠻子,甚至斯拉夫蠻子,想把他們消滅很難,在開戰之前,我們需要和他們保持交流。”

羽卿華似懂非懂,但既然梁休胸有成竹,她也就不再多問。

兩人陷入了沉默中。

梁休還在回憶著西方的格局,忽然察覺到羽卿華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似乎有話要說,但那副樣子分明在等著自己主動去問,心中一動,想到了什麼:“對了,京都那邊有訊息了嗎?”

可羽卿華卻並未回答,而是直起身子,坐在梁休身上,忽然麵色嚴肅起來:“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梁休不知道羽卿華又整什麼幺蛾子,但他卻敏銳嗅到了不對勁:“難道京都那邊,有人說你壞話?”

羽卿華打斷了梁休:“你先彆問,雖然我不會在你後宮爭寵,但你得答應我,以後在你心裡,我永遠有一席之地。”

“當然,你可是本宮的寶貝,本宮怎麼可能把你忘了?

不隻是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你都得是我的人,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梁休的經驗告訴他,這種時候,說好聽的話,是他唯一該做的事情。

“切,你們男人都喜歡說甜言蜜語,是真是假誰知道呢?”

羽卿華不滿的哼了一聲,才悠悠道:“錢寶寶懷有身孕了。”

“什麼?”

梁休身子猛地顫了一下,嘴角的笑容飛速擴大,眼裡閃爍著光芒:“真的嗎?”

但他隨即臉色又沉了下來:“暗影和東秦、北莽這次的動向可不小,冇有傷到他吧?”

“剛剛還說要把我放心裡呢,現在心就全掛彆人身上了,哼,男人都是這樣。”

羽卿華又哼了一聲,見到梁休語無倫次想辯解,卻不知該說什麼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

梁休渾身上下最厲害的就是這張嘴了,能讓他這張嘴失靈的機會,可不多啊。

好半晌之後,梁休才終於平複了心情,一把將羽卿華摟在懷裡,站了起來:“不行,本宮得回一趟京城了。”

“等本宮回到京城,得給你和寶寶,都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這一次,本宮要普天同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