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葉小魚

京都,西軍軍營內。

雖然譽王的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但還是被秦鐘說服,給城中昨夜一戰中受傷、陣亡的百姓們發放了撫卹銀。

百姓們奔走相告,訊息在城中不脛而走,甚至傳到了南山城中。

在南山學院學子們帶頭之下,在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裡,錢寶寶就募集到了十五萬兩銀子,雖說這筆錢在重建南山城上起不到太大作用,可百姓們能有這份心意,也讓錢寶寶被感動的稀裡嘩啦。

當然,錢寶寶畢竟是錢寶寶,雖然被感動的一塌糊塗,但她並冇有因此耽誤了自己的正事,而是在京都第一時間成立了臨時飯堂,配合南山醫院對昨夜受害的百姓進行救助,同時帶人在南山城中勘察定損,雖然昨夜暗影的火力十分密集,但南山城還是有很多地方儲存了下來,真正被轟炸的地方,也隻有南山城的外圍的居民區。

這也算是壞訊息裡的一個好訊息了。

南山最重要的地方並不是居民區,而是工業區,尤其是南山煤礦,這纔是南山真正重要的地方,隻要煤礦和工廠還在,南山的意義就不會改變。

帶著長公主等人在南山城中折騰了一上午之後,也對南山城的受損情況大致有了概念,眼下最重要的,當然還是先將工業區清理出來,然後在逐步恢複生產的同時,協助百姓們將居民區重新建設起來。

回到臨時安置區,錢寶寶等人也各自打了一份飯,雖然是大鍋飯,但臨時飯堂的夥食還是不錯的,米飯和饅頭都有,再加上正值春夏交際,除了鹹菜之外還能吃到各種時蔬,雖然吃不上肉,但也能喝上一碗雞湯,彆說這隻是湊活著吃,在京都之外,很多百姓們平時吃的飯還不如這個。

有了今天早上百姓們齊心協力募捐的事情之後,南山城有些消沉的氣氛,也重新振作起來,對南山城的百姓們來說,昨夜雖然經曆了一場戰亂,但在他們的心中,都還抱有希望。

太子殿下在南方打了一場大勝仗,這個訊息早已經傳回了京都,昨夜的敵人也都被全部消滅,隻要太子殿下一回來,要不了多久,南山城就能再次恢複繁榮。

“太子妃,你說太子什麼時候能回來?”

“對啊,我們可都還等著太子回來,帶領我們重建南山城呢。”

“聽說殿下這次在南方大破南楚敵軍,這次凱旋而歸,我們肯定要好好給他慶祝一番。”

“唉,其實我一直想追隨殿下上陣殺敵,可惜殿下說我家裡還有妻兒,不許我去,不然我這次上了前線,說不定還能當個大將軍。”

人群議論紛紛,錢寶寶雖然貴為太子妃,但也並冇有自持身份,吃飯的時候都是和百姓們坐在一起的,而南山城的百姓們也早就習慣瞭如此,他們對錢寶寶,對梁休乃至對南山城的學子們,都是尊敬,但從來不是敬畏。

錢寶寶看了一眼南方,眼神有些複雜,冇好氣的哼了一聲:“我看他乾脆彆回來了,誰知道跟哪個野女人跑了。”

百姓們聞言頓時哈哈大笑,一箇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嚷嚷道:“太子妃,殿下這麼做可不行,您為殿下做了這麼多事情,殿下要敢對你始亂終棄,我們就找他說理去。”

一個膀大腰圓的婦女也嗬嗬笑了起來:“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我看太子妃肯定能給殿下生個大胖小子,到時候管他哪來的狐狸精,殿下最稀罕的還不得是太子妃啊。”

一番話說的錢寶寶臉頰通紅。

不遠處的人群中,負責給排隊人打飯的一個小姑娘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看向了正在熱烈討論的人群。

在她身後還站著個老者,正在幫襯:“哎呦,我說……小姐唉,你可彆累壞了。”

老頭並非彆人,正是從西陵神殿來到大炎外交的西陵殿前大學士謝品文,而他麵前的小姑娘,名叫葉小魚,是和西陵神殿的使團一起到來的,據說是謝品文的侍女,但從謝品文對她的態度來看,有許多人甚至暗中懷疑她是謝品文的私生女。

“小魚姑娘,你也忙了有一會兒了,這裡就交給我吧,你先歇息一下,吃點東西。”

唐演笑眯眯的湊了過來,從葉小魚的手裡接過勺子。

在梁休的一再強調下,南山城百姓們最大的進步,就是明白了什麼叫紀律,而不是和彆的地方一樣,遇到什麼事情就一鬨而上。

哪怕在這種吃飯的地方,也絕不會有人選擇插隊,大家都是老老實實的按順序打飯,插隊可恥的觀點,早已經深入人心,葉小魚給麵前一個老太太打了一勺飯之後,纔將勺子交給唐演,正準備到後麵排隊,不過隊伍裡的其他人卻不乾了。

“葉姑娘,你這是乾什麼?”

“葉姑娘,我們反正也拍這麼久了,你先打飯吃吧。”

“就是,待會兒葉姑娘餓壞了怎麼辦?”

就在這時,唐演忽然拿出一個盤子,裡麵裝滿了飯菜,還有兩隻雞腿,送到了葉小魚跟前,得意的說道:“小魚姑娘,這可是我在食堂裡幫忙,才換來的雞腿,你就拿著吃了吧,不要客氣。”

不遠處傳來一陣笑聲,是南山學院跟唐演關係比較好的那幾個公子哥正在笑話他。

從葉小魚來到南山學院的第一天,唐演就被迷得神魂顛倒,隻要有葉小魚在的地方,肯定能見到他的影子,不過這也並不奇怪

其實唐演隻是葉小魚粉絲團的其中之一,這個從西陵來的女子長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富有異域風情,再加上言談舉止都令人感到舒適,試問這樣的美人又有誰會不喜歡呢?

同伴的笑話讓唐演麵色漲紅,惡狠狠的瞪了回去,但葉小魚卻並冇有關注這些,忽然問道:“唐公子,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正給人打飯的唐演頭也不回的答道:“哦?

小魚姑娘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就是。”

葉小魚一邊啃著雞腿,一邊思索著:“你們的太子殿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