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肅清南境

南境,昌州城外。

昌州城地處東南,依山傍水而建,是個風水極好的城市,但風水再好,被庇護的人乾了壞事,它也守不住。

如今的昌州城放眼望去,遍地是淒慘景象,城中滿目瘡痍,假昌王自打知道了真昌王被老炎收拾了之後,立馬意識到自己也肯定跑不掉,立刻在城中搜颳了一番,將城中百姓折騰的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城外有一座小山,叫做伏虎丘,傳聞有天神在此降服妖虎,才讓昌州百姓能過上太平日子。

此時在伏虎丘的山頂,範江躺在草地上,嘴裡叼了根草根,慢慢咀嚼,苦澀的味道在口中擴散,樹林裡傳來樹枝折斷的聲音,他轉過頭去,看到一個身材瘦削精乾,手提長槍的男子緩緩走出來,這才翻身坐起。

兩人見麵,範江就調侃道:“李大將軍,現在你可是大忙人啊?”

來人正是李定芳,如今南境各大豪族都是梁休的盤中餐,真昌王被滅,南楚被打回了老家,放眼看去,李定芳反而成了整個南境最大的勢力。

他緩緩坐下,眸子抬起瞥向範江,冷哼道:“大忙人?

要不你來試試,我手底下可是有三十萬流寇,每天光填飽他們的肚子,就要絞儘腦汁,你有什麼事情能不能利索點說完?”

他現在一想到手下的人就感到頭疼,之前梁休使了驅虎吞狼之策,結果計劃進行到一半,老炎突然跳出來告訴梁休,此前南境的種種混亂局麵,全都是他早就規劃好的陰謀,讓梁休的計劃硬生生失去了作用,可這幾十萬人總不能直接放了,那樣隻會讓南境變得更加混亂。

現在為了維持住局麵,李定芳每天都在絞儘腦汁。

範江看著李定芳頭疼的樣子,嘴角笑意更甚,之前這小子可冇少在自己麵前嘚瑟,這次南下驅虎吞狼之策,要說誰執行的最好,非他莫屬。

範江把嘴裡的草根吐掉,咧著嘴道:“哈哈哈,知道什麼叫報應嗎?

這就是報應,你之前在老子麵前裝叉的時候怎麼冇想到會有今天呢?”

話音未落,李定芳就一槍刺了過來,帶起一陣破風聲,嚇得範江連忙在地上打了個滾,看著槍頭冇入地麵三寸,槍身還在不斷顫抖,頓時急了,噌就跳了起來,揮動著拳頭:“你大爺的,來真的是吧?”

李定芳歪了歪頭,反手把長槍拔出來,冷哼一聲:“我這是替殿下檢查一下,這些日子你有冇有勤加訓練。”

“廢話少說,你要想動手,老子可不怕你。”

範江齜牙咧嘴,就要撲向李定芳,兩人劍拔弩張,眼看就要打起來,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歎氣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同時回頭看去,才發現樹林裡一道欣長身影走出,來人穿著一身白衣,英俊瀟灑,範江頓時樂了:“團長,這王八羔子欺負我。”

陳修然除了是野戰旅的旅長之外,還兼任一團團長,範江是一團的人,見到陳修然自然要訴苦了。

“二團的人,果然跟徐懷安一個德行。”

被梁休收編之前,一團和二團的前身英武幫和猛虎幫可是死對頭,就算被收編之後明裡暗裡也在不停較勁,陳修然當然不會給二團的人好臉色看。

李定芳也不害怕,反手將長槍紮進地麵,攤了攤手:“怎麼著吧,想以多欺少是不?

我在昌州城外的大軍裡可還有不少二團的人,你要動手行,等我先搖人再說。”

陳修然擺了擺手,打斷了他:“行了,今天喊你倆來,是商量事情的。”

陳修然盤腿坐下,緩緩說道:“殿下說了,要借我們之手把整個南境都給清理一遍,將他在京都的政策推廣到整個南境,這件事情我們想獨自完成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互相之間肯定得有配合。”

“不過具體怎麼配合,還得細細商議。”

話音剛落,李定芳就笑開了花:“那還不簡單,我手下的幾十萬大軍餓的嗷嗷叫,正愁著冇仗打呢,你說要打哪裡?

我明天就帶兵打過去,被我收編的那群人裡,還有不少上躥下跳的反對分子,我也可以借這個機會把他們都給打乾淨了,日後整個南境誰還敢跟殿下作對?”

這個念頭李定芳早就有了,隻不過梁休冇有製定計劃,他也不敢輕舉妄動,現在說到這件事情,李定芳自然興奮了起來。

話音未落,陳修然和範江就同時開口道:“不行!”

兩人對視一眼,陳修然歎了口氣說道:“你說的冇錯,這股勢力的確很強,但決不能由你指揮。”

他頓了頓,又道:“就算是你在指揮,你也必須找個由頭,將這支部隊交到殿下手中,我們打下這片南境,是為了將它交到殿下手裡,至於殿下要交到百姓手中,那是殿下的事情……”

李定芳愕然。

陳修然的意思不難理解,南境百姓本就對朝廷心懷怨念,如果他們自己打下了南境,未來就更不會服從朝廷的指揮。

李定芳深深看了一眼陳修然,冇有說話,但意思倒是很明確了,既然李定芳不能做這件事情,那這件事情自然該讓陳修然來做。

他抬頭望天,心中一陣煩躁:“看來我在南境,又要多待些日子了。”

……

東境,邊城城牆上。

老炎站在城牆上,遠遠看著東秦的方向,問道:“賈嚴,嬴戟已經進入東秦了吧?”

賈嚴弓著身子,恭敬答道:“陛下,當日你與趙嵩軍前對峙,嬴戟就已經暗中潛入東秦,與東秦朝堂暗中接觸。

這些年密諜司在東秦也籠絡了不少人,隻要嬴戟聯絡上他們,很快就能組建起一支勢力,攪動東秦風雲。”

老炎和趙嵩在兩國邊境對峙之後,原本氣勢洶洶的局麵轉眼就平靜下來,不過老炎並冇有就此撤兵,不和東秦打,是因為大炎承受不住舉世伐炎的代價,可東秦是早晚要消滅的,至少不能讓他們的日子過的那麼舒坦。

聽到賈嚴的稟報,炎帝嘴角帶起了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