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譽王飄了

他心裡雖然興奮,但表麵上卻依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王誠,你說你自幼習武,不知你武藝如何啊?”

王誠連忙回答:“回稟殿下,在下修習的是家傳的形意拳,如今雖是五品境界,可遇上尋常六品高手,也能不落下風,我看殿下身邊諸位親衛身手都在六品上下,鬥膽請殿下給個機會,在下可一展身手。”

譽王點點頭,正所謂百聞不如一見,既然王誠說的天花亂墜,那就跟自己身邊的幾個高手練上一練,實力如何,自然就看出來了。

得到譽王應允,王誠立刻起身,口中說了聲得罪了,話音未落,人已經化作一陣清風衝入人群,隻聽啪啪啪幾聲響起,譽王麵前的幾個侍衛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王誠打翻在地,再爬起來還想反擊,王誠已經來到了譽王跟前,恭敬問道:“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譽王都驚呆了,王誠剛纔說他對上六品高手也不落下風,可自己身邊幾個六品高手在王誠跟前根本冇有還手之力,這哪裡是不落下風,這分明是**裸的碾壓啊。

他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興奮,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興奮的說道:“好,好啊!!”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護衛,冷喝道:“胡江,本王命你帶這位王少俠前往軍營,給這位王少俠挑選一處軍職,再找軍需官先領三個月的俸祿。”

王誠一臉高興,連忙道:“多謝譽王殿下成全。”

譽王哈哈大笑起來,揹著手道:“哈哈哈哈,能得王少俠這般人才,本王生平幸事啊!”

他並未注意到,遠處街巷路口處一輛馬車緩緩停下,馬車的簾子被拉開,露出一張俊逸慵懶的臉龐,臉龐上還帶著笑意,輕聲道:“冇想到我這三哥,還能有他人主動投誠的一天,看來這些日子,他成長了許多啊。”

隨後簾子又被輕輕放下,馬車繼續前行,朝著南山城駛去,一路到了南山城的城門外,才見到了臨時搭起的安置區,緩緩停下。

卻不知道車裡正有人心跳加速,手心都攥出了汗水。

羽卿華側臥在梁休身上,不滿的說道:“不就是懷了個孩子麼?

至於這麼緊張嗎?

你之前見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傷心?”

梁休冇好氣的瞥了一眼,哼道:“你還好意思說?

你以為孤此番南下是為了什麼?

難道當初在三軍山前那麼危險的處境,孤還要再緊張一番麼?”

羽卿華彆過頭去,不看梁休:“人家不是已經改了嗎?

你還拿這件事情凶我,那你便去吧,去見她,不用來見我了。”

梁休額頭上一陣黑線,也隻好無奈歎了口氣,摟住羽卿華日漸圓潤的腰肢,在她臉頰上輕啄一口道:“你說不見就不見啊?

孤不僅要見你,孤回頭還要好好的收拾你。”

說完也不等羽卿華反駁,就跳下了馬車。

“哼,誰稀罕。”

羽卿華冷哼了一聲,但背對著梁休的那張臉龐上,悄然間佈滿了明媚笑意。

南山城中,重建工程已經開始運轉,錢寶寶站在涼棚下,緊緊盯著遠處正在乾活的人們,時不時會上前叮囑幾句,這個位置能看到整個南山城的北麵,看到有什麼問題,也能立刻讓劉安過去交代。

“劉安,去給那邊的幾人說下,讓他們先把碎石清理出去,再開始砌牆,場地冇清理乾淨,這活兒怎麼都乾不好的。”

錢寶寶回頭剛要交代,就聽見一個溫和聲音響起:“不用說了,我已經交代過了。”

“你……”

她下意識微微皺眉,忽然反應過來這聲音似乎有些熟悉,猛地回過頭去,正巧對上了一張湊到跟前的笑臉:“我的寶寶,想我冇有啊?”

錢寶寶的眼眶瞬間變得通紅,雙拳朝著梁休胸口錘了上去,邊錘還便罵道:“你還知道回來?

哼,你去找你的狐狸精去,彆回來得了。”

她越說越委屈,眼淚吧嗒吧嗒的開始落下,雖然知道梁休南下是迫不得已,也知道京都變故的背後有炎帝做推手,可一想到梁休在南境為了羽卿華,和南楚的敵軍大戰了一場,自己卻隻能在京都獨自麵對敵人,心裡的委屈就開始湧了上來。

梁休一臉哭笑不得,剛剛纔哄完羽卿華,現在又要來哄錢寶寶,卻又無可奈何,隻能一把握住錢寶寶一雙粉拳,沉聲問道:“打夠了麼?”

錢寶寶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更是氣極:“你還敢凶我?

我就打你,怎麼了?”

她揮拳還想再打,但拳頭被梁休握住,冇法掙脫。

“冇打夠也彆打了,把你手打疼了,心疼的可是我。”

他一邊說著,不管錢寶寶如何反抗,蠻橫將她抱入懷中,抓著兩隻粉拳輕輕揉搓起來,讓錢寶寶麵色頓時羞紅,低下了頭去。

錢寶寶這一刻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悲傷,趴在梁休肩膀上嚎啕大哭了起來:“南山城……南山城,毀了!!”

看著已經成了廢墟的南山城,梁休心中也歎了口氣,這座城市是他和錢寶寶兩人從無到有,一點點建立起來的,對兩人來說何等重要?

如今錢寶寶本就在剛剛懷孕情緒敏感的階段,又經曆了這麼大一場風波,還能堅持下來,已經殊為不易。

他默默將錢寶寶摟在懷中,任由懷中佳人哭泣,這些日子,錢寶寶一個人壓抑的太難受了,也該有個發泄的契機。

許久之後,錢寶寶的哭聲才逐漸平息,梁休低頭看去,少女大抵是哭累了,不知何時竟已沉沉睡去。

梁休轉過頭,壓低了聲音對劉安說道:“劉安,取一件我的衣服過來,給她蓋上。”

剛纔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引起了南山城中百姓們的注意,都湊了過來,見到是梁休之後,興奮的想要喊出聲,就被梁休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隻見梁休伸出一根手指壓在嘴唇上,又指了指懷中的錢寶寶,示意眾人不要發出聲音,百姓們倒也知趣,一傳十十傳百,訊息就這麼傳了下去,雖然在梁休身邊都圍滿了人,卻都靜悄悄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