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迷茫的葉小魚

“之前在南山城城門,百姓們自發捐款,而神殿的那群貨色,也喜歡巧立名目,讓百姓們捐款,他們做的事情,不是一樣的麼?”

當然,就連葉小魚自己都冇有注意到,她已在悄然間被周圍的氣氛感染,說話的聲音都壓低了許多。

謝品文搖了搖頭,他來大炎是為了尋求幫助,在這之前,他就已經調查過許多關於梁休的事情,此前炎帝身中劇毒,所做的種種舉措,旁人看不出來,他可是清楚地很,那分明是做好了決定要將整個大炎交到梁休手中,所以說梁休是大炎的統治者也不為過。

一個國家的統治者受到百姓愛戴,在謝品文看來,多少都會有虛假的成分,百姓對統治者的崇拜愈發狂熱,背後編造的成分肯定就越多,可謝品文極力想從梁休做過的種種事情裡,找到一些能戳穿他虛偽麵目的證據,可找了許久才發現,梁休似乎真的和傳說中的聖人一般,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心實意為百姓們做事。

而百姓們對梁休的愛戴,也同樣是發自肺腑,不過葉小魚的這個問題,卻讓謝品文陷入了沉思。

沉吟許久,他才緩緩抬頭:“陛下,這個問題,老臣無法回答,老臣今夜欲拜訪太子殿下,不知陛下以為如何?”

葉小魚的真實身份,便是西陵女皇葉紅淚,也是古往今來第一位女皇,這原本是西陵神殿大祭司的鬼把戲,西陵皇族的男性都被神殿暗中害死,皇族血脈隻剩下了葉紅淚一人,才讓她坐上了皇位,等葉紅淚到了出嫁的年紀,隻要嫁入神殿,神殿就能徹底掌控整個西陵。

也正是為了擺脫被人把控的命運,葉紅淚才化妝成葉小魚,跟隨謝品文逃出西陵,來到大炎。

所以謝品文所說的拜訪太子,當然要帶著葉紅淚一同前往,等看清梁休是什麼樣的人之後,葉紅淚纔會決定要不要坦白身份。

當然,她並不知道的是,從葉紅淚進入大炎的那一刻開始,她的身份就已經被炎帝調查的清清楚楚。

葉紅淚點了點頭,心中莫名有了些期待,她遠遠看著那個在萬人簇擁中,隻是靜靜抱著懷中心愛之人一動不動的俊逸男子,不知為何,心中忽然生出了一個古怪念頭。

如果被他抱在懷裡的人是自己,那該多好。

這個念頭剛一蹦出來,就把葉紅淚嚇了一跳,那張極具異域風情的嫵媚臉龐上悄無聲息間用上一抹紅潮,連忙甩了甩頭,想把腦海中的綺念甩出去。

謝品文見到葉紅淚的臉色不對,被嚇了一跳,連忙問道:“陛下是身體不舒服?

那老臣便和大炎禮部的大臣說一聲,過兩日再去拜訪殿下?”

葉紅淚心中羞澀,哪敢說出心裡想法:“無妨,朕就是站的久了,有些吃力,你去和禮部的人說一聲吧,若是太子今晚有空,朕便隨你一起前去拜訪。”

謝品文心裡古怪,自家陛下實力雖然一般,那也是四品武者,就算扛個幾十斤的東西圍著整個南山跑一圈,那也是臉不紅氣不喘,怎麼站了一會兒就吃力了?

但葉紅淚既然這麼說,他自然也不敢多問:“陛下,那我們先回去休息一會兒?”

這一次,葉紅淚倒冇有拒絕。

兩人正要離開,忽然瞧見人群中一陣騷動,一道人影從山下走來,來到廣場,周圍的百姓們都紛紛讓開,給來人騰出了一條道路,定睛看去,才發現來人是個穿著一身黑衣的女子,見到葉紅淚眼裡好奇,謝品文出聲介紹到:“這位是大炎的長公主,也是最早開始支援太子殿下的人之一,如今是整個南山煤礦集團的董事長,據說如今身價已經突破了五億兩銀子。”

葉紅淚倒吸一口冷氣,五億兩銀子,那可是個天文數字,整個西陵一年的稅收也就五百萬兩,需要一百年的時間才能湊夠這麼一筆錢。

當然,除了稅收之外,神殿每年在西陵打著各種名號收上去的捐款,至少是稅收的數倍,可即便如此,跟長公主相比,那也是天差地彆。

“她一個人就有那麼多錢,難道彆人不會打她的主意麼?

而且我聽說不久之前,大炎還在為國庫空虛發愁,她為何不在這個時候為皇族做一份貢獻?”

謝品文,嗬嗬笑了起來:“陛下誤會了,老臣剛纔說的隻是她的身價,並不是說她真就有那麼多錢,而是那太子殿下弄出來的一種名叫股份的東西,據說如今一股的售價,是五百兩銀子,而這位長公主有十萬股股份,也就是五億兩銀子。”

“這其中的門道老臣也不太懂,是老臣之前在南山學院一門名叫經濟學的課堂上學來的,陛下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向南山學院的學子們請教。”

葉紅淚聽得雲裡霧裡,但聽說南山學院有人明白,眼睛立刻就亮了。

來到京都之後,他們為了表示誠意,主動到了南山城的南山學院裡學習,原本隻是為了告訴大炎的朝廷,隻要大炎願意幫我,我西陵的人也願意接受大炎教化。

可真到了南山學院之後他們才發現,這裡的種種知識,都是他們此前聞所未聞的體係。

在梁休的規劃中,原本在大炎文壇獨占鼇頭的文學,被劃分到了語文這一項裡,但對語文的要求卻降低了許多,除了語數兩門基本課程之外,梁休還開辦了地理、曆史、物理、經濟學、醫學等許多科目,並且為不同職位的官員製定了不同的要求。

比如戶部的官員除了基礎的語文數學要過關之外,代數、幾何也必須及格,同時也要在經濟學上有一定的造詣,而地方官員則必須在地理和曆史方麵過關,同時也要對經濟學有簡單的認識。

而這背後所有需要的知識,都會出自南山學院。

不過這些知識都裝在梁休的腦海裡,之前梁休已經給南山學院的人做出了大綱,目前正在由張公瑾為首的團隊在不斷研究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