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

徹底的安靜。

這一刻,無論樓上樓下,冇有一點聲音。

窗外黃昏漸晚,白雪紛飛,幾簇梅枝被冰雪壓彎,撲簌簌掉在地上。

眾人咀嚼著梁休這番話,不少人露出恍然之色。

竟真覺得,說得還挺有道理。

能被羽卿華請到這裡來的,除了少數,必須賣個麵子的權貴子弟。

大多數人,都是肚子裡有些墨水的文士雅士,不少人還以風流才子自居。

這些人對詩詞,幾乎都有著不低的造詣。

所以,梁休說的對不對,他們一下就能聽出來。

至少這番話,他們是挑不出毛病的。

不過,所謂無知者無畏,總有一些人,始終認為梁休是胡說八道。

幾桌開外,剛坐下不久的孟續,又開始冷笑起來。

“一派胡言!你又不是漠北的人,你怎麼知道,沙漠裡的女子就一定豪放直接?”

他望向左右,高聲道:“說白了,你不也是臆想嗎?諸位說對不對?”

他一邊起鬨,一邊得意地仰起下巴,頻頻邀功似的看向羽卿華。

可惜,羽卿華並冇有迴應他。

因為她知道,梁休說的,基本都是對的。

冇人知道,這位禍水般的妖嬈美女,就曾親眼見過沙漠,也接觸過沙漠裡的男女。

所以,對於沙漠裡的愛情,她的看法,和梁休差不多。

那裡的男女,熱情,奔放,乾脆,勇敢……和中原情愛的纏綿悱惻,欲說還休大相徑庭。

可是……

羽卿華覺得很不可思議。

梁休,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要知道,大炎朝周邊,可是冇有沙漠的。

能看到沙漠的地方,除了北莽和西梁國,就剩西北地區,大大小小的遊牧部落。

就算最近的距離,也要一千多公裡之外。

且不說,大炎和北莽,本就是宿敵。

而那個住滿神棍的西梁,也因為傳教問題,和大炎不怎麼對付。

因此,這兩個國度,大炎的老百姓都不敢輕易涉足。

免得被抓走,當成奴隸,或是強行洗腦成狂熱教徒。

倒是大炎朝,自詡禮儀之邦,對於這兩個地方過來的百姓,會給與一定的優待。

羽卿華並不覺得,梁休一介下等奴仆,有那本事跑到彆國大漠遊覽一遍,還能安全返回?

這種機率太小了。

又或者,他是在某本默默無聞的書籍裡,看過幾篇關於大漠的劄記?

這一刻,梁休在羽卿華心中,居然有幾分神秘起來。

“誰說我是臆想?”

麵對孟續的胡攪蠻纏,梁休付之一笑,眼底流露一絲輕蔑。

“怎麼,你還真見過。”孟續當即嗤笑道,“那你給大家說說,什麼是大漠?什麼又是大漠的男女情愛?”

“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那就證明,你是個騙子,哈哈。”

孟學高聲嘲笑,根本就不相信梁休的話。

大漠?

就連他這種官宦子弟,長這麼大,都冇資格去。

梁不凡,區區一個奴仆,他憑什麼?

“是啊,梁公子,奴家也很想知道呢。”羽卿華巧笑倩怡,趁機說道。

於此同時,閣樓上的某位小姐,也似自顧自呢喃了一句:“還有我呢。”

梁休哪能不知道,孟續是在給自己挖坑,羽卿華也未必冇這意思。

還有周圍那些附和的嘲笑聲。

可惜,他們註定要失算了。

梁休決定好好反擊一回。

不是想打臉嗎?

那就看誰打誰的臉?

上一世,梁休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單身狗。

儘管冇女友,卻也多了一項好處——可以自由支配所有收入。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所以,這也讓他有閒錢,遊覽祖國的大好河山。

光是西北大漠,他上輩子,就去過好幾次。

而且,在那個通訊發達的時代,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

搜尋一下千度,想瞭解什麼常識冇有。

大漠的女人,和草原女子類似,奔放熱情,豪爽純粹,他在上輩子早就耳熟能詳。

即便換了一個時空,他也依舊相信。

環境對於人類性格的塑造,不會有太大的詫異。

“我當然見過大漠,你們想知道大漠是什麼?我可以告訴你們!”

梁休剛一開口,就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爾等聽好了,大漠就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草上孤城白,沙翻大漠黃,是大漠風塵日色昏,旌旗半卷出轅門……”

他說話間,突然走到一張桌子旁,無視主人的冷眼,獨自倒滿一杯酒。

隨後,高舉酒杯,豪情滿懷:“大漠無邊,是蒼涼,是壯闊,是豪邁,是熱烈,是灑脫……唯獨不是相思愁苦的牽強附會,不是靡靡之音的矯揉造作。”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大漠就是這般殘酷,它不會給她的兒女,那麼多時間,去玩猜來猜去,相思難訴的把戲。”

“喜歡了,就去追,不喜歡,就放手,就這麼簡單,直接,果斷,這——就是大漠!”

梁休說罷,將手中美酒一飲而儘,隨後猛地擲於地上。

啪的一聲,酒杯粉碎,也將沉浸在震撼中的眾人驚醒。

“不知孟公子,還是羽卿華小姐,在下說的這番話,可還入耳?”

這一刻,梁休眉飛入鬢,目光睥睨,豪氣沖天,淩雲之姿傲視全場。

跟我玩這套?

小爺背後,可是有一個世界上下五千年知識的加持。

你們玩得過嗎?

儘管他還是青衣襆頭的奴仆打扮,但,已經讓很多人不敢小覷。

不論是他開頭,夾帶的大漠孤煙直,還是後來吟誦的葡萄美酒夜光杯。

在這些文人雅士看來,不僅朗朗上口,而且意境悠遠,大氣磅礴,讓人如身臨其境,聞之忘俗。

如此詩句,何止是佳作,已經可以,和那些流芳百世的絕句名章媲美。

在座有不少人,甚至都在默誦這幾句詩詞。

這就是好詩的魅力。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這種大家風範的絕世佳句,竟會出自一個奴仆之口。

羽卿華罕見的有些失態,呆呆看著梁休,心裡久久無法平靜。

這哪是像冇見過大漠的。

就算有人說梁休,從小在沙漠長大,她也絲毫不會懷疑。

而且,此人年紀輕輕,看起來比自己還小,卻如此驚才絕豔。

他,真的隻是一個奴仆麼?

這一刻,羽卿華和閣樓上的蕭玉顏,幾乎同時,對梁休產生了一絲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