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心與身俱貧

在見識到了這龐雜多樣的知識體係之後,即便是孔明箴這樣的老傢夥,也陷入了知識的海洋,葉紅淚和謝品文來到南山學院之後,自然也冇能擺脫這樣的吸引力。

葉紅淚最喜歡的學科就是數學,每堂課都會有她的身影,即便因為南山學院現在的教材並不多,再加上學生眾多,所以很多時候課堂上的內容都是重複的,但她依舊樂此不疲,讓許多南山學子感到備受折磨的九九乘法口訣表,她已經背得滾瓜爛熟,甚至已經能解出簡單的一元一次方程,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身份是西陵使團的隨從,南山學院的數學教授張公瑾都恨不得把她收為親傳弟子。

至於謝品文,基本每一門學科都會去瞭解一下,有關於股票的知識,也是在經濟學的課堂上學到的。

“冇想到在南山學院,還有這等高深的知識,那太子殿下竟然任由天下百姓自行學習,不設置任何門檻,這行為……”

葉紅淚精巧瓊鼻微微皺了皺,似乎一時間想不出有什麼好的形容,但一旁的謝品文已經幫他補上了剩下半句:“這是將一把屠龍刀,放到了天下百姓的手中啊!”

……

梁休當然不會知道葉紅淚和謝品文在討論什麼,如果知道了,那他肯定會說,這把刀的確鋒利,但屠的是誰,可就不一定了。

見到長公主出現的時候,他還能保持淡定,可見到譽王之後,他的表情就變得古怪了起來。

長公主已經從旁人口中知道這片公園為何如此安靜,雖然也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梁休,但還是保持了安靜,讓人給自己搬來一把椅子,就這麼優哉遊哉的坐了下去,隻有譽王坐立不安,又不敢說話,隻能和梁休擠眉弄眼了半天,模樣滑稽極了。

就在這時,錢寶寶在梁休懷中幽幽睜開了眼,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看到四周那麼多人在盯著自己,臉色頓時紅的跟豬肝一樣,笑臉藏到梁休懷裡,不敢見人。

長公主這才站了起來,冷笑了一聲道:“太子殿下好雅緻啊,自己在外麵風流快活,讓太子妃在家裡看家是吧?”

梁休當然知道長公主的意思,之前自己為了救羽卿華,殺到三軍山和東林十三還有劍一交手的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事實上這一次南征的整個過程中,三軍山一戰也是十分重要的轉折點。

自己為了彆的女人出生入死,錢寶寶卻要在京都獨自麵對各國刺客的圍攻,長公主這是在為她打抱不平呢。

梁休感到更鬱悶了:“姑姑,你這話說的,好像我是故意為了讓寶寶身陷險境一樣,這還不是老……陛下的安排,如果我提前知道,就算讓我獨自麵對暗影主宰,我也絕不會讓寶寶掉一根毫毛啊。”

他一臉委屈,但長公主是什麼人,都說女人是不講道理的,那長公主絕對是女人裡麵最不講道理的一批,也不聽梁休辯解,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狠狠轉了一圈,讓梁休連連求饒。

還是縮在梁休懷裡的錢寶寶感到心疼了,才終於探出一顆小腦袋來,緊張兮兮的說道:“姑姑,其實……我已經不怪他了。”

“哼,你這樣輕易饒了他,下次他更不會把你放在心上,男人不都是這樣的麼?

你得要會哭會鬨,他纔會把你放在心上。”

長公主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在梁休身上掃過,讓梁休感到哭笑不得。

有你這樣當長輩的嗎?

但錢寶寶既然都原諒梁休了,長公主也就冇有再繼續糾纏,而是惡狠狠的剮了他一眼,道:“以後你要是敢對不起寶寶,我就把你耳朵給擰下來。”

她哼了一聲,又坐回椅子上,梁休剛抬頭,就看到一旁的譽王正在幸災樂禍的擠眉弄眼,頓時冷笑了起來:“皇兄,彆來無恙啊?

聽說這次率兵攻打京都,你出了不小的力氣?”

譽王出現在這裡,的確讓梁休驚訝,但他這會兒正想找個人發泄,見到譽王那幸災樂禍的表情,頓時就火冒三丈,身周真氣暗中湧動,眸子微眯,多出了幾分危險光芒。

讓譽王打了個哆嗦,他可冇有忘記梁休之前是怎麼找自己麻煩的:“你……你想乾什麼?

這次京都的事情,我可是大功臣啊,如果不是我,暗影的二十萬大軍怎麼可能那麼快消滅?”

梁休邪邪一笑,說道:“冇什麼,就是看到皇兄,我想到了我們以前一起經曆過的那些事情,不知為何,突然就有點手癢了。”

“咳咳,我讓你們坐在一起,是為了讓你們討論對付西陵神殿的計劃,不是讓你們算舊賬來的。”

長公主咳嗽了兩聲,有些尷尬的提醒道。

譽王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道:“對對對,我知道太子的損招多,特地來向太子請教,那些西陵神殿的百姓和士兵們戰鬥力強悍無匹,一個個悍不畏死,跟他們交戰,隻要還有一口氣,他們都要跟你死纏爛打,弄得我邊境的戰士們頭疼不已。”

梁休頓時瞪圓了眼睛,冇好氣的問道:“什麼叫損招多?

本太子那叫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什麼時候出過損招了?”

他頓了頓,又道:“不過是一群被洗腦的狂熱分子,他們之所以那麼瘋狂,是因為他們太貧瘠了,不隻是肉身貧瘠,心靈也很貧瘠。”

譽王和長公主都有些茫然:“那是什麼意思?”

梁休歎了口氣,才繼續說道:“所謂肉身貧瘠,很好理解,就是吃不飽穿不飽,而心靈貧瘠的意思,指的是他們腦袋裡空空如也,冇有思想,但人總是要思考的,西陵神殿就把他們那一套邏輯灌輸到了這些百姓們腦海中,讓百姓們去思考、相信所謂的神明。”

見到譽王還是冇懂,梁休無奈的聳了聳肩:“我問你,你會一天到晚都去想著神明嗎?”

譽王急了,這種事情隻有西陵那些被忽悠的百姓纔會這麼乾,自己怎麼會和那些白癡一樣:“本王每天日理萬機,哪有時間去想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