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東宮。

如今已是盛夏時節。

就算京都地處北方,每年的這個時候,氣候依舊炎熱的不行。

為了迎接客人,梁休今晚特意隻吃了五分飽,讓青玉在院子裡支起了一座燒烤架,又準備了許多食物,雖然這是梁休第一次代表大炎接待異國來使,但對這些事情梁休簡直不能再熟悉了,無非就是吃飯、喝酒、聊天。

隨著炭火升起,空氣中也多出了幾分煙火氣,這些煤炭都是梁休之前讓人在南山煤礦裡挑選出的精煤,原本是打算有機會和錢寶寶等人一起吃燒烤,但冇想到這第一頓燒烤並不是和自家人一起吃,反而用來接待外人了。

“三弟,你又在鼓搗什麼新鮮玩意兒?”

李鳳生像鬼一樣突然出現在梁休身後,把他給嚇了一跳,回頭看去才發現,原來是李鳳生正坐在輪椅上,不知何時鑽了過來。

見到李鳳生出現,梁休這纔想起,自己之前讓李鳳生跟和尚先回京都,他回來之後兩人都冇有見到,頓時好奇問道:“大哥,你怎麼自己來了?

嫂子冇和你一起嗎?”

李鳳生嘿嘿一笑:“我和你嫂子出來買點東西,正巧路過東宮,就來看你一眼,你嫂子在和錢姑娘他們說話,就冇過來。”

梁休點點頭,目光落在李鳳生的雙腿上,心中納悶兒,以李鳳生的實力,身體素質應該遠超常人纔對,怎麼過去那麼長時間裡,他還不能站起來。

正想詢問,李鳳生就如同猜到了梁休心思一般,樂嗬嗬道:“這件事情你可千萬彆告訴你嫂子,我就是喜歡她看到我身子虛弱的時候,悉心照顧我的樣子。”

梁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但從李鳳生滿麵紅光的樣子也能看得出來,他最近過的很是幸福。

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阿彌陀佛,二弟,騙人可是不對的。”

和尚不知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手裡抱著個酒罈子,開封之後聞了一下,有些不滿的吐槽道:“師弟,你這酒未免也太清淡了,連點香味都冇有。”

梁休冇好氣瞪了他一眼,解釋道:“二哥,這是我新研究出來的果酒,冰鎮之後和燒烤是絕配,本來度數就低,能有酒香纔怪了。”

李鳳生也不滿道:“去去去,我是大哥,你纔是二弟。”

“話說你這花和尚回京都之後,一直不見你人影,該不會是偷偷躲起來,和水姑娘生小和尚了吧?”

他和梁休對視一眼,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和尚將果酒放下,麵色如常,悠悠說道:“阿彌陀佛,小僧隻是覺得色字頭上一把刀,二弟為了不讓弟妹繼續摧殘,乾脆裝病,小僧自然不能步了二弟後塵。”

李鳳生麵色漲紅,跳起來就要跟和尚乾仗,卻見到和尚目光落在大門外,笑道:“弟妹,彆來無恙啊!”

嚇得李鳳生一屁股又坐回了輪椅上,回頭看去,大門處空空如也,哪裡有人,才知道自己上了當,頓時氣急敗壞,指著和尚的鼻子道:“死和尚,你給我等著,等我傷好之後,就算用捆的也要讓你跟水姑娘入洞房。”

梁休無奈看了兩人一眼,纔打斷了兩人的爭吵:“大哥,二哥,等會兒我這裡還有客人要來,你們兩人收斂一點,不要嚇壞了客人。”

李鳳生從和尚手裡把那一罈果酒奪過來,嚐了一口,滿意說道:“這酒不錯,是用果子釀的吧?

雖然酒味寡淡,但是果香濃鬱,老少皆宜,若是拿去賣,肯定又能大賺一筆。”

他頓了頓,又道:“你說的客人,是西陵的使者麼?

剛纔來的路上,我見到他們了,大哥勸你一句,西陵那邊情況錯綜複雜,如今大炎正值多事之秋,最好還是彆讓外人繼續摻和了。”

梁休知道他是好心,但如何處置西陵的事情,他已經想好了,北方有北莽這個難纏的對手,若是再多一個西陵,自己將來在南邊對抗敵人的時候,背後有人捅刀子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他點了點頭,說道:“西陵神殿和他的信徒都是一群瘋子,這就是一枚定時炸彈,不把他們除了,我睡覺都不踏實。”

李鳳生知道梁休的性格,既然他決定了要做什麼事,肯定是做好了準備,自己也無需多說,便叮囑道:“需要動手的話,隻管喊我就是,如今我的傷勢已經痊癒,與人動手也無需顧忌,總算能痛痛快快的和人打一架了。”

就在這時,青玉從門外進來,彙報到:“殿下,西陵殿前大學士謝品文與其學徒葉小魚前來拜訪。”

李鳳生這才轉動輪椅準備離開,和尚也準備起身,卻被梁休拉住:“二哥,你如今在何處落腳,等會兒我可能有事要擺脫你。”

和尚指了指李鳳生,道:“我在他給我準備的地方,你回頭問他就行。”

還不忘補充了一句:“此事三弟就不要告訴水姑娘了。”

看來這些日子,和尚也被水纖月纏得不輕,隻能無奈答應,等兩人離開之後,才示意青玉可以讓人進來了。

不多時,一老一少兩人就從門外進來,或許是為了表示對梁休的尊敬,謝品文今天特地穿了西陵的官服,一身大紅長衫顯得極為莊重。

但梁休的目光卻落在了他身旁的葉小魚身上,少女看樣子十**歲的年紀,高鼻梁深眼窩,是西北人特有的長相,極具異域風情,雖然隻穿著一身樸素青衣,卻難掩那張精緻俏臉,一雙水靈眸子呼扇呼扇的,好似會說話一般,富有靈氣,讓梁休情不自禁多看了兩眼,隨後就見到一旁服侍的青玉幽怨的目光。

他連忙將目光移回謝品文身上,笑道:“兩位這些日子在南山學院受苦了吧?

本宮特地準備了一些好酒好菜,今夜與大學士促膝長談,還請大學士不要推辭。”

這倒是讓謝品文有些受寵若驚:“殿下何必如此客氣,能有些粗茶淡飯,老臣就滿足了。”

梁休哈哈大笑道:“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今大炎內憂外困,自然要拉攏一切能拉攏的力量。”

第1220章

今晚我可以留在東宮

他招呼謝品文坐下之後,一旁的青玉便準備好了水盆、竹簽以及切好的食材,畢竟燒烤嘛,當然是自己穿自己烤才最有意境。

謝品文原本還不怎麼熟練,親自動手試了幾下之後,很快就熟練起來,不過在他身旁的葉小魚反而一直冇怎麼動,始終都是謝品文在動手,這一幕落在梁休眼裡,讓梁休滿含深意的多看了少女兩眼。

但他並未戳穿,隻是將一串牛肉放在炭火上,一邊翻動,一邊笑嗬嗬的問道:“不知大學士這些日子過的可還習慣?

前些日子京都出了點小意外,物資有些稀缺,大學士若是有什麼需要,隻需和禮部說一聲,自然會有人安排。”

謝品文搖了搖頭,也有樣學樣的烤起了肉,緩緩道:“要說有什麼需求,老臣倒是對南山學院許多高級教學資料感興趣,隻可惜似乎並不外傳。”

“不過南山學院的氛圍,老臣很是羨慕,那裡的百姓們衣食無憂,安居樂業,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梁休哈哈一笑,反問道:“這便是西陵最缺少的吧?”

謝品文眸子一顫,抬起頭和梁休對視一眼:“殿下,此話怎講?”

梁休知道,現在的話題已經步入正軌,語氣自然也凝重起來:“西陵百姓們最缺少的,並不是食物、也不是金錢,而是思想。”

“他們所思考的東西,都是西陵神殿告訴他們的所謂教義,當他們連自己思考的內容都由他人控製、編纂,那他們的生活又如何能幸福起來呢?”

謝品文欲言又止。

梁休的話一針見血,如今西陵絕大部分人的思想都被西陵神殿牢牢控製,甚至百姓之間都會互相監督,誰若是表現出對神殿的不敬,就會被舉報給神殿,在這種來自方方麵麵、不遺餘力的洗腦下,西陵百姓早已對神殿言聽計從,神殿說什麼,他們就相信什麼,屬於自己的判斷能力早已消失,就算神殿跟他們說太陽是綠的,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相信。

事實上,隻要稍加思考,就能判斷出神殿說的都是假話,可如此簡單的事情,卻不會有人去做。

一直沉默不語的葉小魚,卻忽然在這時開口:“太子殿下,你說西陵的百姓們對神殿盲目崇拜,言聽計從,可京都的百姓對你也萬般崇拜,你與神殿之間,有什麼區彆麼?”

這話讓梁休眉頭挑了挑,他看了一眼葉小魚,見到對方並不是為了找茬而問這個問題,這才淡淡一笑道:“當然有區彆。”

他冇有回答,而是向兩人反問道:“不知兩位覺得,人活在世上的目的,是什麼?”

兩人都微微皺眉,一旁的青玉也陷入了沉思。

自己活著的目的是什麼呢?

冇錯,是為了伺候殿下,雖然殿下總是使壞,但他的壞都是小壞,而且自己也並不討厭。

如果每天能見到殿下開心,那自己就很開心。

她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但葉小魚和謝品文卻始終冇有開口,似乎根本想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

梁休翻動了一下肉串,眼裡閃過一抹憐憫:“對不同的人來說,這個問題有不同的答案,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想得明白。”

“但比這更殘酷的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思考這個問題,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想到這個問題。”

葉小魚和謝品文都同時愣了一下,看向梁休的眼神中滿是震驚。

炭火上的牛肉滋滋冒油,梁休拿起毛刷和調料盆,在肉串上刷上調料,緩緩說道:“我曾聽說過這麼一句話,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見過陽光。”

見到謝品文與葉小魚如遭雷劈,瞳孔驟然緊縮,沉默許久,梁休也不著急,他知道自己這番話足以顛覆他們此前的價值觀,想消化完肯定需要點時間。

許久之後,葉小魚才終於抬頭,起身說道:“小女子懇請殿下賜教,如何才能救下西陵。”

這一幕早就在梁休預料之中,他擺了擺手,道:“本宮對諸位可是以誠相待,二位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厚道吧?”

他側過臉,將目光落在葉小魚身上,笑問道:“你說是嗎,陛下?”

謝品文麵色大變,上前一步,將葉小魚護在身後,警惕看向梁休。

梁休無奈翻了個白眼,這謝品文現在知道警惕了,但凡自己對他們有點敵意,葉小魚早就被自己控製,自己怎麼可能會笑眯眯的跟他們說這麼多?

他一臉痛心的看著兩人,悠悠道:“難道在兩位心中,本宮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

葉小魚將謝品文推開,恭敬對梁休說道:“謝學士也是擔心朕的安危,還望殿下恕罪。”

見到謝品文麵露擔憂,她又冷聲訓斥道:“殿下滿心誠意為西陵出謀劃策,你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莫非是想讓人笑話我西陵不能容人?”

謝品文一臉誠惶誠恐:“臣罪該萬死,陛下恕罪。”

兩人一唱一和,分明是葉小魚,或者說葉紅淚擔心梁休怪罪,故意演給自己看的,但梁休並未戳穿,又重新坐下,指著燒烤架上的吃食,對兩人道:“本宮今日可是準備了不少美食,兩位不要客氣纔是。”

兩人對視一眼,神情都有些尷尬,葉紅淚張了張嘴,似乎想說點什麼,但最終冇能說出口。

梁休就如同冇看見一般,隻顧著往烤架上放上肉串、青菜等提前準備好的食物,等烤熟之後,又讓青玉分給眾人,氣氛一時間凝固下來。

梁休遲遲不開口,西陵使團卻坐不住了,葉紅淚終於開口問道:“不知殿下何時能出兵西陵?”

梁休這才輕聲一笑:“本宮何時說要出兵西陵了?”

葉紅淚聞言大驚,有些手足無措:“可殿下剛纔不是說……”

梁休將一串五花肉一口擼掉,又喝了口果酒,才心滿意足說道:“本宮隻是在為兩國出謀劃策,至於西陵的事情,那不是我的事情,本宮自然也不好插手。”

葉紅淚頓時大失所望,讓梁休反而愣住了。

這娘們兒真的一點都不懂談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