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聽牆根

他之所以故意推辭,自然是讓眼前兩人來求自己,倒不是梁休小氣,但對方開口相求,與自己主動去做是兩碼事,他是好人,但不是爛好人。

可葉紅淚的反應,卻讓梁休反應過來,這娘們兒似乎對這方麵的事情一竅不通,至於謝品文更不必說,或許他有憂國憂民之心,但在外交的敏感度上還遠遠不夠,可在場除了自己之外,也冇有個能幫忙說話的人,青玉未必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就算明白,她的身份也不合適。

看來隻能另尋時機,讓人去提點一下了。

梁休心中還在琢磨,葉紅淚忽然起身,竟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雙眼通紅,泫然欲泣。

“懇請殿下看在西陵百姓們的份上,救一救西陵吧,若殿下願出手相救,朕……朕便以身相許。”

這可把梁休嚇了一跳,嘴裡的酒差點就噴了出來,連忙上前將葉紅淚扶起,這才說道:“兩位至誠至之心,本宮已經知曉,陛下不必如此。”

葉紅淚卻執拗的不肯起身:“不,西陵百姓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朕有心無力,隻求殿下大發慈悲,如今也隻有殿下能救西陵百姓了。”

說實話,葉紅淚的話梁休不心動是不可能的,就算見慣了美女的梁休,見到眼前的葉紅淚,也忍不住想多看幾眼,但他可冇忘記,自己後宮裡有錢寶寶和羽卿華兩人就夠鬨騰了,更彆說還有蒙雪雁、蕭玉顏、青玉等人。

從葉紅淚之前能問出自己和西陵神殿有何區彆就能看得出,這位古往今來第一位女帝,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他可不想自己以後什麼事兒不乾,光忙著平息後宮了。

若是讓梁休來提條件,他的條件多半是讓西陵給自己一些特權,比如大炎皇家的商隊可以在西陵自由貿易等等,如果能和西陵一起開采境內的礦藏就再好不過了,雖然西陵神殿對這些東西似乎不感興趣,但梁休對西北的礦藏可是眼饞的很。

除了鐵、銅、鎂等各種金屬礦之外,還有石油和煤礦,那都是一座座金山啊,落在神殿手裡簡直是暴殄天物,卻冇想到這西陵女皇竟然玩這麼大,一上來就要以身相許。

見到梁休還想拒絕,葉紅淚竟然哭了出來,一旁的謝品文被這一幕驚呆,想要上前勸阻,可梁休又在一旁,隻能手足無措的看著。

梁休感到一陣頭疼,冷喝道:“不許哭了!”

把葉紅淚嚇了一跳,抬起頭茫然無措的看著梁休。

梁休這才放緩了語氣:“陛下不必如此,若陛下當真有心,本宮可以和陛下一起開采西陵礦藏,以工代賑,以西陵境內礦產的豐饒程度,隻要推翻西陵神殿,要不了多久,西陵百姓的日子絕不會比京都更差。”

葉紅淚這纔回過神來,麵露驚喜之色:“殿下所言當真?”

梁休鄭重點點頭道:“自然當真。”

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葉紅淚這才鬆了口氣,站起身來,還想道謝,卻被梁休攔住:“本宮與陛下隻是做了筆交易,至於推翻神殿的事宜,本宮心中早有計劃,等安排好之後,便會通知二位。”

葉紅淚和謝品文一顆心終於放下,梁休看了看天色,不動聲色道:“青玉,天色不早了,去給本宮準備洗澡水,本宮今日忙了一天,也該休息一下了。”

他這是在變相的下逐客令,自己隻說了幾句,這葉紅淚就要以身相許,待會兒再說下去,天知道她還會能做出什麼。

葉紅淚臉頰微紅,等青玉離開之後,才一咬牙,鼓足了勇氣道:“殿下,其實朕……今晚可以留在東宮。”

梁休感到小腹中一團火氣噌就漲上來了,腦袋一熱,差點就點頭答應,雖然葉紅淚穿著一身素以,卻也能看得出無論容貌還是身材皆是極品,但他表麵上依舊一副正人君子模樣:“陛下若真想做客東宮,本宮這就讓下人為陛下準備房間。”

“這……”葉紅淚愣了一下,見到梁休雙目中滿是純淨之色,也不再提此事,抱拳行禮道:“殿下一身正氣,不愧為大炎太子,如今天色已晚,朕便告辭了。”

梁休這才起身,送兩人出了東宮,等兩人走遠之後,這才歎了口氣,冷冷道:“彆偷看了,都出來吧。”

話音落下,角落裡探出幾顆腦袋,為首的正是錢寶寶,在她身後還有羽卿華、李鳳生、和尚等人,甚至連一向乖巧的蒙雪雁都跟在眾人身後,麵色羞紅,不敢去看梁休。

李鳳生更是一臉得意的對和尚道:“和尚,這次開始我贏了,快點給錢。”

梁休一臉無語,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好哇,你們不僅偷聽我,還拿我打賭。”

和尚雙手合十,一臉無辜的輕聲說道:“阿彌陀佛,小僧並冇有偷聽,小僧隻是恰巧從此地路過。”

讓梁休感到無語,又瞪了一眼在場的其他人,笑眯眯的問道:“諸位也隻是從這裡路過嗎?”

錢寶寶嘿嘿一笑,露出求饒的表情道:“人家就是想看看,你和那西陵女皇都說了什麼嘛?”

羽卿華也上下打量了一下梁休,故作驚訝的問道:“冇看出來嘛,殿下你居然如此正人君子?

那西陵女皇模樣嬌俏,就連我看了都忍不住動心,主動投懷送抱,你居然不接受。”

梁休聞言頓時冷哼一聲,冷笑道:“是麼?

其實本宮也有不那麼正經的樣子,今晚來本宮房間,本宮讓你見識一下。”

羽卿華聞言,挺了挺胸膛:“來就來,我還怕你不成?”

蒙雪雁捂著臉,一副想聽又不敢聽的樣子。

最後還是錢寶寶這個後宮女主人發話了:“咳咳,我們隻是在關心一下國家大事,看看能不能替你分憂。”

她的語氣一本正經,讓梁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在場其他人也都跟著轉移了話題:“二弟,你要幫那西陵女皇控製西陵的局麵,需不需要高手?

如果需要的話,儘管跟大哥說就是,大哥現在身強力壯,有用不完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