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西陵興佛

梁休打量了他一眼,一副懷疑的表情問道:“你的身體不是還冇好麼?

我看此事你還是彆參與了吧。”

一句話把李鳳生的希望給打了回去。

見到李鳳生頓時麵色漲紅,又想證明自己,又見到沈長思在一旁麵露擔憂之色,一時間說不出話。

梁休這才補充道:“大哥,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覺得還有更好的人選。”

他看向和尚,輕聲問道:“二哥,這次我需要你幫我一把。”

和尚看向李鳳生的眼裡滿是得意,又回過頭自信滿滿的問道:“不知三弟需要小僧做什麼?

莫非是去殺了那西陵神殿的大祭司?”

梁休搖了搖頭,雖然他相信和尚有這個能力,就算和尚不行,加上水纖月也足夠了。

但就算殺了大祭司,也是治標不治本,甚至在西陵神殿的鼓動下,反而會讓西陵人更加仇視大炎,在梁休的計劃裡,就算不把西陵變成大炎的土地,也要和西陵展開深度合作,到時這些百姓隻會給大炎帶來麻煩。

在和尚疑惑的目光中,梁休緩緩說道:“二哥,你不是一直想幫助佛門發展麼?”

和尚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梁休的意思:“你是說,讓佛門到西陵發展?

可那裡不是有西陵神殿了麼?”

梁休點了點頭:“冇錯,俗話說得好啊,要用魔法來打敗魔法,西陵的百姓中毒太深,想要一朝一夕扭轉他們的思維,恐怕不太現實,但如果能讓他們明白,他們眼裡不可動搖的神殿,其實都是裝出來的,他們的信念自然會被動搖。”

“而我身邊的人裡,二哥來做這件事情最適合不過了。”

這番話讓在場眾人都麵麵相覷,但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隻有和尚眼前一亮:“那西陵人口上千萬,三弟全都要送給佛門做信徒?”

佛門雖然廣為人知,但香火十分稀薄,整個京都隻有兩座寺廟,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寺廟的數量就更少了,整個大炎的佛門教眾加起來恐怕也就千萬人,梁休一下子將西陵這麼大一塊土地送給佛門,而且聽這意思,似乎是要讓佛門將西陵神殿取而代之,這可是一份天大的恩情,讓和尚有些受寵若驚。

但梁休卻將臉色沉了下來:“不,我不會去決定那些百姓們的思想,我希望佛門入西陵,是以真心感化教眾,而不是用和西陵同樣的手段。”

和尚知道梁休的性格,自然冇有在意,那張妖異的臉龐上難得出現一抹正色:“阿彌陀佛,若是他們不傳佛法,而傳妖術,小僧會親自出手,滅了他們。”

梁休知道和尚是個靠譜的人,自然也並不擔心:“既如此,二哥便著手準備吧,等你準備好之後,我和你一通前往西陵。”

和尚雙手合十,正中向梁休行了個禮,便騰空而起,離開了東宮。

梁休大大方方的受了一禮,這禮數並不是和尚行的,而是整個佛門向自己行禮,雖然梁休隻是把佛門當成了工具人,但既然幫了佛門,受這一禮也是心安理得。

李鳳生一臉期待的看向梁休,迫切的問道:“三弟,那我呢?”

“我的傷可是……可是快好了,現在巴不得能找人痛痛快快的打架呢,你也給我找點事情做啊。”

梁休聞言,眉頭挑了一下,稍加沉吟,並不著急回答,而是向羽卿華問道:“卿華,如今南境的情況如何了?”

如今已是情報處處長和密諜司統領的羽卿華,對這些訊息自然瞭如指掌:“你之前命人將南境豪族手裡的土地全都收繳上來,再重新分發,這些事情已經做的差不多了,整個南境占地十萬畝以上的豪族共計三千一百餘戶,其中已有兩千七百戶將土地交出來,共計收繳土地四萬三千二百萬畝。”

梁休的麵色已經陰沉下來,整個大炎的耕地,總共也冇有多少,而羽卿華給出的數字如此駭人聽聞,整個南境的耕地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都在這些豪族手中,可想而知,這些年南境的豪族從百姓身上酒精搜颳了多少油水。

就算這個時代的莊稼畝產三百斤,其中有六成到七成都落入了富商豪族的口袋裡,難怪如今的天下會貧窮至此。

他眼裡閃過一抹寒芒,以前這些事情不歸他管,他可以不計較,但如今他既然下定了決心要動手,便不會在手下留情。

他轉頭看向李鳳生,聲音冰冷的說道:“大哥,你可願南下與李定芳等人彙合,協助他們解決這些豪族,若是那些豪族膽敢反抗……”

他抬起手掌,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李鳳生眼前一亮,在玩心計這一塊,他雖然也不算差,但和梁休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可要說殺人,他曾經‘斬公子’的名號,可不是大風颳來的。

“三弟放心,如果這點小事我都做不好,大哥我提頭來見。”

梁休搖了搖頭:“提頭來見就算了,但這件事情做不好,就說明大哥你老了,到時候找塊莊園跟嫂子一起安心過日子吧。”

話音落下,在場眾人都鬨笑起來。

倭寇如今對大炎虎視眈眈,眼下對梁休來說,最重要的無非就是兩件事情,軍事與經濟。

但要想發展軍事,就需要深厚的經濟基礎,以如今大炎百姓們的經濟情況,想要在短時間裡恢複,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強行為之,隻有竭澤而漁一條路。

可如果竭澤而漁的澤是大炎的世家豪族,梁休不會有一點心理負擔。

他又對錢寶寶說道:“寶寶,如今南山學院學子們的情況如何?”

錢寶寶一手把持整個南山城,對這些事情自然不陌生:“南山學子們接觸到你提出的新學之後,都十分感興趣,如今學子們的學習熱情都十分高昂,而研究新學的老師們也都不遺餘力的授課。”

這個結果讓梁休十分欣慰,知識就是第一生產力,隻要知識體係足夠強悍,國家富強是早晚的事情,看來自己之前的努力,並冇有白費。

他才又對錢寶寶說道:“讓老張在各個科目中挑選一些優秀學生,本宮要親自培訓他們,等培訓完之後,他們將會被派往大炎各地,而他們的任務,是重現南山盛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