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吃!”

小丫頭將饅頭遞給男人,卻被男人塞回小丫頭懷中,笑道:“丫頭,你吃,爹不餓。”

一道人影忽然停在了兩人麵前,讓男人愣了一下,抬頭看去頓時臉色大變,眼前之人並非彆人,正是李定芳和李大力並肩走來,他連忙在兩人麵前撲通跪地,緊張道:“大……大將軍,小的冇看到大將軍到來,失了禮數,還望大將軍恕罪。”

李定芳的目光在他身上掃過。

眉頭微蹙,片刻後又舒展,淡淡問道:“軍中多的糧食冇有,但本將軍至少能保證你們頓頓吃上飯,你為何不去軍中領取糧食?”

男人聞言,慚愧的低下頭去:“我們將軍說,過兩日大軍就要攻打昌州,這些糧食應該先供應給攻打昌州的戰士,我們這些上不了戰場的人,不配吃飯。”

“豈有此理!”

李大力聞言頓時火冒三丈:“大將軍早已說過許多次,這片天下並不屬於某一個人,而是屬於天下每一個人,無論男女老幼,隻要不是行凶作惡之輩,就有活下去的權力,為何不許你吃飯?”

他話剛說完,就被李定芳攔住:“肚子餓了吧?

拿去吃吧。”

他從懷中取出一塊肉餅,遞給了男人,讓男人頓時愣住,看向李定芳的瞳孔劇烈顫抖:“多謝大將軍,多謝大將軍。”

男人正想把這塊肉餅遞給自家閨女,卻被李定芳打斷:“本將軍說了,這是給你的。”

他又蹲下身來,俯身來到小丫頭的麵前,露出一抹和藹笑意,問道:“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大將軍,我叫柳兒。”

小丫頭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小牙齒,雖然麵色有些蠟黃,卻長著一雙極富靈氣的眸子。

“原來是柳兒,那柳兒想吃肉餅嗎?”

李定芳指了指他父親手中的肉餅,笑問道,卻見到小丫頭搖了搖頭,奶聲奶氣的說道:“柳兒不喜歡吃肉餅,給爹爹吃。”

但她那雙眼睛分明在父親手中的肉餅上打轉,一刻都未曾離開。

這一幕讓李定芳頓時心情大好,又從懷中取出一塊肉餅來,問道:“你剛纔說不想吃那塊肉餅,那這塊肉並你想吃嗎?”

小姑娘嚥了咽口水,看了一眼自家父親,終於控製不住心中的念頭,點頭說道:“想!”

李定芳這纔將肉餅遞過去,等小姑娘接住之後,笑著說道:“本將軍可以送你一塊肉餅,但不能每天都送你肉餅。”

“你要記住,人生在世,想要的東西,都應該靠自己的雙手換來,等過些日子,你們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土地,會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等到那時,我希望能你們能勤加耕種,辛勤勞作,用雙手滿足自己的願望。”

李定芳淡淡說道,語氣卻極為堅定,讓小姑娘看向他的眼神有些發呆。

他緩緩起身,卻冇再繼續往軍營深處走去,這一對父女也是流民大軍的一員,在這種天災**裡,女人和小孩是最難保住性命的人群,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這小丫頭的母親選擇了犧牲自己,給小女孩留下了活下去的希望。

這樣的貧民數不勝數,李定芳今日能救下一人,卻不能救下所以人,他自然不忍心去看。

“快了,你們彆急,很快就好了!”

他在心中暗暗默唸著,悄然間握緊了拳頭。

……

昌州城,昌王府。

墨葛手持一封書信,快步來到府上,在一個穿著錦緞華服,溫潤如玉般的男子麵前恭敬停下:“王爺。”

男子正是昌州城百姓心中的昌王殿下,他看了一眼墨葛,沉聲問道:“那個人有訊息了嗎?”

說話時雖然麵色平靜,但微蹙的眉頭和不停搓動的手指卻暴露了他的心情:“他說去一趟南境,回來之後,昌州的困境便可不攻自破,眼下已經過去了那麼久,為何遲遲冇有訊息?”

墨葛看了他一眼,眼底閃過一抹不屑冷笑,但表麵上依舊波瀾不驚,平靜說道:“王爺,在下不敢胡亂猜測,但前些日子南境大軍大批撤退,恐怕那位如今的處境……已經凶多吉少了。”

他口中所說的哪位,指的自然是真昌王,不過墨葛倒是清楚的很,如今的真昌王早已經化為白骨,不知被埋到哪裡去了。

但他清楚,可不代表他麵前這位昌王殿下也清楚。

為了不打草驚蛇,南境一戰,昌王現身的訊息被梁休下了封口令,誰也不許說出去,而墨葛是炎帝的棋子,自然不會亂說,但想到這幾日傳來的書信,他也暗中給這位假昌王施加了一些壓力。

果然,聽到墨葛的答覆之後,假昌王就變得神情凝重,眼神中光芒閃爍,暗中咬緊牙關,臉上寫滿了不甘:“怎會如此?

他不是說他手中有從西洋人手裡買來的火器,如今已立於不敗之地麼?”

他的眼裡佈滿血絲。

墨葛在一旁靜靜看著,心中冷笑,那昌王花了天價從西洋人手中買來的火器,真麵目隻是西洋人淘汰下來的廢品而已,彆說是西洋人了,就算是當今那為太子殿下的手中,都有更勝一籌的兵器,隻憑這一招,就足以讓墨葛心悅誠服。

如果不是梁休還用得上他,他早就從昌州離開,去京都投奔太子殿下了,據說這位太子殿下設立了一座學院,傳授的不再是四書五經,而是一種名為科學的學科,隻要學好科學,就能知道該如何製造燧發槍,如何製造火藥,而墨葛化名中那個墨字的由來,正因為他是墨家傳人,與梁休提出的種種新奇學說不謀而合。

如今大局已定,也該到收盤的時候了。

他看向假昌王的眼裡,閃過一抹寒芒,恭敬彎下腰去,對假昌王說道:“殿下,這幾日城外的探子越來越多,各方人馬都在蠢蠢欲動,還望殿下早做決定。”

假昌王心中又何嘗不知,暗暗咬牙,眸子眯起,冷笑道:“這些人終於坐不住了啊。”

“傳本王命令,讓城中軍隊守住四方城門,墨先生,本王到時能否離開昌州,可就全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