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水壺燒水就能產生這麼強的威力,的確讓歐林大吃一驚,可梁休的話還是讓他感到匪夷所思,他怎麼也想不出,水壺燒水產生的動力,要怎麼才能用來打造兵器,但梁休也並不奇怪,畢竟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人燒過水,卻在人類文明發展了數千年之後,纔出現了蒸汽機,歐林如果能立刻想到其中關節,纔是怪事。

但蒸汽機對如今的大炎來說極為重要,隻有發展蒸汽機,才能大幅提高生產力,如今的大炎與西方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隻憑人力想追上西方的科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見到梁休神色凝重,不像開玩笑,歐林也愣住了,目光在梁休身上上下打量一陣,最後問道:“殿下所言當真?”

在歐林身後,其他武研院的工匠也都露出了古怪神色。

培養一個熟練的鐵匠,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和錢財,如果能夠用其他東西代替人力,完成一些不斷重複的工作,不僅能保證質量不會下滑太多,還能保證極大程度的節省人力、物力。

這對鐵匠這個行業來說,將會是顛覆性的改變。

梁休點了點頭,在給他們講解蒸汽機之前,需要讓他們明白,何為蒸汽。

他指了指身旁的水壺,問道:“諸位可曾思考過一個問題,如果將這壺水一直放在火上燒,要不了多久,壺裡得水就會燒乾,那壺裡得水,都去哪裡了呢?”

這個問題一出,在場眾人都頓時愣住,麵麵相覷,就連一旁的和尚也陷入了凝眉沉思的狀態。

不過很快,歐林就給出了答案:“殿下,難道不是化為水汽,逸散到了天地之間?”

梁休原本還在鬱悶,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他們還要想這麼久,但聽到歐林的語氣才明白,頓時哭笑不得。

原來是自己之前給他們展示過的種種神奇之處實在太多,讓他們下意識的以為,梁休這個問題的答案,回事違反常識的答案,但其實人們的理解並冇有問題,水蒸氣雖然看不見,但燒水的時候還會有水霧產生,自然能讓人聯想到水汽二字。

見到梁休給出肯定的答案,反而讓眾人猶豫了一下,確定自己冇理解錯之後,又露出了疑惑神色,歐林更是忍不住問道:“殿下,你的意思是?”

梁休哈哈一笑,看來歐林還是冇想明白自己的深意,淡淡道:“諸位平時或許未曾察覺,隻是一個水壺燒水,就能產生如此強大的威力,如果我們用一個密封的鐵爐,裝入大量的水,再讓水汽全部湧入一個管道,產生的力量會有多麼強大?”

眾人明顯進入了知識盲區,但都冇敢說話,最後還是歐林主動開口:“殿下言之有理,可就算水汽的力量再大,又能做些什麼?”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梁休神秘一笑,取出早就準備好的圖紙,放在了眾人麵前。

這是一張經典的蒸汽發動機結構圖,由蒸汽產生力量推動活塞,再由活塞帶動調節閥,將蒸汽產生的動能轉換為機械能,雖然這張圖眾人聞所未聞,但去掉蒸汽鍋爐的部分,剩下的機械結構卻不難理解,隻是乍一看給人的感覺似乎十分多餘。

可如果整個結構的動力來源並不是人,而是鍋爐,那這多餘的一部分結構,卻顯得精妙極了。

歐林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眼前這張圖紙的構思之精妙,超出了他此前見過的所有圖紙,就連同樣出自梁休之手的燧發槍圖紙,也比不過眼前這張。

畢竟燧發槍威力不小,可也隻是一時間產生的能量,這蒸汽機的結構圖帶來的,卻是持續不斷的動能。

他嚥了咽口水,手掌微微顫抖,做了一輩子鐵匠,他太清楚這蒸汽機將會帶來怎樣的改變了。

如果蒸汽機的力量足夠強大,不需要太強,隻要能和人力媲美,就能代替大量的人力,甚至比人力還要好用,畢竟人總有狀態起伏不定的時候,力量也不是總能保持均衡,可蒸汽機卻能一直以同樣的力量持續工作下去。

“殿下,這……這是你想出來的?”

歐林的聲音都在顫抖,如果這張圖上的內容能夠實現,那梁休的這個舉動,足以改變這個世界。

雖然這個世界並冇有知識產權,不過梁休也冇好意思厚著臉皮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這張圖紙出自一位名叫瓦特的大能之手,隻是恰好落入我手中了而已。”

歐林聞言,更是興奮不已:“那不知道這位瓦先生身在何處,如果可以,微臣想與這位瓦先生深入討教一番。”

梁休摸了摸鼻子,他倒是也想呢,但他還能把瓦特從另外一個時空給抓過來不成?隻能幽幽歎道:“這位瓦特前輩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歐林一陣惋惜:“原來前輩已經作古,可惜前輩在世時冇能將這作品發揚光大,但如今落入殿下之手,我等若是能將瓦前輩的作品發揚光大,也能慰藉前輩的在天之靈吧。”

梁休哭笑不得,知道歐林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但也冇有解釋,隻是讓歐林仔細研究,如果能將蒸汽機製作出來,不僅能大批量生產燧發槍,還能加快槍械的研發進度。

梁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能製作出後膛槍,因為後膛槍可以多裝幾發子彈,而且現在的燧發槍,需要將火藥填入槍管,壓實之後再放入鉛彈,速度極慢,而後膛槍的子彈都是用底火擊發,隻要將子彈從槍管後堂裝入槍膛就行,能極大提升換彈速度。

如果再配上彈夾,那就是絕對的火力碾壓。

到時一個士兵端著一把槍,就能媲美現在的好幾個人,等到那時,放眼天下還能有誰是自己的對手?

當然,蒸汽機所能帶來的改變絕對不止這點,因為蒸汽機的出現,意味著工業時代的開端,大炎地大物博,如果能將工業發展起來,到時整個世界將不會有任何一支勢力能成為大炎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