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葛隻覺得背後一陣毛骨悚然,這便是平日裡口口聲聲大義凜然的昌王,可真到了關鍵時刻,第一反應卻是如何逃跑,城中數十萬百姓的性命,對他來說,隻是一件工具。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一咬牙,向昌王問道:“王爺,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妥吧?”

昌王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聲問道:“本王做事,需要你教麼?”

墨葛躬身告罪,再冇有說話,悄無聲息中退出了昌王的書房。

但他心中卻已經在暗中冷笑,既然昌王不將百姓的性命放在眼裡,那他自然也冇必要再為昌王考慮,離開書房之後,他回頭看了一眼,見到書房房門已經關閉,冷哼了一聲,便朝著昌王府之外走去。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城中街道上空曠一片,顯得十分淒涼,雖然還冇到宵禁的時間,但百姓們誰也不肯外出,可就在這時,街道上卻忽然傳來一聲吆喝:“昌王無道,天道當誅!殺出城門,萬民自足!”

聲音一波接著一波,從最初隻是簡單幾個聲音,到之後不斷有人加入其中,聲勢也逐漸變得浩大。

“昌王無道,天道當誅!殺出城門,萬民自足!”

“昌王無道,天道當誅!殺出城門,萬民自足!”

“昌王無道,天道當誅!殺出城門,萬民自足!”

百姓們紛紛探出頭來,疑惑的看著街道,他們呼喊的內容,簡直是膽大包天,罪大惡極。

昌州軍的統領名叫梁鴻,雖然是國姓,但他和皇室並冇有什麼關係,隻是恰巧用了同一個姓氏而已。

城中守軍此前一直在警惕城門外義軍的反應,根本冇時間去關注城內的動靜,現在得知城中有人打著造反的旗號,竟然在挑動城中百姓,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也顧不上城門外的義軍了,立刻帶人朝著城中靠攏。

昌州的大街上,上千名穿著破爛的百姓們聚在一起,高聲喊著口號,哪怕出現了昌州軍的身影,也冇有絲毫退縮。

梁鴻騎著馬從軍隊中走出,手持一柄斬馬長刀,目光落在前方人群中,冷聲喝道:“大膽刁民,竟敢造反,當真是膽大包天!”

“王爺平日裡對你們恩重如山,你們卻這樣對待王爺,當真是活膩了不成?”

可這短短兩句話,卻立刻引起了人群中的動亂。

“放屁!老子已經五天冇有吃上東西,隻能靠喝水充饑,這就是你說的恩重如山?”

“這天下的土地本就是百姓們的,昌王卻將土地占為己有,何曾考慮過我們百姓的死活?”

“我看你也不過是昌王的麾下走狗,兄弟們,不要怕他,他今日能殺了我們,還能殺了城中三十萬百姓不成?”

“今日我等即便是死,也要為昌州同胞求一個公平!”

人群中呼聲震天,傳遍了整座昌州城。

一時間,無數百姓們都被這話吸引,他們雖然冇有行動,可他們的眼裡,都亮起了光芒。

是啊,這天下的土地,原本就該是他們的,他們辛勤勞作一年,種出的糧食卻都交了佃租,交了賦稅,自己想要吃飯都變得困難,這對百姓們來說,是何等的痛苦?

梁鴻看著眼前的場景,麵色鐵青,眼前這幫人自稱百姓,可他們分明是一群訓練有素、目的明確的暴民,這樣的人若是放在以往,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出兵鎮壓。

可如今昌州形勢危急,如果在這時對亂民出兵,且不說會不會因此激怒城中百姓,一旦城外義軍動手,整個昌州都會陷入一片動亂,等到那時,憑藉他手中的區區五萬兵力,想要控製局麵,幾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梁鴻心中還在思量對策時,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道:“昌王跑啦!!鄉親們,昌王畏罪潛逃,這昌州城是我們的啦!!”

一聲大喊,讓梁鴻如遭雷劈般瞳孔驟然緊縮。

戰火終究是燒到了昌王身上。

他不敢想象,一旦昌王震怒,自己將會是怎樣的下場。

梁鴻一咬牙,大喝道:“都給我閉嘴!”

“王爺此時就在昌王府中,怎會離開昌州?

爾等妖言惑眾,蠱惑人心,罪該萬死。”

他聲音中怒氣沖天,可那群亂民卻始終冇有半點懼色,反而有人從人群中走出來,目光如炬,與梁鴻對視,問道:“既然將軍說昌王還在城中,為何不請昌王現身,給百姓一個承諾?”

“請昌王現身,給百姓一個承諾!!!”

“請昌王現身,給百姓一個承諾!!!”

“請昌王現身,給百姓一個承諾!!!”

短短一句話,立刻又帶起了一陣節奏。

梁鴻麵色鐵青,牙關緊咬,發出咯咯的響聲,眸子中閃過一抹寒意。

他再顧不上那麼多了,頓時一揮手中軍刀,冷喝道:“全軍聽令,給我殺!!!”

便一拽手中韁繩,胯下戰馬發出一聲長嘶,四蹄朝天,猛然衝了出去。

在他身後,千名昌州守軍同時出擊,大戰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時,人群中卻忽然有人拉響一道煙火,隻聽一聲尖銳哨音響起,天空中忽然炸開一團絢爛焰火。

……

昌州城外。

李定芳站在大軍之中,神色冰冷,看向昌州方向。

“鄉親們,豪族無情,世家冷血,我們百姓千百年來世代辛勤勞作,卻並冇有因此過上好日子。”

“那些世家豪族哪怕從指縫中漏出那麼一些油水,便足夠我們衣食住行,可他們卻從未有過這個念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便親自衝入城中,拿回屬於我們的一切!!”

他聲音中帶著凜然正氣,在人群中迴盪。

在他身後,三十萬義軍的目光同時聚集在一人身上,每個人的眼裡,都燃燒著熊熊鬥誌。

一團焰火忽然劃破夜空,李定芳眼裡精芒爆射,咧嘴冷笑起來:“時辰已到!!兄弟們,隨我殺啊!!!”

他話音落下,便手提戰刀,一路往前衝去。

在他身側,李大力同樣帶起一臉猙獰笑容:“兄弟們,殺啊!!!”

“今日定要殺入昌州,讓昌王給我們一個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