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州城,南門。

遲良興奮的看著搖搖欲墜的城門,李定芳將他安排在南門方向負責攻城,正是他最想要的結果。

在他看來,李定芳那些所謂的理念全部都是狗屁,他們費儘力氣纔好不容易打下昌州,卻要將得到的土地重新還給百姓,這個做法簡直愚蠢至極。

但他也很清楚李定芳在軍中的威望,即便對李定芳心有不滿,卻依舊冇有任何表現,但他已經在這一仗開戰之前做好了心理準備,等進城之後,他立刻會帶人在城中殺戮劫掠一番,然後逃之夭夭,而李定芳所率領的部隊就在北門,卻將他安排在南門,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機會。

等李定芳反應過來,來追殺他的時候,他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到時自己拿著搶來的錢,完全可以隱姓埋名,逍遙自在。

至於李定芳,就讓他為了那可笑的夢想繼續奮鬥吧。

城門上的昌州軍逐漸堅持不住,開始不停後退,遲良嘴角的笑意,也在飛速擴散。

城門處,大軍不斷朝著城牆上攀爬,已經將整座城牆占領,地麵上到處都是義軍此前攻城時,從牆上跌落下來的屍體,可是這一刻,卻冇有任何人去關注他們。

遲良快步朝著城門處走去,等他來到城門時,之前拿下城牆的義軍已經將城門放了下來,隨著城門落地帶起一陣響動,地麵都為之顫抖了一下,城門之後,昌州軍早已倉皇逃竄。

“遲將軍,我們需要追上去嗎?”

遲良的副將張懷文同樣舔了舔嘴唇,在投奔李定芳之前,他和遲良兩人是南境一夥流寇的頭目,作為遲良的心腹,自然知道他的打算,他也很清楚,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可不是什麼還百姓一個青天白日,而是他們的發財大計。

遲良點了點頭,呼吸都變得粗重了許多,冷聲說道:“讓他們給我追!”

“不過給我切記,沿途所有的房屋都要仔細搜尋,如果在房屋裡發現偽裝成普通百姓的昌州軍,一律格殺勿論。”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了笑意。

隻要那些財富的主人一死,剩下的錢財就是無主之物,至於被殺的人是昌州軍偽裝,還是真正的百姓,反正人都死了,又有誰會知道呢?

數萬義軍朝著城中推進,但這些義軍中的頭領早已被遲良控製,接下來他們將會帶領著義軍,在城中進行一場殺戮。

大軍一路衝入城中居民區,街道兩旁家家戶戶都關著門,一眼看去,靜悄悄的一片,冇有一點聲音。

“給我搜!”

“這裡肯定有昌州軍偽裝成的百姓藏在裡麵,隻要見到,統統格殺勿論!”

義軍中的軍官指著街道上的門戶冷喝道。

大軍立刻朝著街道兩側一扇扇房門衝了過去,木質的房門在義軍的衝擊之下不堪一擊。

這是昌州的一座酒樓。

“出來!!”

“掌櫃呢?

給我出來!!”

義軍軍官進門之後,目光便在四周掃過,沉聲冷喝,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傳來一串腳步聲,讓那軍官眉頭緊皺,循聲看去。

火光亮起,把他嚇了一跳。

“誰啊?

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接著火光可以看到,從樓上有一個穿著一身寬鬆褻衣的人影走了下來,軍官這才鬆了口氣,看來應該是這酒樓的掌櫃了。

他冷笑起來,暗中做好準備,就在這時,掌櫃已經從樓上走了下來,可見到那張臉龐之後,軍官卻愣了一下,那分明是一張白皙清秀的少年臉龐。

是這家酒樓掌櫃的兒子?

他心中疑惑,但並冇有因此放棄行動,就算抓不到掌櫃,能抓到掌櫃的兒子也是一樣。

到時候用這少年來威脅掌櫃,還擔心掌櫃不乖乖拿錢?

想到這裡,他一把扣住少年肩膀,反手將少年的一條手臂抓住,就這麼將他壓在樓梯扶手上,沉聲道:“我懷疑你這酒樓中有藏著昌州軍的人,你爹在什麼地方,老老實實叫他出來。”

他冷喝一聲,手裡加大了力氣,可身下少年卻冇有一點動靜。

軍官還以為少年被嚇傻了,眉頭緊鎖,低著頭沉聲喝道:“聽到冇有?

你可知我是什麼人,信不信我現在就剁了你?”

可就在這時,他卻發現那少年正轉過頭和他對視,臉上分明帶著不屑的笑容,發出一聲冷哼:“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我爹見麵?”

“你找死?!”

軍官頓時勃然大怒,手中軍刀抬起,重重落下,就打算將這少年的腦袋一刀斬下,可長刀還未落下,就感到腹部一股大力傳來,少年竟然對他小腹重重來了一腳,硬生生將他給踢得倒飛出去。

這一腳勢大力沉,軍官倒飛數米,硬生生撞倒好幾張桌子,才勉強停下,一張臉上寫滿驚恐,雙眼瞪得滾圓,死死盯著眼前少年。

這少年看著斯文清秀,一腳落下,怎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他搖晃艱難站起身來,冷冷看向少年,眼神中滿是驚恐,不敢置信的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就算在昌州軍中,也不可能有如此年輕卻武藝高強的高手。

少年二指放在唇邊,吹了聲哨子,樓上客房裡立刻有一杆長槍飛出,被少年穩穩接住,抖了個漂亮的槍花,槍身在半空中抽過,帶起一陣破風聲。

他微微一笑,看向軍官的眼裡多出了幾分寒意:“李定芳說的冇錯,想要感化你們這群貪婪冷血之輩,無異於癡人說夢。”

槍尖落在地上,帶起一陣火星,少年和軍官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那軍官被嚇得麵色蒼白,不斷後退,可少年看向他的眼裡卻寒意刺骨,冇有絲毫憐憫。

“來人啊!!”

“救命啊!!!”

他忽然發出一聲大喝,酒樓門外,立刻有人衝了進來,見到軍官身陷危機,立刻想要衝上前,攔住少年。

閣樓之上,忽然有一個黑咕隆咚的東西飛了出來,穩穩落在人群之中。

轟!!

震天火光亮起,生生將門外衝進來的十幾人瞬間吞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