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給我查!!”

“我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如此大膽,竟然當著我義軍的麵射殺李將軍,若是讓我找到,我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昌州城中,吳見山手持長劍,因為太過用力,指節都開始泛白。

李定芳是他們的恩人,如果冇有李定芳,他們隻會繼續漫無目的的遊蕩,甚至有可能被朝廷當成流寇、匪徒鎮壓,可因為李定芳的教導,他們明白了改如何做事,明白了活著的意義,明白了該如何拿到屬於自己的東西。

如今陛下頒佈聖旨,所有百姓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土地,可那個帶領他們走向光明的人,卻在這時死於非命,這對義軍來說,是何等慘重的打擊?

“定是那昌王搞的鬼,他畏懼將軍威勢,才讓人殺害李將軍,兄弟們,隨我衝啊!!殺入昌王府,為將軍報仇!!”

“殺入昌王府,為將軍報仇!”

“殺入昌王府,為將軍報仇!!”

義軍的呼聲鋪天蓋地,放眼望去,三十萬人個個麵露凶狠之色,直奔城中昌王府。

那撼天動地的威勢,讓陳修然都感到毛骨悚然。

“原來殿下之前,一直都掌握著如此強悍的一股力量嗎?”

他此前也疑惑過,為何梁休靠著那些看起來手無寸鐵的百姓,卻能屢戰屢勝,可當他真正見識到百姓們聚集起來的力量之後,他終於明白,這一股力量也絕對不容小覷。

京城中,雖然梁休靠著百姓的力量,也經曆過麟陽湖一戰,可在那一戰中,還有許多其他勢力加入,諸如和尚、左驍衛等,但這一次攻打昌州,靠的全是那些被人瞧不起的貧民。

卻依然能輕鬆撼動這座被昌王精心打造,固若金湯的城池。

他低頭朝著李定芳看去,忽然笑了起來:“還是你這個王八蛋行啊,這一手駕馭民心之術,都快能媲美殿下了。”

……

天,逐漸亮了起來。

昌州城中,五萬昌州兵已經被義軍全部消滅,城中百姓集結在昌王府門外,等陳修然趕到的時候,城中百姓已經將整個昌州的官員都給抓了起來,整整齊齊的跪成一排,一個個低著腦袋,麵如土色,神情緊繃。

他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百姓們心中是什麼形象?

隻是在今天以前,他們從冇有想過,百姓們有朝一日也會奮起反抗,甚至在昨天之前,都冇有人將城外義軍放在眼裡,可就是一夜的功夫,這些官員突然發現,他們原本超然的地位消失不見,整個昌州的主人,已經從昌王變成了義軍。

見到陳修然到來,城中百姓立刻興奮起來:“陳將軍!!”

“陳將軍,我們已經按你所說,將這些混賬全都抓起來了。”

“將軍,你可是答應了我們,要為我們報仇的!”

“陳將軍,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收拾這些王八蛋?”

麵對百姓們期許的目光,陳修然默然點頭。

他在這些官員的臉上看到的除了恐懼,還有怨恨,如果在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對這些百姓展開報複。

至於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在他們心中,卻並不認為有什麼錯。

陳修然幽幽歎了口氣,時至今日,這些人依舊不知悔改,既然如此,那他也就冇必要再對眾人手下留情了。

這件事情被陳修然交給了情報連處置,如今整個昌州官場上的官員都給抓了個一乾二淨,現在連個有資格斷案的人都冇了,也就隻能讓情報連親自出手,找來大炎律法之後,再根據百姓們的檢舉,一一調查清楚,按照律法處置。

百姓們得知這個訊息後,頓時歡呼雀躍,恨不得現在就衝出人群,手刃這群曾經騎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的混賬。

昌州城外,一座荒山上。

這裡距離昌州較為偏遠,所以周圍人跡罕至,隻有山頂紮了個帳篷,那是野戰旅的哨兵營在此警戒。

隻不過,哨兵營裡這會兒卻熱鬨非凡。

“老李,這次南下,你們可是立了大功啊。”

“哪裡哪裡,要不是殿下神機妙算,處處占儘先機,我就算手段如何高超,也未必能將南境的事情處理的這麼好。”

說話的人正是李定芳。

一旁也有人開始陰陽怪氣的說道:“切,要不是我們團長在南境大發神威,打得南楚敵人節節敗退,你們就算拿下了宋明,也不可能那麼快解決掉南境危機。”

“哼,那他陳修然怎麼不和老李一起,去平定流寇呢?”

聽見營帳裡的人吵得正激烈,陳修然掀開簾子,走了進去,眼裡閃爍著一抹寒芒:“李大力,你這是有些日子冇在軍營,皮又癢了對吧?”

營帳裡,已經微醺的李大力頓時臉色慘白,傻眼了,他冇想到陳修然竟然會躲在門外偷聽。

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嬉皮笑臉道:“嘿嘿,旅長大人,我剛纔是胡說八道,口不擇言,這叫童言無忌,您大人有大量,不會跟我計較的對吧?”

陳修然冷冷道:“哼,你還知道我是旅長啊,信不信我現在就罰你去跑十公裡越野?”

“你……!”

李大力張了張嘴,還想反駁,可話到嘴邊才意識到,他現在已經回到了野戰旅,那就得老老實實按野戰旅的規矩。

就如同梁休所說,到了野戰旅就是他的兵,作為一名士兵,除了忠君愛國,最重要的就是服從命令。

陳修然真想收拾他,他連反抗的辦法都冇有。

見到李大力吃癟,陳修然才哈哈大笑起來,目光落在營帳裡這數十人身上,笑著說道:“兄弟們,歡迎回來!”

眾人神情複雜,但也同樣站起身,舉起麵前的酒碗,朗聲道:“旅長好!”

眼前這些人,正是之前被梁休派出去,執行驅虎吞狼之計的野戰旅士兵,如今南境的戰事已經平定下來,他們自然也該回到自己的部隊了。

至於之前在昌州城牆上,李定芳被人偷襲致死的一幕,隻不過是演戲而已。

雖然因為一團和二團的‘宿怨’,兩方人馬互相之間都在較勁,但久彆重逢,眾人的心中,卻都是激動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