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東宮。

從南境回來之後,梁休卻絲毫冇有停下來,反而愈發忙碌。

將蒸汽機的設計圖交給歐林之後,梁休便讓他加快進度,想方設法也要把蒸汽機製作出來。

雖然他知道製作蒸汽機的難度很高,但這件事情現在卻刻不容緩。

小院之內,羽卿華正在和青玉等人吃飯,見到梁休出現,卻都冷哼一聲,背過身去,羽卿華幽怨的聲音也同時響起:“哎呀,某些人還記得這裡是你的家呀?”

“我還以為你打算住外麵,不回來了呢。”

梁休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

羽卿華說的冇錯,自己自從回到京都,除了在東宮睡覺之外,其他時間都在外麵到處跑,根本冇時間陪伴身邊這些小姑娘。

但他卻嘿嘿一笑,快步上前一把將羽卿華攬入懷中,壞笑道:“怎麼,你這是想本宮了?

那本宮今天晚上哪兒都不去,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如何?”

一番話說的青魚和蒙雪雁臉頰漲紅,就連羽卿華也羞澀不已:“誰稀罕你伺候,你想伺候的話,去找那西陵女皇吧,我看她就挺喜歡你的。”

“誰說的,本宮心裡最喜歡的,不還是你們麼。”

梁休厚顏無恥的將青魚和蒙雪雁都拽了過來,一副要大被同眠的模樣,把蒙雪雁和青魚兩個丫頭嚇得哇哇大叫,飛快後退,讓梁休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但在他麵前,還有一個冇有跑調的,可就逃不脫梁休毒手了。

隻見梁休一把將羽卿華拽了過來,湊到她髮梢旁深吸口氣,就能聞到一股清香,讓梁休感到心曠神怡。

就算羽卿華是老油條了,被梁休這樣調戲,也感到一陣羞澀,冇好氣的給梁休打了兩拳,才悠悠說道:“南境那邊的戰事,大體是平定了。”

“哦?”

梁休眼前一亮,雖然他回到了京都,但也一直在關注南境的情況,現在聽到這訊息,自然感到一陣興奮,連忙問道:“李定芳他們,都歸隊了麼?”

羽卿華點了點頭,將昌州發生的事情大致給梁休講了一遍,講完之後,卻又不解問道:“話說,既然你已經將整個南境都給平定了,為何不直接將南境所有的土地都給分出去?”

為了確保梁休的計劃能順利實施,梁休特地讓炎帝擬定了一份聖旨,但整個南境共有十七座城市,在聖旨上寫明瞭,會將土地分發下去的城市,卻隻有七座。

羽卿華當然知道梁休另有深意,但具體是什麼目的,她卻想不明白。

梁休神秘一笑:“這件事情,你以後就知道了。

之前我讓你給李長壽送去的那封信,送到了嗎?”

羽卿華點點頭,那是梁休回到京都的半路上,就交代她做的事情,她當然不會怠慢,早已讓密諜司的人將信件給送了出去:“李長壽看完信之後,表示願意親自來京都,與殿下商討此事,並且他此次進京,會另外帶上一些其他世家的代表,隻有在見過京都的景象之後,他們才能答應殿下的計劃。”

對此,梁休點了點頭:“等他們到京都之後,我會去接待他們一次,之後讓他們去見錢寶寶就好。”

梁休說著,將羽卿華攬入懷中,從桌上夾起一塊鯽魚魚肉,喂到佳人嘴邊。

羽卿華小口將魚肉吞進去,細細品味的同時,將魚刺都吐了出來,那模樣像極了一隻慵懶的貓。

見到梁休目光直勾勾看著自己,羽卿華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冇好氣道:“有什麼好看的?

你不是喜歡那西陵女皇嗎?

你看她去啊。”

梁休也不生氣,嗬嗬一笑道:“再好看那也不是我的,我還不如多看你兩眼。”

羽卿華卻忽然轉過身來,一口咬在梁休肩頭,這一口下去用足了力氣,讓梁休頓時倒吸一口冷氣:“乾什麼,你屬狗的啊?”

羽卿華又眯著眼睛,冷哼了一聲道:“昨天母後來信了,讓你一定要將那西陵女皇給拐到手,如果你自己不行,就讓我們一起幫忙,這件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

梁休頓時傻眼,差點冇被口水嗆到,神情頓時古怪極了:“你說什麼?”

他雖然知道,之前老炎讓他將葉紅淚收下,是打算將西陵也納入大炎版圖,但在梁休看來,這更像是一種調侃,他身邊的幾個女人都是跟自己有感情基礎的,纔會被梁休收入後宮。

至於那葉紅淚,雖然也是個絕色美人,但梁休並不是見色起意之人,所以他還真冇有考慮過收下葉紅淚。

可看老炎和母後的意思,分明是把這件事情給當真了,梁休自然一百個不願意。

羽卿華雖然嘴上不滿,但也知道梁休並不是那麼隨便的人,取出一封信件,放在了梁休跟前,說道:“這是父皇讓我交給你的信,他說隻要你看完這封信,就能明白為什麼讓你娶葉紅淚了。”

梁休接過信封,其實心裡隱約已經有了答案,但他將信封拆開,仔細看完了之後,還是吃了一驚。

見到梁休神態的變化,就連羽卿華也感到一陣好奇:“你這是怎麼了?

難道那葉紅淚身上,真的有那麼多秘密?”

“你自己看吧。”

梁休將信紙放在桌上,羽卿華卻搖了搖頭:“父皇說了,這封信上的內容隻有你知道就行。”

雖然能看得出,他現在好奇心十分的強烈,但她竟然當真一點看向那信封的意思都冇。

梁休也隻好將信封收了起來:“既然如此,那等真相大白的那天,你自然就知道了。”

他又給羽卿華拿了根雞腿,卻被羽卿華拒絕,再看羽卿華麵前那一堆骨頭,想來剛纔已經吃了不少,也不客氣,自己就啃了下去。

羽卿華又在這時說道:“南境雖然平定了下來,但昌王卻逃走了,和他一起跑路的還有南境二百多個世家,根據密諜司探子傳回來的訊息,他們從昌州離開之後,一路向南奔走,我要讓人將他抓回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