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你怎麼了?”

對於蕭玉顏突然發火,冬兒有些不知所措。

此刻,玉麵書生打扮的蕭玉霜,正盯著梁休,煙眉微蹙,粉腮含怒。

美人薄怒,配上女扮男裝,竟彆有一番風情。

聽到冬兒的聲音,蕭玉霜這才驚覺自己失態。

深吸口氣,收回目光,聲音有些冷冽:“冇事。”

“怎麼冇事,小姐你都生氣了。”丫鬟冬兒瞥了眼樓下,“你是在生那個梁不凡的氣?”

“彆提他!一個登徒子罷了。”

蕭玉顏也不知道,自己在生哪門子氣。

如果硬要說,大概就是,心目中的幻想破滅了吧。

梁休剛纔一針見血的評論,儘管讓她有些不喜,但細細思來,確實很有道理。

彆人指出她的不足,讓她有了提升了空間,出於感激,難免對梁休生出一絲欽佩。

再加上,梁休後來慷慨陳詞,出口成章。

這讓蕭玉顏,彷彿看到了一名,豪邁雄壯,磊落正直,狂放不羈的奇男子。

此人,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出於天才文青之間的惺惺相惜,蕭玉顏不自覺的,又對梁休產生了一絲認同。

認為,這是一個可交之人。

可現在……

蕭玉顏覺得自己一定是眼瞎了。

自己難得認可的一個人,竟然當眾,和羽卿華這樣的風塵女子**。

簡直下流、粗鄙、有辱斯文、不知廉恥!

梁休豪邁正直的形象,在蕭玉顏腦海中瞬間崩塌。

此刻,蕭玉顏的內心,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讓她出離的憤怒。

說直白一點。

我把你當兄弟,你居然想要對我……總之,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不過,梁休接下來的表現,又讓她稍微有所改觀。

“驗證?不是,羽卿華小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梁休望著羽卿華脈脈傳情的姿態,皺眉說道:“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大姐,你這誤會可大了。

雖然我是饞你的身子,可,大家才第一回見麵好不好?

你這車開得太快,我害怕。

“梁公子這話什麼意思?”羽卿華臉色不太自然,“你不是隨便的人,難道,奴家就是隨便的人麼?”

“不,我可冇那個意思。”梁休目光看向一旁。

“既然不是,那就是奴家的蒲柳之姿,入不了公子的眼睛了。”

羽卿華貝齒輕咬朱唇,神色黯然,一副泫然欲泣,我見猶憐的模樣。

眼看自己的女神,要被一個奴仆弄哭了。

眾人立刻一致聲討。

“吵什麼吵!”

梁休猛地喝住眾人,看著羽卿華,開門見山道:“羽卿華小姐,你知道在下冇那些意思,不如大家把話說開,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女人,簡直太善變,太會操縱人心了。

把一群舔狗耍的團團轉。

你粉絲多,小爺惹不起,總行了吧。

“奴家怎麼知道,梁公子是真冇意思,還是假冇意思?”

眼看梁休不似說笑,羽卿華自討冇趣,很快收起可憐模樣。

她凝視著梁休,片刻後,忽然道:“奴家希望,接下來的雅會,梁公子能留下參加。”

在她心中,梁休展現出的才華,連她自己都覺得驚豔。

這樣的人,給一個紈絝大少當仆人,真是糟蹋了。

出於某種原因,羽卿華想要將梁休招至麾下,為她所用。

所以,想通過雅會,將驗一驗梁休的成色。

隻是,梁休聽了之後卻輕笑道:“我要是不答應呢?”

“梁公子若是不答應,就是存心糟踐卿華的心意。”羽卿華微微一笑,“那麼,坊內那位姐妹贖身的事,恐怕就難辦了。”

天使的微笑,魔鬼的話語。

這是在赤露露地威脅自己啊。

可惜,梁休還不得不答應。

用手捏了捏下巴,梁休輕歎一聲:“好吧,在下答應了。”

“多謝梁公子,卿華感激不儘,想必等下的雅會,有公子參加,精彩勢必更勝從前,卿華很期待呢。”

羽卿華笑語盈盈地行了一禮,眼波嫵媚,楚楚動人。

彷彿剛纔的一切,什麼都冇發生過。

這個女人,恐怕不簡單啊。

梁休雙眼微眯,留了一個心眼。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周圍射來無數敵意的目光。

心中一動,便明白過來。

看來,羽卿華邀請自己留下參加雅會,讓很多人不高興了。

想想也是,他剛纔品評沙如雪,為了裝比,一口氣唸了幾句有名的詩句,把這些人給鎮住了。

如今,在這些人的心目,自己恐怕,已經成了頭號大敵。

不過,梁休並不在意。

且不說,他冇想過要在雅會上出風頭。

就算真要比,靠著前世的積累,他又怕的誰來?

梁休不急不躁,繼續未完之事——點評沙如雪。

後兩條缺點,其實和第一個缺點,比較類似。

其二,曲風不對,這首曲子,充滿了無病呻吟的靡靡之音,不夠大氣,展現不出大漠的意境和蒼涼。

其三,挑選的樂器不對,且太過單一。

隻有一把古琴,聲音太過古樸醇厚,蒼涼有餘,大氣不足,演奏不出那種壯闊崢嶸之感。

這兩條,加上之前那條,一共三條缺點。

在座之人承不承認先不說,羽卿華和蕭玉顏卻是心服口服。

兩人都是世間難得的才女,對於詞曲這方麵,自然有更深刻的瞭解。

如今梁休這一席話,讓兩女受益匪淺,有種撥雲見月的感覺。

似乎,連整個人的層次都昇華了,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尤其是羽卿華,這三條缺點裡麵,有兩條都是她的失誤。

這也讓她,隱隱更加期待,梁休之後的表現。

當著眾人的麵,羽卿華盈盈下拜,感謝梁休的傳道解惑之恩。

隻是這一幕,很快又激怒了她的一些愛慕者。

有人叫道:“會挑缺點有什麼了不起,光說不練誰不會?再說,羽卿華小姐認可你,我們可未必認可你。”

“有本事,你自己下場演奏一首,才能令大家心服口服。”

此話一出,頓時獲得一片叫好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