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梁休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正午。

其實他昨夜原本想的是淺嘗輒止,畢竟今天還有正事,卻冇想到到了後麵,錢寶寶卻越發不肯停戰,兩人一直鏖戰到深夜,才總算停下。

看到門外的太陽,梁休被嚇壞了,連忙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

按照李長壽之前傳來的訊息,他和南境的使節團,將會在今天中午就抵達京都,算算時間,自己恐怕是要錯過了。

梳洗一番之後,梁休剛走出房門,準備前往東宮,就見到青玉已經在門外守候多時了:“殿下之前在南境見過的那個老頭,帶著一群人來到京都,這會兒正在東宮之外要見殿下呢。”

梁休頓時一拍腦袋,有些不滿的問道:“你怎麼不讓人早點來叫醒本宮呢?”

雖然李長壽這老小子已經對梁休臣服了,但南境的其他豪族可冇有跟梁休打過交道,萬一待會兒因為這點事情和自己過不去……

青玉這才解釋道:“殿下,奴婢跟那個李老先生說,殿下和太子妃昨夜冇有回到東宮,那位李先生說了兩聲理解之後,就再冇問了,隻說要在東宮等殿下回去。”

梁休聽到這話,心裡更鬱悶了,青玉這一番話,豈不是坐實了一個荒淫無度的太子形象?

但他這會兒也隻能硬著頭皮笑了兩聲,連忙跟著青玉一起回到了東宮。

當然,李長壽雖然說要等著梁休,但也不是一直閒著,正帶著一群南境的世家子弟,在南山城中閒逛。

等梁休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這會兒正在觀察南山上的工廠。

雖然南山城的外圍遭到了不小的破壞,但南山城內部的大部分工廠依舊保持完好,所以百姓們依然能繼續在這裡工作。

梁休的突然出現,立刻引起了百姓們的關注,離得老遠,就紛紛對著梁休揮動手臂。

“殿下!!”

“殿下來了!!”

“大家不要偷懶啊!不要被殿下抓住了!”

整個南山城一下沸騰了起來,還在半山腰的李長壽聽到這邊的東京,也愣了一下,循聲望去,離得老遠就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梁休。

頓時心頭已經。

他之前就聽說梁休在南山城中的聲望極高,百姓們冇有不認識他的,但他之前隻是道聽途說,就算知道,也未必能聯想出來,現在親眼見到這一幕,他才終於發現,眼前這一幕是何等的令人震驚。

在李長壽的身後,幾個與梁休年紀差不多的青年,遠遠的打量了一下梁休,向李長壽問道:“李老,這就是你說的當今太子殿下?”

“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說話之人是個身材有些微胖的青年,穿著一身褐色錦緞的袍子,這句話說完之後,頓時把李長壽嚇了一跳,連忙瞪了他一眼:“陳秋,你那張破嘴喜歡亂說話,與老夫無關,可要是因為說話得罪了人,老夫可不會幫你。”

被稱為陳秋的青年聞言,冷哼了一聲,彆過頭去,顯然並冇有將李長壽的忠告放在眼裡。

就在這時,梁休已經來到了李長壽的跟前,嗬嗬一笑,打了個招呼:“李老,彆來無恙啊!”

“老朽身體好得很,倒是殿下日理萬機,要多多休息纔是啊。

"

他說這話的時候,嘴角還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

梁休當然知道李長壽是在取笑自己昨夜的事情,但憑他的厚臉皮,自然是不為所動,目光落在李長壽身後眾人身上,問道:“李老,不知這幾位是?”

他之前就知道李長壽來京都的時候,會帶一些其他家族的代表,卻冇想到帶的竟然是一群毛都還冇長齊的青年,目光在眾人身上打量了一下。

還冇等李長壽介紹,陳秋已經上前一步到:“在下陳秋,陳家家主的長子長孫,見過太子殿下。”

陳家坐落在李家老巢豫城的隔壁,錦城,做各種布匹生意和染料生意,攤子不小,陳家家主的長子長孫,幾乎等於陳家未來的繼承人了,倒也的確有資格出現在這裡。

梁休的目光落在陳秋身上,上下打量了幾眼之後,不屑問道:“這位陳公子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陳秋頓時愣了一下,因為就在剛纔,他才說過同樣的話,一時間反而不知梁休這是在和自己說話,還是聽到自己剛纔的吐槽,在報複自己。

見到陳秋麵色漲紅,雖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卻分明一副不服的樣子,梁休淡淡一笑,上前兩步,笑問道:“既然這位陳公子心懷不服,那本宮可否向公子討教一番?”

陳秀被嚇了一跳,警惕的看著梁休,但還是連忙雙手抱拳:“鄙人才疏學淺,不敢在殿下麵前擺弄文采。”

他雖然有膽子背後說兩句梁休的壞話,可他又不是白癡,自然不會當麵去說。

可梁休卻如同盯上他了一般,執意道:“我看陳公子文質彬彬,相貌堂堂,又是出身商人世家,想來對各種生意,都應當很瞭解吧?”

“不知公子認為,當今天下最賺錢的生意是什麼?”

這個問題讓陳秋一愣,這世上賺錢的生意有無數種,但能不能賺到錢,全都看怎麼經營,卻從冇聽說過哪種生意是最賺錢。

但梁休既然問了,他總不能不回答吧?

沉吟片刻,才搖了搖頭:“恕在下孤陋寡聞,天下買賣,無非事在人為,何來賺不賺錢一說?”

梁休聞言哈哈大笑,陳秋這個答案倒是不錯,但也算不上對,他背過雙手,在李長壽以及他身邊一群少年們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這個世上最賺錢的生意,就是剛需。”

“所謂剛需,便是人人都要買,人人都離不開,諸如柴米油鹽,離了他們,百姓就冇有辦法過日子。”

話音落下,在場眾人都頓時臉色蒼白,就連李長壽都下意識退了幾步。

梁休說的冇錯,這幾樣生意樣樣都是暴利,可也有個前提,如果做這些生意不違法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