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李長壽暗地裡的確跟這些買賣有過一點接觸,可似乎並不是很深,梁休現在突然提起,是要找藉口對他們下手嗎?

李長壽心中忽然一陣淒涼,自己為了活命,已經願意臣服梁休了,難道梁休還是要卸磨殺驢嗎?

看來當初梁休讓他帶著各大世家豪族的代表來到京都,果然是抱著控製人質的念頭來的。

李長壽露出警惕目光,可梁休就如同冇看見一般,還在得意洋洋的說道:“諸位可曾想過,為何朝廷自古以來便禁止任何人私營眼貼鹽鐵?

因為這天下的所有人,都離不開這兩樣東西。”

“但諸位可曾想過,這世上還有除了鹽鐵之外,其他的剛需?”

梁休言之鑿鑿,讓眾人都愣了一下,除了衣食住行,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是剛需?

梁休嘿嘿一笑,說道:“當你們發現百姓們已經冇有剛需的時候,為什麼不去創造剛需呢?”

梁休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南山礦場,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得意洋洋的說道:“這南山礦場裡出產的煤礦,原本就不算剛需,可在本宮將這些煤礦開采出來,並且廣為流傳之後,百姓們也就用上了煤礦,久而久之,自然就成了剛需。”

“但如今,對南山城百姓來說,煤礦並不算是剛需,可南山煤礦本身,卻成了一種剛需。”

梁休的一番話,落在這些公子哥們的耳朵裡,充滿了離經叛道。

他們雖然都是一群公子哥,卻不代表都是不學無術之輩,能夠作為家族的繼承人,自然也對生意上的事情有所瞭解,可梁休現在說出的這一番理論,卻是他們以前聞所未聞的。

讓眾人感到一陣匪夷所思。

見到這些人一個個麵麵相覷的目光,梁休嘿嘿一笑說道:“諸位肯定很好奇,覺得南山煤礦隻是個例,換個地方,未必能做到這樣的事情,對不對?”

眾人麵麵相覷,雖然冇有直接明說,但他們的態度卻已經證明瞭,他們現在和梁休的想法一樣。

但他們卻並不知道,大忽悠梁休的騙局,纔剛剛開始。

見到眾人都對自己的話持有懷疑態度,梁休眉頭為促,極為不滿的帶著眾人朝著南山證券交易所奔赴過去。

因為今天是交易日,再加上現在還是中午,所以交易所裡依舊人頭攢動,梁休進門之後,看了一眼不遠處小黑板上的價錢。

隨著進入到股市的人越來越多,股價也從原本一路飆升的階段停了下來,如今穩定在了五百兩銀子左右,梁休帶著一群南境的商人們,剛一進門,就聽見這裡許多商人紛紛湊了上來。

“殿下?”

“殿下,您什麼時候發放股票啊?”

“殿下,您快賣點股票吧,如今這股票的價格遲遲不見動靜,再不發行點原始股,我們可就冇有賺頭了。”

“就是啊,殿下,您傳授給我們的股市秘笈裡,說的各種辦法可都是在股市交易比較多的情況下才能操作,如今大家都持股不出,我們也冇有可以操作的空間啊。”

京都各方世家見到梁休出現,立刻湊了上來,將梁休團團圍住。

這一幕早就在梁休的預料之中。

股市嘛,隻有在流通的情況下才能操作,不管是賺錢還是虧錢,如果連交易都冇有,那這些事情自然也就成了空談。

他淡淡一笑,目光在眼前眾人身上掃過,笑問道:“不知在各位手中,都有多少資金?”

一種商人們聞言,頓時眼前一亮。

聽梁休這意思,莫非是又要發售新的股票,這是確認一下他們的實力?

想到這裡,一眾商人自然不會有半點猶豫。

在之前的交易裡,京都靠著膽子大,賺了幾十萬兩銀子的大有人才,許多尋常百姓搖身一變,成了小有資產的有錢人,但賺的最多的,比如說在股票發售的當天就將每一股的價格太高到三百兩銀子的那位黃老闆,因為梁休明確要求,每個人隻能持有五千股,乾脆在股票高位時一口氣將所有股票賣了出去,平均每一股賺了一百兩銀子,這就是五十萬兩銀子入賬。

之後又在四百兩銀子的低位買進了五千股,如今他手中的五千股股票均算下來,每一股也不過三百兩銀子的成本,如果拋售出去,立馬又能淨賺一百萬兩。

這樣的巨大利好,對商人們來說充滿了巨大的誘惑。

“殿下,我手中還有五百萬兩銀子可以動用,隻要您發售股票,有多少我買多少!”

“殿下,我手中也有三百萬兩銀子!”

“殿下,我集結了全族的財富,一共有一千萬兩銀子,要不殿下先把我的銀子收了,等下次發售股票時,再有限把股票賣給我也行。”

商人們臉上都露出期待的表情。

讓梁休身後,那些來自南境的商人都驚呆了。

這京都的商人都是瘋了嗎?

怎麼一個個拿著錢主動送人呢?

他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但這些人可不是傻子,很快就敏銳發現了事情的關鍵,他們討論了半天,最核心的內容莫過於眾人口中所說的股票,但這股票究竟是什麼東西,眾人聞所未聞。

梁休搖了搖頭:“南山礦場的股票市場,暫時不會有太大的動靜,之前經曆了一場戰火之後,南山城還處在恢複的過程中,這段時間礦場的產量很可能收到影響,若是貿然發售股票,隻會給各位增加不必要的風險,本宮雖然喜歡錢,卻不是那種一味貪財的小人。”

他一番話說的一正言辭,讓商人們頓時大失所望,可就在這時,梁休忽然話鋒一轉:“雖然南山的股票暫時不會有太大變動,但南境接下來,會有數家國營企業開盤,諸位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南境看看。”

一番話如同平地起驚雷般,讓商人們立刻興奮了起來。

但在梁休身後,一眾南境商人們也都麵麵相覷,直到現在,他們還是一頭霧水,他們本身就是南境的人,南境有什麼動作,他們卻冇有一點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