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眾人好奇的目光,梁休心中暗暗笑了起來。

他知道,這群來自南境的土包子,已經上鉤了。

他帶著眾人來到交易所的目的,就是為了帶他們明白什麼叫做股市。

離開交易所之後,梁休又帶著眾人來到了錢寶寶設立的南山城辦事處,這裡是整個南山城的中心,南山城接下來要做的每一步,都會現在這裡經過商討之後作出決定,然後向南山城的各個部門下令。

所以在南山城辦事處,自然存放著許多檔案。

梁休領著眾人來到辦事處之後,又在桌子上搜尋了一番,拿出一份檔案,放在了眾人麵前:“諸位,這是本宮經過調查之後,繪製出的資料。”

檔案是一份白皮手冊,上麵寫有‘南境資源分佈圖’幾個大字,在這一份檔案裡,梁休將南境各個城市的資源全都記載了下來,但也並不是每一座城市都有礦產資源分部,那些地方的土地已經被梁休分給百姓,而還冇有分配出去的地方,無一例外,都有各種礦藏。

其中最多的,就是各種鐵礦、銅礦以及實木資源,除此之外,還有諸如南境鄂州等適合作為養殖基地的地方,都被梁休保留了下來,如果能將這些地方發展出來,梁休原本緊巴巴的手頭,就能立刻寬裕許多。

他現在最缺的就是錢,但賺錢的目的,也是為了購買資源。

“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李長壽目光在分佈圖上掃過,大致看了一眼,就明白了了這分佈圖的含義。

但他依舊冇明白梁休的目的:“殿下這意思,是打算讓我們掏錢?”

在李長壽身後,陳秋卻冷笑了一聲:“殿下大可不必如此,我們已答應了李老,追隨李老投靠殿下,若是殿下要錢,隻管明說就是。”

在陳秋看來,梁休分明是想要他們的錢,又不想做的太明顯,才找了這麼一個藉口,至於靠那所謂的股市賺錢,根本就是忽悠人的,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李長壽聽到這話,臉都被嚇白了,連忙瞪了一眼陳秋:“閉嘴!殿下麵前,不許胡說!”

梁休卻擺了擺手,目光落在陳秋身上,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陳秋也有些緊張,可在他心中,卻依舊充滿了不屑,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這番話得罪了梁休,可在陳秋看來,梁休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忽悠人,心想至此,他乾脆一咬牙,快步上前,理直氣壯的說道:“殿下,在下在經商一途雖然算不上什麼天才,可也不是傻子。”

“分部各地的那些礦產,就算開采出來,殿下又想賣到什麼地方?

我們這些錢交給殿下,換成股份,且不說股份能否賣出去,就算隻拿著股份享受分紅,可股份背後的各地礦產賺不到錢,我們又要如何解決?”

麵對陳秋的質問,梁休稍加沉吟。

他知道,如今南境豪族雖然臣服了自己,可心底深處,依舊對自己,對朝廷心懷戒備。

至於所謂的臣服,不過是暫時的隱忍,尋找機會罷了,卻始終不願接受自己,但對梁休來說,無論這些南境豪族過去做了多少壞事,從始至終,他們都是大炎的一份子。

如今既然已改邪歸正,那他梁休自然不會放棄這些人,他的目光在陳秋身上掃過,淡淡一笑道:“陳公子說得很好,但不知公子可敢與本宮賭上一場?”

陳秋眉頭跳動,雖然梁休明麵上看起來波瀾不驚,可他也能看得出,從梁休眼裡流露出的殺氣。

這一股殺氣讓他脊背發涼,身子微顫了一下,但還是問道:“不知殿下想要怎麼賭?”

“很簡單,就以一年為期,諸位今日投入的錢財換成股份,一年之後,本宮將會讓這些股份的價格,至少翻上三倍,如果隻看分紅,本宮能讓股份帶來的分紅,五年之內給各位回本,若本宮做不到,那本宮這次計劃所占用的城市,就按照股份的比例,變成各位的封地,如何?”

李長壽瞳孔驟然緊縮,嘴唇劇烈的顫抖了幾下。

“殿下,您不要和陳秋較真,他不過是和黃口小兒,什麼都不懂,又怎麼看得明白殿下的深謀遠慮?”

自古以來,皇權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土地,無論這些世家豪族此前在南境怎麼胡作非為,但炎帝始終冇有搭理他們,可當他們意圖勾結昌王,在南境這片土地上自立為王的時候,炎帝卻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如今梁休竟然用封地來賭,這分明是動了真火氣。

這隻是太子的說辭,可到了炎帝那裡,如何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梁休搖了搖頭:“諸位放心,本宮雖然人微言輕,但在朝堂上這點承諾還是可以保證的。”

“明日父皇就要從東境前線歸來,到時本宮與諸位的賭約,可以讓父皇與滿朝文武作為見證人,諸位這樣應該能相信本宮了吧?”

李長壽被嚇得臉色蒼白,心裡已經把陳秋給罵了一百遍,這小王八犢子真是膽大包天,如今任誰都看得出,炎帝和梁休想要推行新政,加強對南境的控製,他卻在這個節骨眼上跳出來質疑梁休,就算這不是反對,卻依舊觸動了朝廷的底線。

可梁休話已經說出來,又怎麼可能收回去?

他抬手冷喝道:“來人,給本宮取紙筆來!”

在一眾南境豪族的代表和弟子們的目光中,梁休揮毫潑墨,洋洋灑灑,便寫下了一份和在場眾人的賭約,並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這也代表著,今日之事已成了板上釘釘。

見到梁休如此堅持,李長壽神情凝重,猶豫再三,卻也隻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後又讓身後南境的一眾其他人,都留下了名字。

可就在這時,李長壽卻敏銳的察覺到了一件事情。

在這賭約裡,梁休除了提到股權以及投資的政策,還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南境無論世家豪族,都得遵從朝廷頒佈的新政。

“殿下,卻不知您這賭約中提到的新政,是什麼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