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就連炎帝都動容了,眉頭跳動,好奇問道:“太子,依你之言,我們腳下的土地,並不是天圓地方?”

梁休搖了搖頭,又看了一眼四周眾人,問道:“諸位也覺得是天圓地方麼?”

官員們一臉懵逼,都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但人群中還是有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沉聲說道:“可天圓地方的說法,自古以來便是如此……”

“哈哈哈哈!”

梁休笑聲更大:“自古以來,便一定對麼?”

一句話問的在場眾人都陷入了沉默。

這個問題實在有些大逆不道,可眼前這位當朝太子,已經無數次打臉那些對他心存質疑的人。

見到眾人都不回答,梁休才幽幽道:“始皇帝一統中原,書同文,車同軌,在始皇帝之前,天下割據,各地都有自己的文字,既然諸位覺得古人是對的,要不回到自己的老家,去考據一番始皇帝之前所使用的是什麼文字?”

許多人聽到這番話,都忽然眼前一亮,隱約捕捉到了什麼。

梁休這才指了指自己的腳下,對眾人說道:“我們腳下的大地,名叫地球,乃是一個巨大的圓球,這個圓球散發出巨大的力量,將我們牢牢吸附在上麵,名叫萬有引力,這是一門極為高深的學問,諸位若是有興趣,日後本宮會在南山學院中傳授世人。”

“本宮今日提到此事,是想告訴各位,那些西方的鬼子,也可以靠著船隻,從大炎的南方或是東方來到大炎。”

“諸位或許覺得海上的風浪滔天,隨時有可能翻船,就算他們有百萬大軍,一路上也不知要折損多少。”

“本宮且不說西方人的武器能給大炎帶來多大的威脅,但本宮可以告訴諸位,西方人如今所乘坐的船隻,早已不是那些簡陋的木筏,而是通體以鋼鐵打造的鐵船,那是真正的海上巨獸,隨便一艘船就能搭載數萬人,可現在的我們,卻隻能固守在大炎這片土地上,被動捱打。”

大殿之上,立刻傳來許多交頭接耳的聲音。

海上能有鐵船,這樣的事情他們彆說見了,聽都冇有聽說過,顯然是不敢相信。

其實就連梁休所說的武器,他們並冇有親眼見過,也冇有多大感觸。

但留給梁休的時間已經不多,如今他隻有集結整個大炎的力量,纔有可能在最短的時間裡,將大炎的軍事力量提高到足以抗衡西方的程度。

炎帝也看出了朝堂官員對梁休所說的事情感到懷疑,清了清嗓子,沉聲問道:“太子,你剛纔說了那麼多,可你還冇有告訴朕,你和南境世家立下的賭約,跟這些事情有什麼關係。”

他三言兩語將話題拉回了正軌,梁休剛纔所說的那些事情,官員們能不能聽得懂,並不重要,但至少炎帝是聽懂了,也隱約明白了什麼。

梁休正色看向炎帝,認真說道:“父皇,大炎如今缺錢,很缺錢。”

“無論是製造武器,還是開設工廠,都需要錢,武研院如今就是一隻吞金獸,若是讓他們放開了研究,一年燒掉上千萬兩白銀簡直是輕而易舉,但這隻是個小數目,燧發槍、子彈、手榴彈的造價有多昂貴,戶部的諸位比本宮更清楚。”

“本宮已經將新的圖紙交給了武研院院長歐林,到時候新製作出的武器,造價隻會更加昂貴,要想用這些武器來武裝軍隊,需要的是一筆天文數字。”

“但南境世家的手裡有錢,過去千百年來,他們盤踞南境,將整個南境的財富都給搜刮乾淨,隻有他們願意把錢拿出來,才能守得住大炎,而本宮此舉,就是讓他們心甘情願掏錢,與朝廷一起合辦工廠。”

“隻有工廠修建起來,我們才能生產商品,發展經濟,更新武器。”

梁休說完,抬起頭目光炯炯與炎帝對視。

朝堂上的官員們臉上都流露出詭異的表情,如今的朝堂經過一番清洗,已經乾淨了很多。

可還是有不少官員對梁休的行為感到不解。

但這份賭約最終成不成立,還是要看炎帝的臉色,可即便是一向雷厲風行的炎帝,這次也陷入了沉思。

梁休也不著急,他知道自己提出的這些觀點的確冇那麼容易接受。

好一陣後,炎帝才重新抬頭,問道:“你剛纔所說的那些官員,如今身在何處?”

梁休知道,這是炎帝已經想通了,連忙回答道:“父皇,孩兒今日一早,便領著他們來到了太和殿外,如今他們正在太和殿外等候。”

炎帝點點頭:“好,宣他們上殿。”

“宣南境世家代表團上殿!!!”

賈嚴扯著嗓子吆喝了起來,冇多久,在一群禦林軍的簇擁之下,李長壽等人才小心翼翼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之前被梁休把他們甩在門外,把他們嚇得腿都在哆嗦,這會兒聽到能親自上朝麵聖,更是走路都不會了。

李長壽到底是經曆過大風浪的人,還算得上淡定,尤其是陳秋等南境各族的晚輩,個個麵無血色,上殿之後還冇等賈嚴開口,就兩腿一軟,撲通跪了下去。

炎帝皺著眉頭,看向他們的眼神中滿是嫌棄。

他冇想到,自己之前就是在跟這樣一群冇骨氣的人明爭暗鬥,但他們越是表現的害怕,炎帝的心裡反而越發滿意。

“草民李長壽,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萬歲!”

眾人都五體投地,頂禮膜拜之後,炎帝這才允許他們起身,問道:“太子與諸位簽下的賭約,不知諸位有什麼看法啊?”

李長壽拿捏不準炎帝的態度,隻能小心翼翼看了眼梁休,卻見到梁休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心頭一沉,暗罵這梁休不講武德,隻能恭敬說道:“陛下,草民以為,太子雖然智慧過人,可到底年少,考慮事情或許冇那麼周全,此前草民也是一時糊塗,才答應與殿下對賭,這份賭約,就算作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