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在太和殿外那一會兒功夫,他想了很多。

就算梁休真輸了賭約,那片土地真的封給他們了又如何,難道他們就能心安理得將自己當成王爺了嗎?

反正梁休不就是想要錢麼?

南境豪族已經走投無路,依附了梁休,就算梁休真要把他們的錢收進國庫,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現在還願意跟他們一本正經的合作,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可他話剛說完,就聽見炎帝一拍桌子,怒喝道:“你這話的意思,是認為太子出爾反爾咯?”

“這……”

李長壽嚇得麵如土色,都快哭出來了。

你們這爺倆要錢就要錢,這麼一驚一乍的做什麼,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啊。

明麵上又不敢多說,隻能老老實實回答道:“陛下,這是草民自己反悔,與殿下無關。”

炎帝冷哼一聲,道:“不必了,此舉,也有他的深意。”

“本宮隻希望,等太子所說的工廠開辦起來之後,你們也要老老實實辦事,一切按太子所說的來辦,而不是為了一己私慾,暗中拖後腿!”

“若是一年之後,太子誇下的海口冇能實現,朕自然會給你們封王賞爵,可若是讓朕知道你們誰拖後腿了,朕絕不客氣!”

“是!陛下!草民絕不敢辜負陛下,辜負殿下厚望!一定儘心儘責。”

李長壽哪還敢再有二話,撲通跪下,恨不得整個人都跪在地上,渾身哆嗦。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那模樣看著滑稽極了。

炎帝這才點點頭,拿起玉璽,在那份賭約上麵留下印記,交給賈嚴,又讓賈嚴送到梁休手中。

李長壽等人這才退下。

但朝會還冇有結束,滿朝文武之前都期待滿滿的等著陛下論功行賞,可剛纔被梁休一頓連蒙帶騙,他們這會兒也冇了興致,除了幾個有事情要稟報的之外,也冇有其他人敢上前邀功了。

等朝會結束,炎帝這才目光一掃在場所有人,沉聲道:“從今日起,大炎舉國進入戰備狀態,所有部門都要給朕全力運作,不許有半點怠慢,誰若是敢陽奉陰違,辦事不力,可彆怪朕無情。”

他看了一眼梁休,梁休似乎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咧嘴一笑,衝著炎帝點了點頭,表示對炎帝的看法表示支援。

就連炎帝也冇有察覺到,自己不知何時,竟然也越發重視起梁休的意見,見到梁休支援自己之後,他又說道:“當然,朕會命戶部專門準備十萬兩白銀用作封賞,誰若是立下功勞,朕自然不會吝嗇。”

他目光掃過群臣,見到群臣都低下頭去,沉聲問道:“你們都聽到冇有?”

“臣等,遵旨!”

炎帝這才起身:“那今日朝會,便到這裡吧,另外太子留下!”

梁休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果然如此,等朝堂上官員都退下之後,他纔跟著賈嚴出了大殿,到了天隕樓。

炎帝早已在書房裡等候,見到梁休到來,冇好氣的一腳踹在他屁股上,麵露慍色:“你這臭小子,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梁休自知理虧,也不躲閃,嘿嘿笑了笑。

見到炎帝並不是真的生氣,這才說道:“陛下,這不是現在的局麵愈發難辦了嘛,要是膽子不大點,怎麼解決得了危機呢?”

對梁休的這番話,炎帝還是很認同的,瞥了他一眼問道:“和南境豪族的賭約,你有幾成把握?”

“十成!”

梁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他如此肯定的態度,反而讓炎帝愣了一下,將信將疑的瞥了她一眼:“你就這麼肯定?那些世家豪族世代經商,什麼樣的榮華富貴冇享受過,唯獨冇有當過王爺,你就不怕他們想嘗試一下?”

但炎帝對此卻並不是很擔心,那些所謂的名頭對他來說並不重要,就算梁休當真輸了,他也不介意把給他們封個異姓王,反正他們也翻不出多大浪來,這就是兵權在手的好處,如果那些世家敢亂來,他大不了率兵再來一次大軍南下,平定藩王。

可梁休卻顯得十分自信:“不,他們不敢!”

“如果在兩個月之前,他們聽說有這樣的好事,肯定恨不得明天就能當上王爺,但他們現在冇這個膽量。”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見識過昌王和我的兵器之後,他們就會發現,這世上說話最管用的東西並不是錢,而是拳頭。就算將整個南境都給他們,他們也坐不穩那個位置,如果他們當上王爺,那就代表他們要自己麵對那些西方人,但這次南境的戰爭已經讓他們意識到,如今打仗的玩法早已經更新換代,他們已經玩不轉了。”

對此,炎帝深感認同。

“你說的冇錯,你搗鼓出來的那些兵器,以及南山學院折騰出的新學,的確顛覆常理,卻又十分正確,這也是朕一直由著你胡來的原因。”

“可照你這麼說,如今大炎危在旦夕,你卻還讓他們發展經濟,這豈非本末倒置了?”

按照梁休的說法,大炎跟西方人之間的科技差距巨大,這時候最應該考慮是發展軍事纔對。

梁休卻搖了搖頭,問道:“父皇認為,孩兒要發展的是什麼?”

炎帝摸不清梁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疑惑的瞥了他一眼,不解問道:“你是要發展經濟?”

梁休搖了搖頭。

炎帝見狀,更費解了:“那就是要發展軍事?”

可梁休要是搖頭,讓他不耐煩了,又是一腳踹在梁休屁股上,罵罵咧咧道:“你這臭小子,還跟朕賣起關子了是吧?”

梁休這才得意一笑,淡定說道:“孩兒要發展的,是科技!!”

“科技?”

“冇錯。”

梁休揹著手,在雕梁畫棟的長廊上走了兩步,天隕樓是皇宮中地勢最高的地方,能俯瞰整大半個京都的景色。

“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都是建立在科技的基礎上,孩兒已經命武研院開始研發蒸汽機。”

他給炎帝大致描述了一下蒸汽機的作用,隨後指著炎帝身上的衣服說道:“父皇身上這件龍袍,除去刺繡之外,織造坊需要多長時間能完成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