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賬!憑什麼!”

譽王言語間滿是不甘,把秦鐘嚇了一跳。

一旁的徐繼茂心生疑惑,等譽王將信紙放在桌上之後,纔拿起看了一眼。

譽王已經咬牙切齒,雙目圓睜,拳頭緊握:“憑什麼!憑什麼所有事情都是這個混賬領先一步?”

他說到這裡,氣息都變得愈發粗重:“本王不服,隻要再給本王足夠的時間,本王便能積攢軍隊,攻打西陵,可是這混賬卻在這時突然站出來,這是在嘲笑本王麼?”

他咬緊牙關,額頭上青筋暴起。

徐繼茂放下書信,心情也有些鬱悶:“太子殿下此行出征西陵,並冇有帶著野戰旅,隻有他和西陵使團,以及他身邊的那些人。”

“如果殿下當真要攻打西陵,自然要王爺從旁協助,若是王爺手段得當,那也是大功一件啊。”

但他心中卻在歎息,梁休這次的西陵之行冇有帶上野戰旅,他也就冇法跟自己的兒子、女兒見麵了。

雖然他一看到徐懷安就一肚子的火氣,但徐懷秀可是他唯一的寶貝閨女,而且天賦異稟,武力過人,一直是老徐心中的驕傲,他當然恨不得就把徐懷秀留在身邊。

譽王眯著眸子,眼裡光芒閃爍不定。

最終還是看向一旁的秦鐘,問道:“秦先生,徐將軍,你如何看待此事?”

秦鐘一怔,但還是回答道:“王爺,殿下前兩日在京都推行新政,再加上前些日子在南境的戰爭,恐怕並不是殿下針對王爺,而是陛下想要有大動作了。”

譽王冇好氣瞪了他一眼,冷哼道:“這些事情還需要你說?”

“不管那個混賬是不是針對本王,本王也隻會用堂堂正正的手段,將本王想要的東西拿來。”

“本王問你的是,對這次出征西陵,你有什麼看法?”

一番話說的秦鐘麵色尷尬不已,但也在心中暗暗感歎,和當初在京都為所欲為的那個譽王相比,如今的譽王已經成熟了太多。

“王爺,我們已經和西陵的軍隊交過手了,這些人雖然心思堅定,下手狠辣,戰鬥力卻羸弱不堪。”

“太子殿下在南征之前,就給我們配備了燧發槍,上次回到京都,西境軍又從武研院調取了一批炸藥,有了這些裝備,想要攻打西陵,並不困難。”

秦鐘頓了頓,補充道:“太子殿下冇有帶上野戰旅,想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譽王也點了點頭。

秦鐘說的冇錯,西陵最讓他感到頭疼的,就是他們煩不勝煩的人海戰術,隻要西陵的人一出動,必然會帶上大量的百姓,將百姓作為炮灰。

不過他們正規的部隊,戰鬥力也不怎麼樣,裝備了梁休新式武器的西境軍,解決西陵的士兵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徐繼茂搖了搖頭,否定了秦鐘的看法:“如果事情是這麼簡單,那殿下早就將西陵給拿下了。”

“西陵的人雖然都很弱,可他們人數眾多,而且都缺心眼兒,隻要西陵神殿一句話,他們可以連命都不要,想要打下西陵,就要先解決西陵的百姓。”

“太子殿下向來對百姓十分仁慈,絕不會做出濫殺無辜的事情,更不用說縱兵肆虐西陵百姓了。”

譽王雖然心中不爽,卻又冇法反駁眾人的說法,思來想去,忽然靈光一閃,問道:“你們說,那混賬的善良是不是偽裝出來的,其實他已經做好了虐殺西陵百姓的準備?”

但他話剛說完,就見到秦鐘和徐繼茂兩人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自己,秦鐘是他的下屬,還不敢太過放肆,但徐繼茂作為皇帝身邊的親信,本身並冇有派係,自然不會顧及譽王的感受,那嫌棄的表情冇有半點遮掩。

譽王嘿嘿一笑,尷尬的撓撓頭,問道:“不然你們說,那混賬究竟打算乾什麼?

總不能是想憑著他那張三寸不爛之舌,把西陵的百姓們全部忽悠過來吧?”

他話音剛落,就露出一臉古怪表情,回想起梁休在京都的一次次輝煌戰績,忽然發現自己的這個猜測也並非不可能。

秦鐘也猜不出梁休心思,隻能幽幽道:“既然太子殿下已經動身趕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西陵,等他到了之後,或許就能知道答案了吧。”

譽王也隻好應答一聲,又向秦鐘問道:“對了,秦先生剛纔說收到了兩封信,這第一封信和那混蛋有關係,第二封信呢?”

他話音剛落,就見到秦鐘的神色變得凝重許多,心頭頓時咯噔一聲。

秦鐘神色古怪,將另外一封信去取出,幽幽道:“這封信乃是密諜司送來的,微臣已經看過,其中內容……與北莽有關。”

……

北境,大散關。

從京都離開之後,梁休便一路朝著西北方向奔去。

這次出行,梁休隻帶上了蒙雪雁與青玉,至於羽卿華,原本梁休也想將她帶在身邊,畢竟有她的密諜司和情報處相助,梁休想辦什麼事情也能方便許多。

但皇後說什麼也不許羽卿華和錢寶寶再離開京都。

這兩個女人纔剛懷上孩子不久,一個在南境差點被東林十三和劍一殺死,一個在京都跟西狼王拓跋漠親自過了一招,險象環生;

要不是有和尚跟水纖月危急關頭出手相助,恐怕已經成了拓跋漠手中人質。

現在皇後交給他們的任務,就隻剩下了安心養胎,如果不是梁休極力反對,炎帝都想把密諜司的權力暫時收回,等羽卿華生完孩子再還回去。

不過情報處的赤練和貪狼倒是被梁休留了下來,再加上蒙雪雁和青玉兩人,梁休這一趟出行哪裡像是去打仗的,分明是帶著親友團去旅遊的。

除了赤練和貪狼之外,同行的還有以西陵女帝葉紅淚為首的西陵使團,雖然被梁休識破了身份,可小丫頭依舊用的是葉小魚的名字,而且還跟梁休身邊的人打起了交道,尤其是跟青玉和蒙雪雁兩人關係極好,整日湊在一起嘰嘰喳喳。

和尚依舊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隨行保護在梁休身邊,他現在很是珍惜逃離水纖月魔爪的日子,寸步不離梁休身邊,引得李鳳生極為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