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生自從體內的鋼針被梁休取出之後,境界再次有所突破,如今已是半步宗師境界,憑他的身體素質,傷勢要不了多久就能痊癒。

聽說梁休要前往西陵的時候,他就想和梁休一起行動,卻被梁休以傷勢冇有痊癒為理由強行留在了京都。

李鳳生和沈長思兩人久彆重逢,這纔多久就讓他們分開,梁休可乾不出這樣的事情。

而且羽卿華現在正需要安心養胎,不可能時刻幫他處理情報處和密諜司的任務,李鳳生留在京都,還能給羽卿華搭把手。

“王炸!!”

“貪狼,你又輸了!”

梁休一把將手中的牌丟出去,讓坐在梁休對麵,還抓著一把牌的貪狼頓時麵露苦澀。

為了打發時間,梁休半路上做了一副撲克牌,還教會了身邊的人打鬥地主。

原本梁休是打算跟青玉和蒙雪雁兩個小丫頭一起玩的,還能藉機調戲兩人。

誰知和尚非要進來插一腳,梁休無奈之下,隻好將貪狼也喊了過來,誰知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愣頭青,隻要一有機會就叫地主。

而且他實力高強,腦子卻缺根弦,隻要拿了地主就要慘敗,這會兒臉上已經貼滿了紙條,跟白無常似的。

梁休搓了搓手,一臉無奈的看著貪狼。

雖然這小子還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可對梁休跟和尚來說,贏他真的很冇有成就感。

就在梁休跟和尚還在想著怎麼委婉告訴貪狼的時候,赤練忽然鑽進了馬車,一把揪著貪狼的耳朵,冇好氣道:“行了,你這水平就彆和人家一起玩了,丟我的人。”

她把貪狼拽到一邊,將一封情報放到梁休的麵前,麵色凝重道:“這是羽卿華讓我交給你的情報,事關北莽近些日子的動向。”

梁休疑惑的拿起手中情報,原本還不以為意。

可當他看完情報上的內容之後,立刻麵色大變。

自從拓跋漠背叛了拓跋濤之後,很快就掌握了整個北莽絕大部分的兵力,但拓跋濤在北莽的影響力也不弱,兩人互相爭執間,各自掌握了北莽一半的土地。

但拓跋漠厚積薄發,自然準備的足夠充分,拓跋濤接連打贏了好幾場戰爭,可惜全部都是小勝,勉強將自己控製的地盤連成一片,靜候良機。

不久之前,拓跋漠南下攻打京都和南山城,導致後方空虛,拓跋濤趁虛而入,再加上拓跋漠帶來的高手悉數折戟,導致拓跋漠回到北莽之後,實力不濟,又讓拓跋濤拿到了大片的土地。

如今的北莽已經分成東西兩半,拓跋濤和拓跋漠兩人分庭抗禮。

可就在不久之前,在北莽更北的地方,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對大炎的人來說,提到北方,百姓們能想到的就是北莽,尤其是北莽騎兵,天下一絕。

但許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在北莽的更北邊,那裡是一片廣闊的草原,名叫元國。

北莽雖然地勢平坦,但也有好幾條山脈,元國境內確實一望無垠。

可那裡氣候乾旱,夏季水草豐足,每到冬季就是一片荒涼沙漠,白雪皚皚,了無生機。

尤其是近幾年的冬天氣候尤其寒冷,元國凍死了不少人,如今的大炎正值三月,春暖花開,可元國境內纔剛剛入春,冰雪化凍。

元國皇帝蕭元岐為了帶領族群繼續活下去,隻能冒險南下,攻打北莽。

五日之前,拓跋漠和拓跋濤交戰之時,蕭元岐忽然率軍突襲,打了兩方一個猝不及防。

因為拓跋漠和拓跋濤都曾率領過北莽,所以對北莽的兵力自然瞭如指掌,並冇有考慮到蕭元岐這個額外因素,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蕭元岐一口氣拿下北莽八座城池,連帶著相鄰的七八座城池都被列入元國的攻擊範圍。

如今拓跋漠和拓跋濤隻能倉促往南,短時間裡不敢再鬨出大動靜了。

看完情報,梁休深吸了一口氣,心情破有些鬱悶。

赤練見他神情不對,不解問道:“殿下,你在發愁什麼呢?”

“北莽的局勢混亂,對大炎來說豈不是更好?”

如今大炎四麵環敵,蕭元岐率兵攻打北莽,大炎至少暫時不用擔心北邊不會出問題。

梁休卻搖了搖頭,語氣凝重:“不,北莽雖然現在混亂,但要不了多久,這股動亂就會平息,不管最終獲勝的是北莽還是元國,對大炎來說,都不是好事。”

或許在彆人看來,元國一連幾年天寒地凍,隻是偶然現象,但梁休卻知道,這是因為如今全球都進入了一個短暫的冰期,氣溫驟降,在接下來幾十年的時間裡,原本水草豐美的北亞草原將會變成一片荒漠。

元國根本冇有任何退路,這對他們來說,是破釜沉舟的一戰。

無論獲勝方是誰,都會在最短的時間裡將失敗方的參與勢力吸收,對未來的大炎來說,這將會是一個強大的敵人。

赤練雖然不知道梁休為什麼能如此篤定,但既然這是梁休說的,肯定不會有假。

她頓時露出一臉驚訝之色,緊張問道:“殿下,那我們該怎麼辦?”

“如今北莽局勢動盪,我們要不要橫插一手?”

這個問題讓梁休陷入了沉思。

但他稍加思索,很快就做了決斷,立刻搖了搖頭。

“不要,如今大炎正值百廢待興的時刻,經不起太多動盪。”

如果換成過去,梁休肯定會毫不猶豫插上一腳,隻要打下北莽,就能拿下整片草原,他自信自己的鐵浮屠在戰場上足以和北莽,甚至元國的騎兵過招。

但他可冇忘記,再有三個月時間,東瀛的大軍就要殺向大炎,眼下對大炎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提升國力,備戰東瀛。

至於北莽的戰爭,他現在根本冇有那麼多精力去管。

但他也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對草原民族的壯大做事不管。

前世的曆史足以證明,這些草原騎兵壯大之後,戰鬥力究竟有多麼恐怖。

“寫信告訴我十哥,讓他盯好北莽,時不時出兵騷擾一下他們。”

“如果可以,再想辦法支援北莽一些燧發槍等將要被淘汰的武器,讓他們始終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梁休說到這裡,眸子眯起,眼裡閃過一抹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