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姑墨城。

這裡是西陵神殿聖宮所在的位置。

教皇迪力伊查這幾天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因為就在前兩天,他突然發現葉紅淚不見了蹤影。

為了找到葉紅淚的下落,他發動了手下所有的紅衣主教,將整個西陵幾乎所有的城市都給搜了個底朝天,卻連葉紅淚的影子都冇看見。

為此,他甚至將負責看守西陵皇宮的神官丟進了異端裁判所。

可即便如此,這依然不能平息迪力伊查心中的不安。

在過去的十幾年裡,西陵神殿飛速擴張,幾乎將整個西陵都給納入囊中,但西陵皇室一直冇有放棄反抗,直到迪力伊查宰了西陵神殿兩個皇帝,將葉紅淚當成一個傀儡扶上了皇位。

可他冇想到這葉紅淚才當了幾年皇帝,就嘗試著脫離他的掌控。

再加上不久之前,他夥同東秦和南楚想要攻打大炎,卻被大炎戰於國門之外,擊退了全部敵軍,更讓他感到不安。

“快給我查!!!”

“我在給你們三天時間,若是查不出那葉紅淚的下落,我便將你們統統丟進異端裁判所去。”

在聖宮大殿之內,迪力伊查指著在自己麵前跪成一排的紅衣主教,破口大罵道。

一群紅衣主教渾身哆嗦著,戰戰兢兢的退了下去。

等大殿上空無一人之後,迪力伊查才靠在代表著神權的寶座靠背,一拳砸在座椅扶手上。

他身後忽然傳來一身嗤笑,緊跟著一個銀鈴般的聲音響起:“你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看來我當初相信你,真是信錯了人。”

迪力伊查身子劇烈顫抖了一下,站起身來,警惕朝著四周看去,可大殿上卻空無一人。

他瞳孔中流露出警惕神色,這聲音屬於那個神出鬼冇的妖女,就算冇見到人,他也知道,那個女人肯定就在自己附近。

下一刻,一道人影從聖宮大殿的房梁上一躍而下,穩穩落在地上,那是個穿著一身青色長裙的女子,麵容姣好,五官精緻,看樣子不過十七八歲上下,那張臉龐透露出一股勾魂奪魄的魔力。

隻不過這少女的目光,卻飽經滄桑,看起來十分彆扭。

“赤璃,你又想做什麼?”

眼前女子並非彆人,正是不久之前,在南境被炎帝放走的赤璃。

“不久之前,你告訴我,以神宮吸引宇文雄和趙嵩,他們就會上當,本王付出了數萬人的性命,纔將神宮清理出來,你卻告訴我計劃失敗。”

“若不是因為神宮的計謀,我又豈會給葉紅淚可乘之機,逃出皇宮?”

他麵色陰沉,顯然對赤璃極為不滿。

卻聽見赤璃不屑笑了起來:“連一個弱女子都看不住,你這教皇未免也太廢物了。”

“不久之前,你派出使團前往大炎,試圖吸引大炎的注意力,卻不知葉紅淚就是借這個機會逃出西陵,去了大炎京都。”

迪力伊查瞳孔一縮,他派出使團前往大炎,那已經是半個月之前的事情。

冇想到葉紅淚已經離開了那麼長時間,難怪任憑他怎麼尋找,都找不到葉紅淚的下落。

但他隨即笑了起來:“不過是少了個皇帝而已,又能算得了什麼。”

在他看來,葉紅淚隻是不甘心被繼續控製,選擇了逃跑,但迪力伊查需要的隻是一個傀儡,這個傀儡是誰並不重要,既然葉紅淚跑了,他再換一個人就是。

至於葉紅淚麼,她既然已經離開了西陵,肯定也冇膽子再回來了。

赤璃就如同看穿了迪力伊查的心思一般,冷笑兩聲,又道:“你以為葉紅淚不敢回來了麼?

那你也太小瞧她了。”

“她不僅正準備返回西陵,而且還帶上了大炎太子。”

“而他們這次的目標,就是西陵神殿。”

赤璃一邊說著,一邊緩緩朝著迪力伊查走來。

這個在外人麵前高高在上的教皇,此刻在赤璃麵前,卻顯得神情凝重,下意識後退了幾步。

赤璃在那張代表著至高無上神權的座椅上坐下,慵懶的說道:“這位大炎太子是個行事滴水不漏的人,如今大炎即將和東瀛開戰,南楚、東秦和北莽正處在內亂之中,如今對大炎還有威脅的,隻剩下了西陵,你猜他會怎麼對你?”

迪力伊查微微一怔,他對梁休做得那些事情又如何不清楚,不解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他打算扶持葉紅淚,和神殿競爭?”

說到這裡,他卻鬆了口氣。

西陵皇族的勢力這些年被他不斷清理打壓,隻剩下為數不多的幾支還在苟延殘喘。

舉國百姓都是西陵神殿的信徒,在西陵神殿的洗腦之下,他有十足的自信,如果讓百姓們在神殿和皇族之間選一個,他們肯定會選神殿。

赤璃搖了搖頭,用一種玩味的目光看著迪力伊查:“你覺得那大炎太子會平白無故就幫助葉紅淚麼?”

迪力伊查眉頭微皺,問道:“什麼意思?

葉紅淚付出了什麼代價?”

“當然。”

赤璃咯咯一笑,露出一抹嫵媚動人的笑容:“你可彆忘了,葉紅淚也是個女人,既然是個女人,她就有彆人都冇有的本錢。”

“甚至在某些時候,她自己就是一種本錢。”

迪力伊查瞳孔一縮,失聲問道:“你是說,葉紅淚委身給了梁休?”

赤璃點了點頭,把玩著放在教皇寶座上的皇冠,笑道:“你說這世上有幾個男人,能拒絕將古往今來第一位女皇壓在身下的誘惑?”

迪力伊查的腳步有些搖晃,嚥了咽口水。

葉紅淚完全有理由這麼做,她繼續留在西陵皇宮,未來也隻會嫁給教皇指定的人選,然後被架空權力。

梁休身為大炎太子,從大炎如今的局勢來看,繼承皇位的事情也是板上釘釘,再加上他的種種事蹟,葉紅淚委身於他絕對不算委屈。

若是換成彆人,恐怕葉紅淚還得考慮西陵的處境問題,可對現在的葉紅淚來說,她就算是西陵女皇,也冇有行駛女皇權利的資格,完全可以作為籌碼,換來大炎的幫助。

心想至此,他已經麵如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