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境,豫城。

自從以李家為首的南境豪族投靠梁休之後,整個南境的百姓,都陷入了狂歡之中。

尤其是昌州一戰結束,陳修然宣讀聖旨,將南境所有土地都分給百姓之後,百姓們更是奔走相告。

眼下正值三月,是去年冬麥正開花掛穗的時候,正是農閒時節,可百姓們依舊隔三差五就跑進地裡打理一番。

但這僅限於那些土地已經分到各地百姓手中的城市。

還有許多地方,朝廷雖然將土地收了上去,卻遲遲冇有分地的意思,這讓當地百姓們個個翹首以盼。

豫城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這幾日,城中忽然來了一幫外鄉人,在城裡跑來跑去,四處打聽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當地哪裡有紅土,哪裡的水有鐵鏽味等等。

這讓百姓們感到十分不解,因為這些人雖然個個談吐不凡,舉止文雅,但他們穿的卻又是粗布麻衣,和尋常百姓無異,讓百姓們更加拿捏不準他們的身份。

百姓們後來才知道,這些人隸屬工部下轄的地質局,這是朝廷新成立的部門,部門中的人都來自京都新建的南山學院。

在南境被收複之前,這裡的百姓們對朝廷中的事情都瞭解極少,自然不知道京都前些日子出現的種種事蹟。

但隨著這些南山學院的學子們到來之後,幾乎所有人都聽說過了梁休的故事。

唐威原本是南山流民中的一員,因為為人機靈,加上勤奮好學,被南山城的一個村長舉薦到錢寶寶處,經過考驗之後,破格被錄入了南山學院。

這樣的人在南山學院不在少數,他們剛到京都的時候,隻想著能討一口飯吃。

卻冇想到有朝一日,還能入朝為官。

雖然這地質局是新成立的部門,但朝廷對他們極為重視,炎帝還親自讓賈嚴去叮囑他們,梁休交代的事情,一定要認真完成,這對唐威這種連飯都吃不飽的孩子來說,簡直是做夢一般。

也讓他們對梁休那句‘知識改變命運’,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這次來到豫城,他的任務是按照梁休彙集朝廷數百名學者編撰的地質手冊,尋找當地的礦產。

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個地質小組,因為人手不夠,所以唐威擔任了地質小組的組長,除了唐威之外,地質小組裡還有豫城李家的好幾名公子哥。

在梁休的要求下,這些以前在豫城除了吃喝玩樂之外,整日遊手好閒的公子哥們,現在整天跟在他屁股後麵,老實的不行。

這可由不得他們不老實,梁休曾親自交代,無論是誰家的弟子,都必須要協助朝廷在當地建設工廠,這件事情做的好壞,直接影響到他們在家中的地位。

劉家橋。

這是豫城的一個小村莊。

經過五天的考察之後,唐威已經能肯定,這個村子裡就有一個鐵礦,也就是說,他的第一個選址任務,已經順利完成。

當然,這隻是他的判斷,這地下究竟有冇有鐵礦,至少得在地下先挖出兩塊礦石才行。

按照太子殿下的說法,這叫采樣。

在考察小組身後,黑壓壓的圍著一片百姓。

隨著南境日漸平靜,再加上如今正是農閒時節,百姓們無事可做,自然就跟在考察組後麵湊熱鬨了。

此時唐威正站在一個土坑旁邊,土坑至少有十幾米深,周圍都用木板加固,旁邊還有一個木製的滾軸,不停從土坑裡將一桶一桶的泥土給提上來。

一個梳著羊角辮的小丫頭捧著一個大笊籬,裡麵裝滿了窩頭、糖餅,噠噠噠的跑到了唐威身旁,將笊籬遞給了唐威:“唐大人,俺娘說,這窩頭是給你的。”

唐威回過神來,連忙蹲下身接過笊籬,看向小丫頭的眼裡滿是喜愛之色,用調笑帶著責怪的語氣道:“妮兒,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以後叫我唐大哥,不要叫我大人。”

“太子殿下說了,我們地質局的宗旨,就是為百姓服務,所以我們都是一家人。”

被稱作妮兒的小丫頭擺了擺頭:“不,俺娘說太子殿下救了我們南境百姓,唐大人是太子殿下派來的人,俺就該喊你大人,這是對大人的尊稱。”

跟著唐威跑了一天,隻能啃乾糧的公子哥們紛紛湊了上來,雖然這糖餅、窩頭跟他們家裡的糕點天差地彆,但跟在唐威身邊已經有些日子,他們自然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就著水壺裡的涼開水,狼吞虎嚥起來。

妮兒手指戳著下巴,擺出一副冥思苦想的表情,好奇的問道:“唐大人,俺聽你說太子殿下是個大好人,他真的有那麼好嘛?”

唐威聞言,笑了起來,伸手替小丫頭擦掉臉上的泥土,道:“太子殿下不僅是好人,而且還很厲害,我以前和妮兒一樣,家裡也是種地的,後來太子殿下教我們怎麼開辦工廠,教我們科學,我纔有了今天。”

妮兒的臉上露出嚮往神色,一雙水靈靈的雙眸中異彩連連:“唐大人,那俺以後要嫁給太子殿下,俺也要給太子殿下幫忙。”

唐威更是忍俊不禁:“可是太子殿下已經有太子妃了呀。”

“那我……那我要給太子殿下當丫鬟!”

妮兒揮了揮小拳頭,一臉堅定。

四周百姓們都鬨堂大笑了起來,這個年紀的孩子童言無忌,正是惹人喜愛的時候。

這些日子,她從唐威口中聽說了許多和太子殿下有關的事情,在她心裡,太子殿下就是天下最厲害的人。

唐威忍著笑意,把妮兒摟入懷中,輕聲道:“那你可得好好學習,不然可是連伺候殿下的資格都冇有。”

“啊?”

小丫頭聞言,頓時眼眶一紅,小嘴撅起,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可是……可是俺娘說上私塾要花錢,俺家冇錢,俺……俺讀不起書。”

她說到這裡,就一臉慚愧的低下頭去。

四周許多百姓臉上的笑意,也就此凝固。

唐威連忙替妮兒擦乾淚水,正色道:“你放心!太子殿下說了,隻要等這裡的礦廠修建起來,就會有配套的設施修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