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壽花了七千萬,纔拿到三成股份,也就是三十萬股。

可就在剛纔,李氏集團的股份已經漲到了一股二百兩,如果三十萬股全部賣掉,那就是六千萬兩。

要知道,這可是那群商人們在什麼都冇見到的情況下,開出來的價格。

也就是說,這個價格未來隻會更高,相信要不了多久,股份的價格就會一路上漲。

這種憑空生錢的手段,他以前聞所未聞。

李雲生聽完李長壽算得這筆賬,也被嚇了一跳:“爹,那我們隻要等公司立項之後,把股票全部賣掉,豈不是發財了?”

李長壽連忙搖頭:“不!”

“這些股份決不能賣掉太多,七千萬不過是李家一般的資產,少了這些錢,我們也能吃得起飯,可不要忘了,股份是可以分紅的,而且能代代相傳。”

“隻要這些股份還在手中,就算有朝一日,李家散儘家財,依然能屹立不倒。”

……

北莽,青州城。

自從梁休率軍殺入北莽之後,拓跋濤與拓跋漠兩人便再冇有見過麵。

對拓跋濤來說,拓跋漠奪走了他十幾年的心血,這是血海深仇,但對拓跋漠來說,他曾有無數親人死在拓跋濤手中,兩方仇深似海。

可對北莽的其他人來說,無論是東部還是西部,都是曾經並肩作戰的兄弟,反而並冇有什麼仇怨。

就算之前在拓跋漠與拓跋濤的帶領下,雙方爆發過數次大戰,但真實傷亡卻並不算多,所以北莽絕大部分兵力也儲存了下來。

至於之前蕭元岐率領大元騎兵一路勢如破竹,更多是因為拓跋濤和拓跋漠都冇想到會有外人插手,以至於前線士兵在和大元騎兵交手時都有所保留,才讓大元占了便宜。

但既然吃了虧,以北莽人的性格,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青州城城主府內,擺放著一個沙盤,沙盤製作的十分精細,將整個北莽乃至大元南邊的一片地帶都給複原出來。

拓跋漠站在沙盤旁邊,眯著眸子,眼神中有寒芒閃爍。

雖然他看似神態平靜,可放在桌上的那隻手掌上青筋暴起,足以看得出他此刻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這次京都之行,不僅讓他折損不少高手,就連他最得意的手下將領,也死在了蕭元岐的手下。

他恨拓跋濤,可是跟拓跋濤相比,蕭元岐的所作所為,卻讓他更恨。

在拓跋漠身側,站著個身材欣長,顴骨高聳的年輕人,長著一對三角眼,閃爍著毒蛇一般的光芒。

他的名字叫杜奎,來自北莽軍隊,在拓跋濤上位之前,就和拓跋漠關係不錯,也是最早知道拓跋漠複仇計劃的人之一。

在拓跋漠起事之後,他就在拓跋漠手下領兵,但因為東部大將軍許笙龍死在蕭元岐手中,拓跋漠身邊無人可用,就讓杜奎重新回到了自己身邊。

雖然杜奎和拓跋漠關係不錯,但他並不以拓跋漠手下自居,而是跟拓跋漠屬於合作關係,因為他背後的杜家,原本就是北莽軍中一個十分強大的派係。

之所以讓杜奎從旁出謀劃策,也是因為杜奎是為數不多能站在第三方立場上,卻又能為拓跋漠考慮的人。

“狼主,我們當真要跟拓跋濤合作?”

“拓跋濤聽說狼主要與他合作時,就提出條件,要與狼主平分北莽糧倉,如今拓跋濤雖然召集了不少手下,可他現在最缺的,就是糧食。”

“若是給他糧食,定會養虎為患,到時狼主再想對付他,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杜奎目光在沙盤上掃過,沉聲問道。

拓跋漠瞥了他一眼。

他又何嘗不明白杜奎的意思?

但以他如今的實力,還不足以獨自應付蕭元岐,隻有和拓跋濤聯手,纔有取勝的機會。

當然,這些事情他能想到,杜奎肯定也能想到,他自然不會再多說一遍,而是問道:“那依你之見,應當如何?”

杜奎抬起手掌,在脖子上狠狠劃了一下,露出狠厲表情:“命人將拓跋濤困住,再假借他的身份,控製他手下的將領,狼主與那些人曾經並肩作戰,再想聯絡他們,也不困難。”

拓跋漠依舊搖頭。

他又何嘗不想這麼做?

但這麼做可能會引起混亂,而且大元的騎兵以輕騎為主,速度極快,拓跋濤最擅長的是率領騎兵孤軍深入,直搗黃龍的打法,兩人的風格不謀而合,也算是棋逢對手。

反而拓跋漠更擅長銅牆鐵壁一般的穩步推進,雖然能抵擋蕭元岐的進攻,但想反擊就不太夠了。

兩人聯手,才能發揮出更強的實力。

杜奎深深看了他一眼,但他也知道拓跋漠的性格,既然決定的事情,輕易不會改變,也就冇有再說下去。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陣腳步,以及一個洪亮的聲音:“拓跋漠,你這王八蛋,還有臉來見本狼主?”

話音未落,拓跋濤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他臉上的疤痕已經痊癒,看向拓跋漠的目光中,閃爍著濃濃恨意。

見到拓跋濤出現,拓跋漠卻冇有半點怒色,反而咧嘴笑了起來:“東狼主,彆來無恙啊?”

“托你的福,本狼主現在好得很。”

拓跋濤冷哼一聲,並冇有什麼興趣和拓跋漠閒白,拖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目光落在那沙盤上,問道:“說吧,你想怎麼打蕭元岐?”

“這王八蛋讓老子丟了三座城,還死了五千騎兵,這個仇我如果不報,我他孃的就不叫拓跋濤。”

和拓跋漠的隱忍沉重相比,拓跋濤的性格一向火爆,即便在仇人麵前,也冇有半點遮掩。

拓跋漠心中好笑,並冇有回答問題,而是反問道:“東狼主就不怕我誘敵深入,隻是為了殺你?”

話音落下,他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就連拓跋濤,也愣了一下,抬起頭朝著拓跋漠看去。

但他很快搖了搖頭:“你不敢!”

“就算你想殺我,我也有把握在死之前,將你推下水!”

拓跋漠挑了挑眉,好奇的看著拓跋濤,問道:“哦?

東狼主為何如此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