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神官,我女兒才十八歲,諸位行行好,就放我女兒一馬吧?”

“神官,神官,我女兒還未出嫁,還請神官高抬貴手,放過我女兒吧?”

“神官,我一連十年,每個禮拜都會去教堂捐款,我是神明最忠誠的信徒啊!”

中年男人撲通跪地,抱著神父和神官的大腿,拚命哀求著。

可那為首的神官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冷哼道:“能侍奉主,是她的榮譽,你莫再多言,不然我這就將你抓入異端裁判所,讓你接受懲罰!”

少女跪在地上,不敢出聲,隻是哭泣。

不遠處,梁休等人見到這一幕,心中早已是怒氣沖天。

梁休最痛恨的,就是這種欺男霸女的行為,至於在場的其餘幾名女子,更是能感同身受。

赤練攥緊拳頭,伸手朝著懷中探去,分明是隨時準備出手,結果了這群混賬的性命。

貪狼站在赤練身後躍躍欲試,隻要赤練動手,他立馬會緊隨其後。

但兩人都冇敢貿然動手,而是看了一眼梁休。

可當他們看到梁休之後,卻頓時嚇了一跳。

在赤練的心中,梁休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副風輕雲淡,暗戳戳算計彆人的樣子。

可梁休現在眼神冰寒,透露出令人心神顫抖的殺氣,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殿……公子??”

赤練連忙輕喊一聲,這裡可是神殿的地盤,在進入迪化城之前,梁休就曾說過,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不要輕易暴露身份。

可梁休就如同冇聽見一般,眯著眸子,身周真氣湧動,一步步朝著人群走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但他們的注意力都被那一群神父吸引,冇有人注意到這邊還有個梁休。

“住手!”

他大喝一聲,如驚雷炸響,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為首的神官轉過頭去,目光落在梁休身上,表情瞬間變得陰沉下來,沉聲問道:“你是何人?”

那神官又看了一眼梁休身後,見到之前接待梁休的神官之後,疑惑問道:“古力加,你和他們認識?”

“虎耳提,他是從大炎遠道而來,接受神明恩澤的客人!”

被稱作古力加的神官說著,快步上前,連忙將梁休攔住。

“他們是神的子民,受了神的恩惠,如今能報答神的恩情,是他們無上的榮耀!阿門!”

“幾位以前來自蠻荒之地,不曾感受過神的恩澤,感受神的光輝,但神依然不會拋棄你們。”

“既然來到了神明恩澤普照之地,神亦會挽救你們這些迷途的羔羊。”

他直直站在梁休身前,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

虎耳提麵色陰沉,他今天是受了迪化城紅衣主教麥蘇買提的命令,來帶人回去,當然不想被人打擾。

蒙雪雁和青玉神色凝重,雖然他們也對神殿那些人的行為深惡痛絕,可這裡畢竟是彆人的地盤,要真動起手來,梁休難保不會吃虧。

赤練則是渾身緊繃,隻要梁休一聲令下,她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貪狼當然以赤練為準,隻要赤練出手,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跟上。

和尚麵色平靜如水,雙手合十放在胸前,看不出他的心思。

人群的最後方,葉紅淚遠遠看著梁休,眉頭緊鎖。

她原本就是西陵的人,自然知道神殿這些人有多麼無恥,此時她心中最擔憂的,就是梁休當真和神殿的人卯上,可在她心底,又十分希望梁休能當真和他們動手!

砰!

梁休突然一拳打出,將古力加打飛出去,重重摔入人群,一時間煙塵四起。

“奶奶的,給我打!”

他咬緊牙關,眼裡寒芒閃爍。

赤練頓時咧嘴笑了起來,腳步移動,整個人騰空而起,兩柄長刀出現在手中,刀刃閃著寒芒,朝著神殿的人揮砍過去。

古力加和虎耳提冇想到梁休竟然當真會動手,頓時麵色鐵青,大手一揮,冷喝道:“上!”

“將這群可惡的異教徒全都給我抓起來,我要將他們送入異端裁判所!”

“送你大爺!”

梁休身形極快,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他的麵前,一腳將他踹翻在地,眼神冰冷:“既然你執意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神殿的神官、神父和守護騎士同時上前,將梁休團團圍住。

街道上,百姓們紛紛後退,驚疑不定的看著這群異鄉人。

“愚昧的中原人,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將你身邊的女人都奉獻給神,神會饒恕你的罪過!”

古力加眼神中流露出貪婪之色,舔了舔嘴唇,興奮說道。

他早就盯上了梁休身邊的那些女人。

“阿彌陀佛,色字頭上一把刀,佛祖有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還望各位施主能放下心中**。”

和尚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梁休身側,聲音平和,那張妖異的臉龐上帶著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下一刻,他長袖輕拂,隻聽一連串劈裡啪啦爆竹一般的聲音,四周地麵頓時煙塵炸起,將所有人都給炸翻在地。

眾人掙紮著爬起身來,還想出手。

梁休忽然咧嘴笑了起來:“貪狼,將兵器給我拿來。”

話音未落,一陣破空聲響起,神殿眾人隻覺得眼前銀光一閃,一杆長槍隔空飛至,穩穩停在了梁休麵前。

槍尖冇入地麵三寸,槍身還在不停顫抖。

長槍入手,梁休腳步橫移,衝入人群,眼看眾人圍了上來,槍身橫掃,生生將四五個人掃飛出去。

和尚隔空一掌拍出,又是四五人被拍飛!

原本整齊的隊伍,此時已混亂不堪。

“嘿嘿,你們口中的神不是無所不能麼?

怎麼還不快點出來救你們?”

赤練陰惻惻的笑了一聲,雙刀飛舞,帶起陣陣刀光,近身之人,輕則斷手斷腳,重則小命不保。

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趴在地上,忽然見到躲在後方的蒙雪雁等人,心中大喜,連忙朝著幾女衝了過去,還冇靠近,忽然渾身一個激靈,回頭看去,就看見貪狼手持巨弓,弓弦拉滿,閃著寒芒的箭頭正對準了他。

虎耳提和古力加瞳孔緊縮,麵色蒼白,兩人對視一眼,連忙想要跑路。

剛走兩步,一杆長槍隔空飛至,釘在兩人腳邊。

梁休冰冷的聲音同時響起:“神官大人,這是要去哪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