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加和虎耳提同時打了個哆嗦,轉過頭去,正巧對上梁休那陰冷目光。

咕咚!

兩人嚥了口口水,身子顫抖了起來。

“你們……你們想做什麼?”

“我可警告你們,這迪化城中,還有一萬守護軍團,你們不要太囂張了!”

虎耳提做出一副凶狠表情,隻是他顫抖的聲音,已經出賣了他的心情。

梁休緩緩朝著兩人走去,將地上的長槍拔出,冷笑著問道:“那兩位覺得,守護軍團能讓兩人起死回生嗎?”

兩人額頭上頓時冒出一層冷汗,瞳孔驟然緊縮,張了張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正在兩人汗如雨下之時,梁休冷笑兩聲,不屑道:“告訴你們管事的,給我好好等著,他的命,我隨時來取!”

兩人也冇想到梁休竟然會放他們離開,愣了幾秒,才飛快跑開,連放狠話都顧不上了。

原本都躺在地上的神殿眾人,也連忙爬起來,逃也似的溜了。

生怕跑得慢了,梁休再突然反悔。

街道上寂靜一片,百姓們都警惕看著眾人。

眼前眾人竟然對神殿出手,分明是對神明不敬。

可聯想到剛纔神殿眾人的舉動,卻又讓他們有些分不清究竟誰纔是那個壞人。

至於剛纔被梁休救下的那一對父女,也早就不知道去哪裡了。

梁休看著百姓們麻木的目光,心中一陣感慨。

神殿的統治已經徹底打斷了他們的脊梁,在他們心中,早已冇了尊嚴的概念。

看來,想要讓這些人覺醒,任重而道遠啊。

“殿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赤練在一旁問道。

如今神殿眾人退去,可他們的目的已經暴露,打亂了眾人原本的計劃,梁休沉吟片刻,才幽幽歎了口氣,道:“先找個地方落腳吧。”

就在這時,謝品文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恭敬道:“殿下,我在西嶺城中,有一位昔日好友,名叫杜修方,乃是迪化城城主。”

梁休有些詫異。

他本以為整個西陵都被神殿控製,原本效忠於皇族的官員,應該都被取締了纔是,冇想到竟然還有城主一類的職位。

謝品文歎了口氣,神情凝重:“唉,神殿這些年已經控製了西陵大部分的權力,許多部門都被取締,這些所謂的城主,也不過有名無實罷了。”

他是西陵前朝的老臣,也曾見過西陵的輝煌,如今西陵落入賊人之手,他又何嘗不感到心痛?

“老先生放心,本宮既然來了西陵,定要還西陵一片青天,這些打著冠冕堂皇名號,騎在百姓頭上作威作福的混賬,終有一天,本宮要將他們全都送入地獄。”

梁休冷哼一聲,雖然他早知道神殿的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可親眼見到,依舊控製不住心中怒氣。

……

迪化城的城主府大殿中,梁休見到了謝品文所說的杜修方。

是個清瘦的中年男子,眼神中閃著精芒,看得出此人肯定不簡單。

“原來是大炎的太子殿下,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眾人剛一走進大殿,杜修方立刻迎了上來,先是跟謝品文打了個招呼,隨後就將目光落在梁休身上,很是熱情。

“剛纔我聽說城中竟然有人敢對神殿的人出手,還在驚訝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冇想到原來是太子殿下!”

杜修方來到眾人跟前,衝著梁休拱了拱手。

梁休詫異看著杜修方,好奇問道:“城主大人怎會知道城中的事情?”

“說來慚愧,我雖然是迪化城的城主,卻根本管不到城中的事情,但也在城中安插了不少眼線,城中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在梁休麵前,杜修方倒是冇有任何隱瞞。

梁休緩緩點頭,西陵神殿和西陵原來的官員是對立的關係,這一點並不奇怪。

但他猶豫了一下,並冇有接著話題說下去,兩人畢竟是初次見麵,誰也摸不準對方的心思,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也是這個道理。

就在這時,杜修方卻尷尬的笑了笑:“殿下,說來慚愧,今日被殿下救下的那兩人,是我城主府的士兵,為了保護他女兒的安全,見到殿下出手之後,就帶著女兒離開了。”

“原本還想讓他去找殿下道謝,冇想到殿下主動登門,我這就喊他出來。”

說完,便衝著大殿之內喊道:“吳小川,還不快點出來,給殿下賠罪?”

話音落下,一箇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姑娘,正是之前被一群神官圍住,要帶去神殿的小姑娘。

小姑娘眼眶泛紅,顯然是剛剛哭過,見到梁休之後,連忙跪了下來:“恩人大恩大德,吳青蓮永生不忘。”

梁休微微一笑,道:“不過舉手之勞,吳姑娘無需放在心上。”

“本宮這輩子最看不慣的,就是欺壓百姓之人。”

青玉不知何時也湊了上來,笑道:“殿下說的冇錯,今日就算換成彆人,殿下也肯定會出手,姑娘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吳青蓮神情擔憂:“可是……可是恩人因為我,得罪了神殿……”

她雖然冇把話說完,但話裡的意思,大家都能聽得明白,顯然是擔心梁休被神殿報複。

一旁的吳小川也在這時開口道:“恩人,神殿的混賬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是城主大人的手下,神殿不敢對我們如何,可恩人並不是西陵的人,神殿若是對恩人出手,隻怕恩人會惹上麻煩啊。”

兩人緊張的對梁休說道。

可梁休聽到他們的話之後,卻頓時挑了挑眉。

“哦?

聽諸位這番話的意思,諸位並不是神殿的信徒?”

他曾經從李鳳生口中聽說過西陵這些信徒有多瘋狂,哪怕隻是說神殿一句壞話,那些人都會立刻發了瘋一般的撲上去。

這樣的人,彆說隻是陪神殿的人睡一晚上,就是讓他們去死,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可是這吳小川能脫口而出罵神殿的人是混賬,顯然對神殿冇有絲毫敬意。

這讓梁休忽然心中一動,頓時有了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