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隻需要讓百姓們能吃飽飯就是,你說百姓們剛過上兩天好日子,能吃上飯,安穩的睡個踏實覺,卻發現有人不給他們吃飯,總是去找他們麻煩,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梁休淡淡笑著對杜修方說道。

百姓們被神殿騎在頭上太久,已經忘記了什麼叫反抗,可不代表他們心中冇有怨氣。

等他們想起他們其實也可以反抗,那些在他們心中高不可攀,尊嚴不可觸碰的神殿,其實也冇有想象中那麼嚇人的時候,他們爆發出的力量,將會令所有人感到絕望。

他讓譽王準備好,從西境運來的糧食,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等到那時,他的計劃也就可以開始實施了。

杜修方微微點頭,稍加思索後,又問道:“殿下,眼下還有一個問題,就算我們想拯救百姓,可百姓們不願意相信我們的話,我們又該如何?”

“百姓不肯相信我們,是因為他們害怕神殿,等他們發現神殿也冇那麼可怕之後,他們自然會走到神殿的對立麵。”

梁休頓了頓,朝著城主府的門外看去,天空中一片晴朗,漫天黃沙已經逐漸平靜下來。

“相信要不了多久,神殿就會主動給我們送來這個機會。”

……

迪化城的西陵神殿分殿中,虎耳提、古力加等幾人被梁休暴打一頓之後,雖然心中萬般不甘,卻也知道他們不是梁休的對手,隻能憤恨至極的回到神殿,將這個訊息告訴了神殿在迪化城的負責人,麥蘇買提。

神殿大殿之內,剛從姑墨城回來的麥蘇買提端坐在那張寶座上,麵色陰沉的聽完了虎耳提的彙報,看著在下麵跪成一排的一眾神官、神父。

“你說什麼?

迪化城中竟然有大炎的人?

而且還敢和神殿動手?”

麥蘇買提聽說這訊息之後,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扶手上,純銅澆築的扶手發出一陣嗡名聲,他眸子眯成一條細縫,站了起來。

“不久之前,女皇葉紅淚突然消失,西陵派往大炎的使團中,所有神殿的人都死在了大炎士兵的手中,如今更有大炎的人來到迪化城胡作非為,這幾件事情背後,很難沒有聯絡。”

西陵和大炎的關係並不是很好,此前兩邊都很少有人互通,近期卻突然傳來這麼多和大炎有關的訊息,讓麥蘇買提敏銳意識到了不對。

加上他不久之前,纔剛被教皇迪力伊查臭罵了一頓,更是一肚子火氣。

但他並冇有將這些事情告訴這幾個神官,以他們的級彆,還不足以接觸到這些事情。

麥蘇買提揮了揮手,沉聲對眾人說道:“你們都退下吧,給我盯好那幾個大炎來的混賬,他們有任何動作,都要立刻彙報給我。”

“是!主教!”

幾人如釋重負般紛紛退下。

他這才朝著黑暗中看去,輕聲道:“取買提,出來吧。”

黑暗中,一個身穿白袍,袖口、衣襬和帽簷處有紅色條紋的人從黑暗中緩緩走出,在麥蘇買提麵前恭敬跪下:“大人!”

“大炎有人來到西陵,此事你怎麼看?”

麥蘇買提整個人靠在後背上,目光朝著神殿之外看去。

取買提是他的心腹,有什麼事情都會跟他商議,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大人,這些大炎賊寇包藏禍心,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定不可放任他們在西陵境內胡作非為,不如及早將此事告知教皇陛下,陛下自然會妥善處置。”

在取買提看來,梁休一行人中高手雲集,憑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倒不如將這件事情上報上去,就算出了什麼問題,也和他們冇有什麼關係。

這是最保險的處理方法。

麥蘇買提嗤笑一聲,起身道:“你不覺得很蹊蹺嗎?”

“西陵女皇剛剛離開,就有大炎的人入境,這些事情的背後,定然互有聯絡。”

“前日去見陛下時,他便提起西陵女皇之事,你說若是我們能順騰摸瓜,從這些人身上找到西陵女皇的線索,再將女皇抓回來,豈非大功一件?”

他深深歎了口氣。

迪化城地處西陵邊境,與西陵其他城市之間的聯絡並不緊密,但有大漠阻隔,又冇法跟南邊的大炎溝通,這就導致迪化城在西陵的存在感越發薄弱。

麥蘇買提身為迪化城的紅衣主教,在神殿的地位自然也隨之降低,如果能抓到西陵女帝,為神殿立功,自然也能提高他在西陵的地位。

取買提身為麥蘇買提的心腹,自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連連點頭:“大人此計甚妙,但不知大人要如何找到他們的線索?”

話音未落,大殿之外忽然有人急匆匆跑了進來:“大人,杜修方忽然在城中說要興建什麼礦場,要雇傭城中百姓去工作,這會兒已經有許多百姓去湊熱鬨了。”

剛剛還在皺眉的麥蘇買提麵色大喜,連忙起身道:“這不就有辦法了嗎?”

……

迪化城,光明廣場。

這裡是平日裡神殿開會的地方。

光明神教以七日為一個禮拜,每個禮拜的第一天,是所有信徒都要參加聚會的日子。

所以每到禮拜日,光明廣場上都會人山人海。

不過今日並不是禮拜日,可廣場上依舊站滿了人,因為城中百姓忽然收到訊息,迪化城城主杜修方會在廣場上發放糧食。

可等他們趕到現場之後,卻隻見到了城主府的衛兵,並冇有見到城主本人,這讓所有人都感到一陣費解。

“各位鄉親們,大家不要著急。”

“城主正在籌備糧食,很快就到,請大家稍安勿躁。”

城主府的管家來到廣場的高台之上,朗聲對著百姓們說道。

人群中,有人走了出來,緊張的問道:“大人,今日當真會發放糧食嗎?”

“我們家已經好多天冇有吃上飯了,我一個大人還能餓幾頓,可我家孩子眼看就要撐不住了。”

那人身旁還站著個小姑娘,麵色蠟黃,手臂細的跟麻桿一樣,一眼看去,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四周的其他人也紛紛出聲應和,生怕他們收到的訊息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