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的突然出現,在迪化城中引起了一陣恐慌。

百姓們驚慌失措,紛紛四處逃竄。

狼群卻已經趁著夜色進了城中。

迪化城的光明大道,也就是從城門直通光明廣場上的街道上,數百頭野狼邁著矯健步伐,一路向前。

四周到處都是倉皇躲避的百姓,這場景光是看著,就令人心驚膽戰。

“啊!!!”

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終於承受不住這樣的驚嚇,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聲頓時吸引了狼群的目光,數十隻野狼紛紛圍了過來,將那父女兩人給團團圍住。

狼群齜牙咧嘴,露出鋒銳森白的牙齒,閃爍著寒光!

小姑娘更加害怕,被嚇得臉色慘白,哭聲在漆黑的迪化城中迴盪。

狼群好似被這一幕激怒了一般,頓時嗷嗚一聲撲了上去。

那父親連忙起身,眉頭緊鎖,冷喝道:“畜生!還不退下!”

可野狼又如何能聽得懂人話?

十幾頭野狼同時前撲,眼看就要將男子壓倒在身下。

男子雙目赤紅,回頭大喝道:“丫頭,快走!!”

說完便抄起一把鋤頭,朝著狼群衝了過去。

“爹!不要!”

“爹!我們一起走!!”

少女驚慌失措,緊張地對他父親大喊道!

可他父親已經衝入狼群,就算想退,也冇機會了!

十幾隻野狼將男人團團圍住,領頭那隻灰狼一口咬在他小腿上,腦袋一甩,帶下一大塊肉來,男人小腿上血肉模糊,劇烈的疼痛讓他根本站不穩,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群狼轉眼的功夫就將他團團圍住,男人的心中已經絕望,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女兒能夠在他被狼群吃光之前,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噌!!

黑暗中忽然有破風聲響起,一道寒光閃過,便有三隻野狼的身體被一刀兩斷。

血花四濺。

狼群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同時抬頭看向身後。

一個身材高大,滿身盔甲的人影手持一柄長劍,朝著狼群衝了過去。

在他身後,還有十好幾人。

黑暗中雖然看不清他們的表情,可從他們的動作就能感受到,他們的敵人正是狼群。

狼群同時鬆開了被按倒在地的男子,齊齊轉身,那閃爍著幽幽綠光的瞳孔盯著這一群人影,齜牙咧嘴,目露凶光。

人影發出一聲不屑嗤笑,道:“不過一群畜生,也敢在我們麵前囂張?

簡直找死!”

話音未落,他手中長劍揮動,眨眼的功夫,又是兩三頭野狼被砍翻在地,腸子、內臟流的滿地都是。

男子連忙爬了起來,看清這些人的裝扮之後,心中大喜:“城主守衛隊?”

這些人都是杜修方的親衛部隊,平日裡輕易不會露麵。

冇想到迪化城遭遇狼群之後,最先出動的並不是神殿騎士團,而是城主守衛隊。

但他們出現在這裡,卻證明瞭一件事情。

城中百姓們,有救了!

男子連忙起身,也顧不上感謝,一瘸一拐的朝著女兒的方向跑去,在她身後,守衛隊領頭將領的聲音同時響起:“現在立刻去光明廣場,那裡會有人保護你們的安全!”

“好,多謝將軍!多謝將軍!”

男子欣然大喜,連忙和女兒一起,一瘸一拐的朝著廣場的方向靠攏。

……

光明廣場上,已經熙熙攘攘的聚集了許多的人。

整個迪化城大概有尋常百姓一萬多人,全部都聚集在一個地方,讓整個廣場變得水泄不通。

剛剛狼口脫險,百姓們都還心有餘悸,這會兒正聚在一起,討論著剛纔發生的事情。

人群之外,梁休等人和杜修方站在一起,看著廣場上的人群,淡淡問道:“城中百姓都已經疏散的差不多了吧?”

杜修方點了點頭:“今夜襲擊迪化城的狼群大概有一千頭左右,不過城主府守衛隊五百人已經全軍出動,憑他們的能耐,想要對付狼群不是問題,隻是狼群分散,需要四處搜尋。”

“等到天亮之後,狼群應該就會退去了吧。”

梁休這才鬆了口氣,如果杜修方解決不了這些人,他不介意出動手下的人馬。

徐繼茂來到西陵的時候,一共帶了兩千士兵,這兩千人全都是訓練有素的部隊,再加上他身邊的高手,想消滅狼群綽綽有餘。

但梁休現在最擔心的,是神殿在會不會還整了其他的幺蛾子?

天邊泛起魚肚白,城中的狼嚎聲逐漸平息,一夜的功夫,守衛隊擊殺了三百多頭野狼,全部運到廣場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雖然狼群來勢洶洶,可昨天夜裡百姓們的傷亡並不算多,隻有兩人因此喪命,十幾人因此受傷,其他人大都是安然無恙,隻是受了驚嚇而已。

“鄉親們,大家不用擔心,狼群已經被我們擊退,隻要有本城主在,就絕不會讓狼群傷到你們分毫!”

杜修方來到人群之前,朗聲對著百姓們說道。

在他身後,士兵們將狼群堆在一起,一把火丟了上去。

“昨天夜裡的事情,隻是一個意外,既然狼群知道了我們的實力,定然不敢再來侵犯!”

“我想昨天夜裡,

大家都冇有休息好吧,我會在城門之外派遣部隊防守,大家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

百姓們這才鬆了口氣,紛紛謝過杜修方。

就在他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杜修方身後傳來一聲不屑冷笑,麥蘇買提帶著神殿的一群人走了出來,嘲諷道:“什麼叫做意外?

這是神明降下的神罰!”

“杜修方,你勾結大炎的賊人,已經觸怒了神明,若是不想死在神罰之下,我勸你還是立刻與這些大炎的混賬斷絕關係!”

“不然的話,哼!”

短短一句話,就讓人群中再次騷亂起來。

百姓們麵麵相覷,心中無不在猜測紛紛。

就算麥蘇買提不說,他們也會心生懷疑,畢竟狼群出現的時機實在太巧了,巧到所有人都會情不自禁的聯想到杜修方的身上。

梁休見狀,卻隻是冷哼了一聲:“主教大人,你昨天說本公子送給百姓的糧食,吃下去之後會死人。”

“為何百姓們都已經吃過了糧食,卻都還活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