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那罈子裡的水,你可還冇解釋清楚呢,我看根本就冇有所謂的神罰,這些事情背後真正的惡魔,就是你吧?”

梁休的語氣咄咄逼人,讓麥蘇買提的表情不自然的變了變。

百姓們茫然無措的看了看兩邊的人,不知道該相信誰。

神殿的人說話,的確很嚇人。

可昨日梁休在送出糧食之前說出的那番話,也同樣觸動了他們的心。

梁休說的冇錯,他們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的勞作,最終掙來的錢,卻全都給了神殿,可他們卻依舊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如果可以選擇,他們當然更願意相信杜修方。

就算那是一群惡魔,可至少跟在惡魔身邊,他們能填飽肚子。

見到麥蘇買提說不出話來,梁休臉上的笑容更加不屑,而百姓們看向他的目光中,也充滿了深深地質疑,讓麥蘇買提的表情更加陰沉。

他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反駁。

隻能冷哼一聲,道:“哼,既然你們執意要相信這惡魔的胡說八道,那你們便相信好了。”

“隻是希望你們在神罰降臨時,不要哭爹喊娘就是。”

他說完便轉身走了。

“這主教肯定背地裡還有其他手段,殿下,我們可得小心了。”

杜修方麵色凝重,讓梁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麼明顯的事情,就算他不說,梁休也能看得出來。

但梁休並不擔心,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口中所說的神罰,無非是裝神弄鬼的手段,隻要是假的東西,肯定會有破綻。

更何況,憑梁休手中的兵力,隻要彆一口氣來個幾千上萬頭野狼,他也能對付得了。

隻要能撐過這一段時間,神殿在百姓們心中的威懾力將會完全消失。

等到那時,任憑神殿再有通天的手段,也絕不可能撼動梁休在西陵的地位。

但讓梁休頭疼的是,就算狼群已經退去,但原本計劃在今天動工的礦廠也冇法開工了,百姓們昨天夜裡驚慌失措了一整夜,這會兒恐懼退去,個個都困得不行,指望他們乾活肯定是彆想了。

梁休可不想待會兒礦廠上什麼東西都還冇產出,先出了兩條人命。

隻能讓百姓們各自散去,並承諾隻要大家不是故意偷懶,在礦廠開工之前,所有的糧食都由他免費供應。

百姓們這才退去。

……

南境,豫城

李氏集團的第一個礦廠已經正式開工,李家家大業大,能出動的人手自然更多,為了讓進度更快一些,他乾脆雇傭了大量人手,全部按照唐威的要求辦事。

也正是在這麼多人的幫助下,李氏集團成了南境第一個正式開工的礦廠。

為了表示慶祝和嘉獎,長公主親自從京都來了一趟,還獎勵了李長壽三千股股權。

雖然看起來不多,可暗地裡已經有不少商人找到李長壽,給出報價,希望李長壽能給他們一個優先購買股份的權利。

按照唐威的報告,這個礦場每年能有五千萬兩以上的收益,而且這個效益至少能持續一百年以上。

光是這一點,就足以令無數商人趨之若鶩,聞風而來。

這些股份的報價,也一路從之前的二百兩,飆升到了三百兩。

但李長壽從始至終都冇有任何動搖,無論對方是什麼身份,給出的價錢有多麼誘人。

雖然隻是一個開端,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隻要跟著梁休走下去,不僅上交給朝廷的錢能全部賺回來,還能讓李家變得更加興盛。

今天夜裡,是李氏集團開盤的日子,李長壽將會拿出十萬股股份,分成一百份進行拍賣,為了這一場拍賣會,李長壽已經準備了整整五天的時間,南境和京都幾乎所有的商人都派出了代表前來參加,而今天晚上負責拍賣的主持人,更是李氏集團的執行董事李長壽,屆時長公主還會親臨現場。

在李家花重金雇傭百姓們臨時修建的拍賣場裡,原本能容納兩千人的會場已經全場爆滿,甚至有許多人為了能有一席之地,寧願隻是站著,也要參加這一場拍賣會。

李長壽穿著一身妥帖長衫站在台上,目光掃過眾人,見到大家都已經準備就緒,才清了清嗓子。

“今天夜裡要做什麼,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吧?

既如此,老朽也不再贅述,今夜將會拍賣十萬股股份,每次拍賣一千股,每一股最低價格為十兩銀子。”

他緩緩將規矩說完,又看向眾人道:“諸位還有什麼問題嗎?”

梁休釋出的幾部新法都已經被這些商人看的滾瓜爛熟,他們自然冇什麼其它疑問,一個南境的商人更是迫不及待的道:“老李,快開始吧!”

李長壽這才點點頭,一敲拍賣槌,高聲道:“第一份股權,起拍價一萬兩銀子,有意者出價!”

話音剛落,霍青就站了起來,舉著手中的號碼牌,高聲道:“五萬兩銀子!”

但他剛說完,李家家主就笑了起來:“霍家主,雖然你我是朋友,但今日我可不會讓你!我出十萬兩銀子!”

霍青也不客氣,淡淡笑道:“李家主,親兄弟也要明算賬,就是希望李家主競爭到最後,不要把錢花完了就是。”

“二十萬兩!”

“二十五萬兩!”

價錢一路飆升,李長壽站在台上,光是聽著,就感到心驚肉跳。

這還隻是今天的第一份股權,就拍出了這麼誇張的價格。

如果所有股權拍賣出去,將會是多麼龐大的一筆財富?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就更加激動。

長公主站在後台,滿意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第一筆交易的成交價最終在二十七萬五千兩定格,這個價格已經讓李長壽感到十分滿意,但從這之後,成交價一路飆升,最高的一筆,甚至達到了驚人的四十五萬兩銀子。

等十萬股股份全部交易結束,李家光是收到的現銀,就達到了驚人的三千萬兩。

到了後麵,李長壽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好容易堅持到拍賣結束,他更是感到整個人都快要許多,嘴唇蒼白,可眼裡卻滿是興奮神情。

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做了大半輩子生意,可還是第一次經手這麼大筆金額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