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不少百姓都流露出茫然神情。

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禪師,也不知道何謂**,但對於梁休的信任,還是讓他們點了點頭。

早已準備好的無月和尚,這時自然也走了出來。

老和尚雖然已年過古稀,可依舊身材挺拔,慈眉善目,頗具親和力。

在兩旁火炬的映照之下,更顯得寶相莊嚴。

“阿彌陀佛,晚輩梁休,見過大師。”

梁休雙掌合十,恭敬對著老和尚行禮。

這一幕讓四周的百姓都愣住了,在此之前,梁休給他們的印象一直是從容不迫,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在旁人麵前如此恭敬的模樣。

在場百姓們看向老和尚的目光中,都充滿了好奇。

似乎都在猜測,眼前這位老人究竟是什麼身份?

與此同時,老人緩緩從人群中穿過,在人群前方停下,盤腿而坐,口中佛音靡靡。

這般未曾在西陵出現過的韻律,立刻吸引了百姓們的注意,情不自禁便聽入了神。

卻也不知過了多久,吟唱聲逐漸停下。

老和尚睜開滄桑雙目,深邃瞳孔中閃過一抹精芒,聲音響起,如同深林晚鐘一般振聾發聵。

在場百姓聽聞這聲音,無不身子一顫,看向老和尚的目光中,也隻剩下了認真。

這正是梁休此前告訴老和尚的手段,以老和尚的修為,講經說法時震懾人心,並不困難。

便是廟裡的其他人,聽他講經時也會情不自禁深陷其中,更不用說這些尋常百姓。

在上萬人的目光聚集中,老和尚將佛門經典,我佛慈悲的一個個故事娓娓道來。

例如佛門往事,例如佛祖割肉喂鷹的故事。

每一個故事都牽動人心,都令人深陷其中。

即便這些故事,梁休早已聽過,也難以自拔。

不知過了多久,老和尚驟然停下,慈祥目光從在場所有人的身上掃過。

許多聽著故事的人,都已是眼含淚光。

人群中一片寂靜,所有人都還沉浸在一種悲傷的氛圍中。

就在這時,人群中卻不知是誰,突然開口問道:“大師,即便我們這些普通人,佛祖也願意帶我們脫離苦海嗎?”

一番話卻立刻點醒了在場不少人。

是啊,前世作孽,今生便要吞下惡果,今生行善,來世就能投胎富貴。

這樣的說法,不是跟西陵神殿的說法一樣麼?

可佛門的做法,卻不知比神殿好了多少。

即便再凶惡的人,放下屠刀,也能立地成佛。

即便再窮困潦倒,也不會被佛祖放棄。

這,纔是真正能引領世人的大能,纔是真正的大慈悲。

那些西陵神殿的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有多好,可是跟佛門的人一比,卻是天差地彆。

無月和尚眼瞼低垂,聲音中帶著吸引人的魔力:“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度化世人,隻要各位一心向善,無論貧富貴賤,皆能脫離苦海。”

聞言,無數百姓都頓時眼前一亮,紛紛起身湊上前來,激動問到:“大師,我等願追隨佛祖,加入佛門,卻不知該做些什麼?”

他們知道,佛門與西陵神殿,無非是兩個類似的東西。

此前,他們就一半自願一半被脅迫的加入了神殿,一方麵,是他們得知了加入神殿的種種好處,纔會因此心動。

另一方麵,當他們身邊的每個人都加入了西陵神殿,卻隻有自己冇加入時,自然也會想加入其中。

要說在他們心中,對西陵神殿又有幾分擁護,即便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

可在聽完無月和尚講述的佛門種種,在場至少有六成的人心動了。

隻要加入佛門,便能脫離苦海,隻是這一點,就比神殿好了不知多少。

聞言,人群中,一個模樣粗獷的大漢快步上前,來到老和尚麵前,恭敬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到:“大師,還請將我收下,我願追隨大師左右,擁護佛門,為大師鞍前馬後。”

無月老和尚搖了搖頭,拒絕道:“不可!”

那大漢頓時一愣,抬頭朝著無月看去,眼裡滿是不甘:“大師,為何?”

老和尚指著不遠處一名農婦,農婦懷中還抱著一名孩童。

那孩子看模樣年紀不大,卻骨瘦如柴,分明是因為吃不飽飯纔會如此。

“皈依佛門,需六根清淨,斬斷塵緣,方纔我看這兩人,分明是你妻兒,作為家中頂梁柱,你若是離去,誰來養活這兩人?”

老和尚語氣嚴肅,讓大漢頓時一愣,回頭朝著妻兒看去。

是啊,若當真如無月所說,皈依佛門需要斬斷塵緣,那他的家人又該如何是好?

一時間,大漢也陷入了兩難境地。

老和尚見狀,卻突然笑道:“阿彌陀佛,施主無須擔心,隻要一心向佛,一心向善,即便在家修行,死後亦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若施主當真與佛有緣,老衲日後開壇講經,施主可隨時前來停經。”

這番話讓大漢驚呆了。

不隻是他,在場的許多百姓聞言,都瞪大了眼睛。

隻要不做壞事,無論是什麼人,也不需要皈依佛門,佛門依然會有所眷顧,這簡直是天大的好事。

大漢身子顫抖,眼裡閃過興奮光芒,伸手在懷中摸索了一番,摸出幾塊碎銀,恭敬給老和尚遞去,道:“還請大師日後開壇講經之時,讓我也能旁聽!”

參與西陵神殿的廟會,可是需要種種捐款的,在大漢心中,自然潛意識的以為,聽無月老和尚講經,也需要給錢。

老和尚的麵色猛然一沉,聲音中也帶著幾分怒氣:“老衲弘揚佛法,是為讓世人脫離苦海,你這般做派,是在侮辱老衲不成?”

一旁,梁休也快步上前,按住大漢的手掌,笑道:“這位大哥,入我佛門,你若是手頭寬裕,可捐贈些香火錢,為寺廟鋪路搭橋,或是供養僧人。”

“可即便不捐錢,佛門也不會有絲毫介意,隻要各位能一心向善,我佛慈悲,自會庇佑閣下。”

一番話說完,整個廣場上都靜了下來。

梁休頓了頓,又是笑道:“若閣下當真想表現誠心,不妨再次發個毒誓,此生定會積德行善,絕不加害於人,若不違背誓言,便是大師最大的心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