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劉家祠堂。

聽說孫越答應與劉家聯手之後,劉建業頓時激動不已。

孫越的能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的兵力,一旦能得到這些部隊的支援,劉家能在極短的時間裡快速擴張,輕鬆消滅所以跟劉家作對的勢力。

但孫越並不打算跟劉建業探討此事,如今劉家真正的掌權者,乃是劉建業的哥哥,劉建文。

在祠堂中等了約麼半個時辰,孫越才終於見到了這個在香江一帶真正的土皇帝。

但讓他驚訝的是,雖說劉建文跟劉建業都是同父同母所生,可這兄弟兩人的模樣看起來簡直天差地彆,劉建業身材魁梧高大,肌膚黝黑,滿臉橫肉,就如同一座鐵塔一般。

可劉建文卻是個身材瘦削,皮膚白皙的文人,穿著一身青衫,若不是眉眼之間跟劉建業有幾分相似,孫越隻怕要以為劉建業隨便找了個人來湊數。

孫越打量劉建文的同時,劉建文也在打量著孫越。

見到這個從北方來的將領看起來隻是個細皮嫩肉的白麪小將,眼底不禁閃過一抹不屑。

但他還是在孫越對麵坐下,瞪了一眼劉建業,冷聲道:“還不快給孫將軍沏茶?”

隨即又轉過頭來,對孫越笑道:“孫將軍,方纔聽聞舍弟來信,說將軍已經答應了與劉家合作一事,不知將軍具體是如何打算?”

桌上的茶具乃是上好的紫砂壺,上麵用金絲雕琢出幾朵梅花,看得出劉家人也並不全是魯莽粗鄙之輩。

待劉建業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之後,孫越這才端起茶杯,飲了一口,不禁唇齒留香。

“不知劉公子手中,有多少人馬?”

見到孫越開門見山,劉建文倒也不再隱瞞,嗬嗬一笑道:“在下手中有精銳千人,皆是訓練有素的打手,其中有一半人是武者,六品以上的高手超過五十人,其中更有移一名八品高手。”

說完,他傲然瞥了一眼孫越,在他看來,這股勢力已經十分強悍,就算在孫越麵前,他也能挺直腰桿說話。

孫越微微點頭,並不著急回答,而是繼續問道:“那不知劉公子,打算如何跟我合作?”

他看向劉建文的目光中,閃爍著意味深長的光芒。

劉建文眉頭挑動幾下。

不知為何,孫越的目光讓他感到渾身緊繃,好似兩柄尖刀在他身上劃過。

他收起之前對孫越的輕視,麵色凝重幾分,繼續問道:“我可以和孫將軍聯手,一起拿下整個南海一帶,屆時我們可以從這裡的百姓身上收稅,不知將軍以為如何?”

說完朝著孫越看去,想看看他的反應,卻見到孫越搖了搖頭:“我倒是有一個更好的提議,不知閣下是否有興趣。”

“哦?”

劉建文點頭說道:“閣下但說無妨。”

孫越這才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後,目光朝著遠方看去:“我想閣下定然也是誌存高遠之人,但如今的香江、鏡島、瓊州一帶,百姓民不聊生,隻能勉強度日,劉家就算能從百姓身上搜刮出一些錢財,可是跟江南、閩州那些真正富裕的商人們相比,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孫某此行來到南方,便是想將此地打造成一片魚米之鄉,令此地兵強馬壯,百姓富足,遍地黃金,不知閣下以為如何?”

他的語氣緩慢而又認真,一番話說完,劉建文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心動了。

孫越說的一番話,每個字都直入人心。

是啊,劉家的確在香江一帶有些勢力,可是跟那些真正的大商人相比,腰桿還冇人家的腿毛粗。

可他很快便回過神來,露出一抹不屑笑容:“孫將軍說的倒是輕巧,卻不知將軍可曾想過,要如何做到你剛纔所說的一切?”

如果香江一帶當真能變成孫越所說的模樣,劉家豈不是早就開始行動了,哪裡輪得到孫越開口。

在他看來,孫越這麼說,隻有兩個可能,要麼眼前這個將領是個隻會做白日夢的蠢貨。

要麼,就是他在忽悠自己。

心想至此,劉建文的眼底,也閃過一抹寒芒。

如果這孫越當真想忽悠自己,那他不介意讓大炎的朝廷見識一下,劉家在香江的實力。

與此同時,孫越的聲音卻又一次響起:“既然我敢開口,自然是胸有成竹,如今西方各國已經一路朝著東方逼近,其中一些人更是已經進入大炎國土,想來要不了多久,他們的船隊就能抵達大炎。”

“雖說南粵一帶可以作為港口,可相比之下,香江作為港口更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如果我們從此刻開始在香江鋪路搭橋,建設港口,等西方人的船隊到來之時,香江就算不是遍地黃金,也差不了多遠。”

這一番話,是梁休的原話。

雖然在孫越看來,這件事情成真似乎還有點懸,畢竟那些西方的鬼子能抵達這裡的,都是一些零零星星的船隻。

要知道,單獨遠航出海的船隻,跟真正的船隊,兩者之間可是天差地彆,且不說那些洋鬼子背後的勢力會不會花費大量的力氣建造船隻,隻為了前往大洋彼岸。

就算真的有船隊在海上航行,可這麼做,又能帶來多少財富?

但他信不信是一回事,既然成了梁休的手下,孫越自然會做一名手下該做的事。

當然,劉建文聽到這番話,眼裡的不屑光芒愈發濃鬱。

他嗬嗬笑了兩聲,道:“孫將軍誌向宏大,在下佩服,但在下隻想安穩過日子,孫將軍若是需要幫助,隻管跟在下說一聲,在下一定儘力幫忙。”

說完,便準備站起身來。

他這番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看在孫越兵力的份上,可以給孫越提供實際行動以外的一切支援。

至於孫越所說的那些美好場景,他冇有興趣。

可他剛要起身,孫越原本帶著笑意的臉龐,猛然一沉,聲音驟然變得冰冷:“閣下莫非以為,在下是來跟閣下商量的?”

話音落下,他也同時起身,朝著劉建文的肩頭抓去。

在劉建文身後,劉建業見到孫越竟然敢對自己兄長出手,也立刻反應過來,向前邁出一步,一拳揮出,和孫越換了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