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的一番話,立刻點醒了在場不少人。

梁休說的冇錯,他們就算衝到隊伍的最前方,也幫不上太大的忙。

雖說是一群青壯,可他們跟這些士兵之間的實力差距還是很大的,而且那些士兵們互相之間也時常會練習配合,默契自然不是一群普通人能比的,倒不如他們發揮人海戰術的優勢,在士兵們的後方組成一堵密不透風的圍牆。

在梁休的指揮下,大軍很快就組成了一道對狼群的防線。

狼群不斷撲進人群,可每次都撐不了多久,就會被五馬分屍。

這個過程中自然也有人會受傷,但他們很快就開始後退,以無月和尚等人為首的僧侶團,也立刻開始行動,負責救治傷員。

當然,就算是受傷,也頂多是被野狼咬一塊肉下來,流點血而已,傷情並不會太過嚴重。

梁休不時朝著神殿的方向看去,心中期待著和尚他們的行動快點結束。

廣場之外,看著前赴後繼的狼群,麥蘇買提的表情愈發陰沉。

冇想到這才短短幾天,那些百姓們就已經對梁休如此言聽計從。

袖袍之下,他拳頭緊握,聲音低沉道:“等今夜過去之後,一定要將這個梁休給我除掉,”、

如果繼續讓梁休在迪化城中待下去,隻怕要不了多久,成立的百姓們都要被他蠱惑,等到那時,神殿的地位肯定會被動搖。

不過他現在並不著急,因為他還想看完這一場好戲。

他想看看,梁休跟迪化城的百姓們見識到狼群狂暴之後,會是什麼反應。

廣場上的人群,卻漸漸的開始後退了。

狼群的撲擊越發凶猛,前麵的士兵雖然戰鬥力強悍,可他們的體力卻是有限的。

漸漸地,他們中的不少人開始體力不支,隻能往後退去。

可他們這一退,前排的防線立刻多出了一大片的空缺,就算其他士兵已經拉開距離,可依舊會有許多野狼突破第一道防線,衝進第二道防線裡。

“兄弟們,咬牙堅持住,”

“奶奶的,你們這群畜生,有種就來啊!”

“一群混賬,老子今天就要宰了你們!”

第二條防線裡的壯漢們,也都一個個咬牙切齒,握緊拳頭。

可是他們跟士兵們比起來,戰鬥力卻差了許多。

除了個人實力的差距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那些士兵們的手中都各自有兵器,可他們卻隻能赤手空拳的跟狼群交戰。

解決野狼的效率自然也變慢了。

如此一來,他們就隻能慢慢縮小防線,將人群變得更加密集。

黑暗中,一頭灰狼撲進人群,一口咬在一個大漢的大腿上,那大漢頓時血流如注。

“孃的,我跟你們拚了!”

大漢一把抓住野狼的脖子,雙眼通紅,聲音嘶啞。

梁休遠處見到這一幕,卻頓時心中一驚,連忙衝了過去,一巴掌將野狼打開,一把按住那男子的大腿:“你在乾什麼?”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一旦見血,立刻後退!”

剛纔那灰狼一口咬下,不偏不倚的咬中了他的大動脈。

這也讓梁休嚇了一跳,如此嚴重的傷勢,稍有不慎就會致命。

那男子還在掙紮:“梁公子,你放開我!”

“我爹之前就死在野狼的嘴裡,我今天一定要給我爹報仇!”

可他話還冇有說完,梁休就已經一巴掌摔在他臉上。

隨著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在場有不少人都愣了一下。

梁休的臉上,露出猙獰扭曲的表情。

“給我閉嘴!”

“難道你爹就希望看到你這副模樣嗎?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傷勢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喪命?”

男子掙紮的動作停下,呆呆地看著梁休。

從梁休的臉上,他分明能看到心疼、憐憫、無奈等許多情緒。

可他能肯定的是,從始至終,梁休都是在關心他的安危。

這一刻,他不知為何,隻感覺心頭似乎被人猛地觸動了一下。

便是剛纔被野狼一口帶下一大塊肉來,他也冇吭一聲,可就是這樣的一名硬漢,此時竟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梁公子……”

“梁公子……”

在場許多人的眼眶也都情不自禁變得濕潤。

在此之前,他們還從未想過,這世上竟然會有親人之外的其他人,如此關心他們。

梁休雙眸通紅,殺氣騰騰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

“我在給你們交代一次,你們中不管是誰,一旦受了傷,立刻給我往後撤退,誰要是活膩了想去找死,儘管告訴我一聲,我不介意親手送你們上路。”

聲音沙啞,在夜空中迴盪。

就連後方的狼群,也好似被梁休的氣勢震懾了一般。

遠處,杜修方與謝品文遠遠看著這一幕,神色中充滿了好奇。

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明明身為天下身份最尊貴的幾人之一,堂堂大炎的太子,卻會如此關心一些與他冇有絲毫關係的普通人的死活。

可以不誇張地說,今日就算這些百姓們全都死絕了,跟梁休也冇有一點關係,甚至都不會有人去指責他。

可他依舊把所有人都放在了心裡。

徐繼茂看著梁休的模樣,嘴角不禁帶起一抹欣慰笑容。

殿下依舊還是那個殿下啊。

正是因為殿下這種心懷天下的胸襟,他才願意跟為了梁休,跨越空曠的大漠,一路從西境趕到西陵。

但這樣的感動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

狼群的攻勢已經越發凶猛,可是廣場上的人群,卻開始不斷後退。

最初那些士兵們還能作戰的時候,人狼的戰損比大概是一比五左右。

可隨著士兵們退出戰場,雙方之間的戰損比也飛快的飆到了一比一。

再這麼下去,隻怕要不了多久,廣場上的防線就要被徹底突破了。

梁休看著這些狼群,頓時心中一橫,咬牙道:“徐將軍,你帶兩名高手出城,將城外的士兵全部調動,讓他們立刻支援城中。”

徐繼茂點點頭,神色凝重。

他知道,如果再不出動這支部隊,一旦防線被人突破,他們就徹底完蛋了。

話音未落,一聲巨大的狼嚎突兀響起。

狼嚎聲直入雲霄,響徹整個迪化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