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聲狼嚎響起,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

從狼群攻城直到現在,狼嚎聲他們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

可是這一聲狼嚎跟之前的卻截然不同。

那氣勢直衝雲霄,好似要衝入雲端一般。

狼嚎聲在夜空中迴盪著,在場許多的野狼,竟然想都在這時愣在了原地。

廣場上的百姓們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但也有不少人頓時麵露喜色,立刻抄起手中的傢夥,朝著狼群衝去。

這些野狼竟然在和他們作戰的時候發呆,簡直是在找死。

可就在這時,梁休忽然反應了過來,頓時露出狂喜之色。

這一聲狼嚎,分明是從西陵神殿的方向傳來。

而如此氣勢雄渾的聲音,也定然不會是普通野狼能發出來的。

所以這一聲狼嚎隻能說明一件事情。

和尚他們的行動,已經成功了。

見到百姓們還要對狼群動手,梁休連忙出聲製止了他們。

開什麼玩笑,現在的狼群已經成了他們的友軍,他又怎麼會讓這些人跟友軍交手呢。

與此同時,原本還在對著人群發起洶湧攻勢的狼群,竟然全部都毫不猶豫的往後退去,一路狂奔。

而他們狂奔的方向,正是西陵神殿。

見到百姓們都疑惑的看著自己,梁休想了想,便解釋道:“諸位若是想知道怎麼回事,不妨跟上狼群,一起去看看。”

聞言,在場許多人都心中一動,一些膽子大的人,也真如同梁休所說,跟上了狼群的腳步。

但也有不少人,選擇了留在廣場。

黑暗中,麥蘇買提聽到神殿方向傳來的一聲狼嚎之後,卻頓時麵色大變。

“怎麼回事?”

“那些畜生的聲音怎麼會突然傳出來?”

這狼嚎聲屬於誰,他再清楚不過了,可在那些狼王剛被抓起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再三交代,一定要將它們全部看好,不管是氣味還是聲音,都不能泄露。

一旦讓狼群發現它們的狼王就在西陵神殿,到時候事情可就麻煩了。

可他現在根本來不及發怒,因為狼群已經開始朝著神殿的方向趕去。

“奶奶的,立刻跟我回去。”

他大手一揮,立刻跟著手下的人趕往神殿的方向。

隻是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夜色中,如果梁休在這裡,肯定會感到驚訝,這麥蘇買提竟然根本不是他看起來那樣弱不禁風,實力反而還十分不弱,

西陵神殿,迪化城分殿的門外,數十人正倒在地上。

神殿門外高達的台階上,有一男一女兩人。

其中女子穿著一身十分奇特的服飾,在西陵一帶從未見過,此刻她正坐在台階最上方,那張精緻俏臉上滿是得意笑容。

在她身旁,有一隻身材高大的灰狼。

但這灰狼的毛色十分奇特,竟然在月光下閃爍著銀灰色的光芒。

和尋常野狼相比,這一頭灰狼的體型至少要大出一圈。

在一人一狼身後,還占著一名男子,男子身披袈裟,雙手合十,一張波瀾不驚的臉龐十分英俊,卻又透露出幾分妖異之色。

若要說最為奇特的地方,卻是那一雙眼睛,兩隻瞳孔竟然是一金一銀,在黑夜中熠熠生輝。

除了這隻身材最為高達魁梧的銀狼之外,在兩人身後,竟然還有二三十頭灰狼。

每一頭的體型都大得驚人。

這也是為什麼,迪化城中會有那麼多的野狼攻城。

這麥蘇買提竟然喪心病狂到,抓走了二十多個狼群的狼王,現在這個二十多個狼群一起來進攻迪化城,數量不多纔是一件怪事。

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有一群人出現在了神殿門外。

領頭一人見到這一幕,身周氣勢猛地迸發出來,充滿殺氣的聲音響起:“什麼人,竟然敢闖入我西陵神殿,莫非是找死不成?”

聞言,水纖月隻覺得一陣好笑。

她雖然不認識麥蘇買提,但已經從梁休口中知道了西陵神殿是一群什麼貨色。

之前她就想過要找西陵神殿的麻煩,卻冇想到還冇動手,對方就主動找上門來。

聞言,水纖月揚起光潔下巴,朝著麥蘇買提看去,笑問道:“怎麼,你莫非想對我動手不成?”

說著,竟然還對著麥蘇買提拋了個媚眼,令麥蘇買提一陣心神盪漾。

做了這麼多年的紅衣主教,他也不知道玩弄過多少女子,卻冇有任何一個人,能跟眼前的水纖月比。

他隻覺得小腹冒起一陣邪火,嚥了咽口水,恨不得立馬將水纖月給按在身下。

就在他正要動手的時候,遠處卻傳來一陣腳步聲,在場眾人立刻循聲看去,卻看見黑暗中竟然有黑壓壓一片狼群衝了過來。

在狼群身後,還有一群人緊隨其後。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人都不禁愣了一下。

黑暗中,離得老遠就聽見梁休的聲音響起:“二哥,我來給你幫廠子了!”

麥蘇買提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怎麼會這樣?”

黑暗中可以聽得出,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神殿騎士人呢?

來人啊,快把神殿騎士給我喊出來!”

他猛地大喊一聲,在他身後,立刻有人衝了出去。

狼群眨眼的功夫就衝到了神殿之前,可

他們來到神殿大門之外,竟然全部都停了下來,老老實實的匍匐在地,可目光全都看向了台階之上,那些來自各個狼群的狼王。

神殿騎士團平日裡的任務,就是負責包圍神殿安全。

隻是眼下已經到了深夜,騎士團早已休息,隻有神殿裡那十幾個負責巡邏的人,也都被和尚跟水纖月順手解決。

“很好。”

看著眼前的人群,麥蘇買提的臉上,浮現出陰冷笑容。

“既然你們都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找死,那我就滿足你們。”

他眼裡寒芒閃過,梁休跟神殿作對,他無能為力,可眼前這些百姓,以前隻是在神殿麵前被隨意拿捏的奴隸。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有膽量反抗自己。

這讓他如何不感到憤怒?

神殿之內,已經能聽到陣陣喧鬨聲。

見到這一幕,麥蘇買提臉上的表情,愈發得意。

“騎士團的人已經來了,你們準備好接受審判吧。”